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兴妖作怪)

马耳门这批滥文人,突然一天心血来潮,搞起了药物研究所,想用集体的智慧和最新的研究成果来拯救失眠者。
——药枕制造出来了,专门医治神经衰弱和睡不着。
病人先是欢喜溜了,睡了下来就感觉不对,越发兴奋,许久不能入睡——颠转整得恼火了。但马耳门他们的解释是:
“这是正常的药物反应,闻到药气气就对了,只要坚持治疗就有结果。”
果不然,不失眠了,但就是一睡下去就醒不转来——跟死人差不多。
文人些还是精灵,不去绺着枕头悖,丢掉包袱又开始搞新的发明——
生了娃娃的人,肚子大,“需要收腹”的课题又成了当务之急。
不久,“收腹带”又在成都市北新街44号诞生了。
不晓得咋的,药又搁重了,肚脐眼给人家弄来翻起——
算了,还是赶紧转产。把“科研成果”用于生了娃娃需喂奶的妇女要稳当得多——车转来生产药物胸罩。
我实在是不好说得了,这阵戳的拐就不是说得脱走得脱的了——像这种把人家胸口上的“那个”全部收来粑起的乳罩戴得呀?不遭消协理麻,算你走运,进去背书是迟早的事——
哎!文人经商,是不是输得精光嘛?!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