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自觉)

假打走红了,在社会上随便蹬打,就连守茅房的都喊他“随便屙!”但他很自觉,越是不收他的钱,他越是不想占人家的便宜——硬是要给够。
这天解小手,身上没有带小钱,守厕太婆喊算了。
“怎么能吃国家的魌头呢?”
假打拿出百元票子估倒喊打烂,结果,找回一包渣渣钱。
又一天,遇到没带皮包,身上只揣了一角钱,太婆又说算了——
“不!请跟倒我进去,我只屙一半。”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