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白嘴)

马耳门的脸巴儿挨了假打一耳矢,没有想通,就去找自己的眼睛生事:

“你惹了祸,我给你乘着(读倒),莫得这个道理嘛?”

眼睛说,我目雀着又没有说啥子,是嘴巴在喳闹。

嘴巴认帐,说鼻子闻到气气喊我上的,我当然要发挥我的长项了。况且,我干那当子亲嘴儿的事是对方主动的,但没有鼻子的配合我还是搞不到作。不过,假哥的嘴巴滂臭是鼻子说的哈——

鼻子不服气:

“我闻到了吗?等于零嘛!我又没有过着瘾,还不是你们安逸了口山?差点没把我目族成扁鼻子了,晓得不嘛?”

鼻子没有想过的,把耳朵拖来抵倒:

“是耳朵多嘴。”

耳朵感到莫名其妙:

“我听到了吗,目雀不着嘛?绺着(读倒)悖,你不挨我挨!”

——大家都把眼睛盯到。

眼睛这下扳不脱了,就怪眼皮子没有起到作用。

“我要是遮倒了,世界就变成了漆黑了,那你们几爷子过摸嗦?”

——眼皮子愤痰了。

这头还没扯伸展,眼睛又吼开了:

“脸巴儿快躲,老假的手又甩过来了——”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