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懒人)

马耳门从来不洗脸,甲甲生起多厚了都不当人家的;

屋头也是个邋遢婆,从来不洗锅,锅巴都起壳壳了就是不打整。

其实,“大哥”不说“二哥”,两个都差不多——懒得烧虱子吃,就连蚊子咬,都懒得打:

“等它咬,看把它胀得死不?”

这天,遇到贼娃子光顾,偷儿端起锅就跑,马耳门紧追不舍,那人拿起刀朝着他的脸就砍——

“快些转来,不要追了。”

——老娘子在后头吼开了。

“咋个的呢?”

“哎!锅,莫得事,没有遭偷。”

“那偷的是啥子呢?”

“偷的是锅巴!”

婆娘看到老几挨了刀,心痛起来:

“喊你不要追了,你硬是不相信,遭了哇?”

马耳门摸到光生生的脸说:

“我还是莫得事,那个胎神帮我把甲甲刮干净了!”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