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嘘——)

马耳门到澳大利亚转了一圈转来,就像变了另外一个人,学会了轻言细语,稍微大声点他就要把食指放在嘴上,做个小声说话的动作:
“嘘”——-
假打学到了,在家头也开始以身作则起来:
“嘘”——-
饭桌上的大声舞气,属于叉巴——
“嘘”——-
大喉咙绝对要遭批判,那是噪音——
“嘘、”——-
“嘘”,代表斯文,代表着文明,全部跟到学。
——切切私语断了讶尖婆的思念;
——交头接耳不再是贼不豁豁。
“嘘”,在拘谨中不断出现,传染着周围——哪怕是在高音喇叭面前也在“嘘”,也只有“嘘”能说明一切——
大人在“嘘”;
小人在“嘘”;
——真是活得太小心了?
朋友在“嘘”;
隔壁在“嘘”;
——硬是活得磨皮擦痒了?
抱到奶娃儿也在“嘘”——-
“唰”地一声,娃娃的尿滮了出来——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