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动祸事)

假打到马耳门那儿作客,茶泡好之后,马进厨房抄菜,假自家就在堂屋头悠哉哉的啖三花、吐烟圈。
“我的妈呀!这么大一根耗子。”
假打发现了新大陆,捞起烟缸就是一下,耗子顿时哀哉。
还没有坐到两分钟,从黑角角头又跑了一只出来,还东目雀西目雀的。
这回比那个还莽——
“未必是两口子?”
假打说了句肯信的话,将就茶碗儿就是一火——真是百发百中,这个莽子也同样命归黄泉——
饭菜好了,假打应邀入席。
“你这个屋头看到都还干净,咋个耗子起堆堆呢?”
假打突然冒了句。
“在哪儿?”
主人家惊诧地问。
“不着急,不着急,我已经替你解决了。”
假打指倒战利品(耗子)很得意的说。
马耳门一看:
“天啊!这是我花了一万多元买的海狸鼠得嘛!”
言闭,立马昏倒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