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目雀一盘)

马耳门命苦,不到三十就得了不治之症哀哉了,他于是找到阎王伸冤,说他这辈子划不着。阎王问他咋个划不着?他说,那当子事一盘都没整过,过个瘾都算数——
阎王说,这还不简单,你想咋子嘛?
“我看那个鸡公天天拖起翅膀踩蛋好安逸哦。”
“那好,既然你羡慕鸡,就满足你的要求。”
——阎王把他变成了一只跳颤完了公鸡。
这下儿不得了了,要领导一百只鸡婆了——
万万没有谙着,他哥子的命又有那么苦,被卖到了庙子头。人家和尚拿鸡来是当钟用的,每天他就只好站在坡坡上,伸起个脖子足反圆式起了:
“咯咯咯——我这辈子算了!”
马耳门实在是想不通,又找到阎王编筐打条,请组织上考虑一下他目雀一盘的要求,也不冤枉当(做)了盘人。
阎王看他还诚恳,就再一次满足了他的心愿,把他变成了一棵桤木树。这桤木树是咋子的呢?是做马桶子的——准备让他一辈子看个够!
他哥子确实命苦,遇到木工下料的时候碰到一个油疙疤——做墙子要溱,做底子要漏,就只好做盖子——看到看到要到位了,又揲开了。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