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莽子使怪)

困难年辰,吃不饱,一对双胞胎莽子就心凶,各自打起了(对方的)馊主意:

当晚,吞了夜奶奶之后,大莽子就起了歹心,在妈妈的“那个”上抹了一点耗子药,准备把小莽子洗白,个人独占两个口岸。

但小莽子也不是省油的灯,照样有害人之心,也用同样的方法在(对方的)“伙食团”上涂了点敌敌畏,准备喊哥老倌彻底下课,自己好吃两个饱奶奶。

自家干完坏事之后,都在乱高兴,猜着明天总有一个人要哦嗬——阴谋要得逞。

天还麻麻亮,就听到啶啶咚咚地敲门声,妈妈嘶起个嗓子在喊:

“莽子些,快起来,你们老汉儿都翘杆儿了!?”

——咋个(死)的,我搞不懂了?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