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奶兜)

马耳门准备到城头去采购东西,屋头顺便喊他买个“那个”。
“哪个吗?”
马耳门喊婆娘说清楚。
婆娘不好意思地说,就是城头那些女娃子都要戴的那个——
“眼镜嗦?”
马耳门瓜不兮兮的问。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嘛?”
婆娘毛了,用手在胸口上比了两下,马耳门算是懂起了——
百货公司转了一圈下来,终于在货架上发现了“那个”,于是他就指到那个对售货员说要买那个——
温水瓶、杯杯、锑锅整了一胡子下来都不是,马耳门只好摸到自己的胸口,对着服务员拍了起来——
“怪咋咋的,乳罩就乳罩嘛!那个?”
还是售货员把它说得明白。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奶兜就奶兜嘛?”
马耳门翘起嘴巴还有点不安逸的样子。
东西递了过来不晓得尺寸,这就难办了,只好回去问清楚再来——冤枉!
晚上,两口子在房圈头关到门比划了半天,终于弄伸抖了(尺寸),但就是不敢松手,两只手一直捞起到天亮,生怕捏的样子走了样。
第二天,哥子上了进城的公共汽车,一个紧急刹车,有人给他一闯,尺码又戳脱,憋着重新来过。
这阵精灵了,用灰面做了个模子,晒干了统在挎包头,但日怪的是,上了汽车又遭挤烂——哥子痛漠(木)了!
弃而不舍的他,只有拿篾筷编了个笆笆,最后才稳当的买回了“那个”。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