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移植术)

马耳门为男人不长胡子而犯愁,假打告诉他,现在可以移植了。

于是,通过关系把别个的头发扯了几根来种起,效果非常好,乌黑、油光光的,但就是不晓得咋个的要长头皮屑,只好重来过。

这回,就不要头发了,把夹子窝头的那个东西整来要对些。

不几天,又喊黄了,人家都不给他两个耍,嫌他哥子有狐臭。

他老兄非常痛苦,早晓得不听假打的,免得挨些冤枉。这时,假打又出现了,喊他不要灰心,还把他婆娘肚脐眼下方的那个东西送了些给他。

结果来电了,又不长头屑,又莫得狐臭,但就是每个月要流几天鼻血。

经过几番折磨,马哥终于搞懂了,只有自己的东西才真慨。于是,就继续移植——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阵啥子过场都没有了——不可能掉头皮屑,不可能有狐臭,更不可能流鼻血,但就是见到女同学总是要伸下舌头儿。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