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悖(费)头子)

马耳门晚上回家,看见地上掉了一个皮夹子(皮包),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捡,那知道皮包会走路,刚弯腰,包包就飞呱啦?
顺到方向理起去,却看见自己的儿子正在用一根细麻绳,在那儿一拖一拖的捣鬼。
马耳门讴腾了,也笑好了,这是小时候玩过的鬼把戏,居然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
“唉!谁叫自己想捡魌头呢?广耳石不挨,我挨?”
当然,儿子看到老子遭了,自然是拉伸趟子就开跑——
跑到跑到,突然面前晃过一个硬币,儿子赶紧用脚去把它踩着(读倒),朝四周目雀了一下,确定没有人看到,才伸下手去——
“妈哟!咋个是火巴的呢?捏倒就扁了,沾一手,滂臭,甩都甩不脱。”
儿子晓得是挨了矿石,只有哑巴吃黄连,但又不甘心遭整,盯到这个纸烟金包到屎巴巴做的假钱,即刻想到了“报仇”。
又是在晚上,马耳门又遭了——
不知道那来的一包东西掉在家门口,还用帕子裹得紧紧的。
这阵马耳门精灵了,先用脚踢一下,看有没有摆杂,然后才有慢慢捡起来、慢慢打开的故事——
他心头在想:这肯定是太婆些的裹兜儿,因为她们习惯了用手帕包东西,又因为掂在手上有分量,不是银子才怪了呢?
“大概有火把钱,少说也有几百闷。”
当他小心翼翼打开怕怕儿的时候,里面还有一层黄纸裹着在。就是这层纸,坚定了他的判断。匆匆打开第二层,奇怪了,里面还有一个塑料口袋罩着在,赶紧接到改,突然,一节硬帮帮的狗屎滚了出来——
“我咋个这么霉哦?”
马耳门在确定痞娃娃使坏的同时,终于明白了“一报还一报”是先人板板摆了万多年的龙门阵。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