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发梦癜)

马耳门做梦把淑芬喊成娟娟了,婆娘鬼火起,举起掟子(拳头)就准备给他搁倒身上——

马哥突然醒来,看见淑芬凶神恶煞的样子站在当门,两只手还做了个要挤死的姿势,晓得自己嘴说漏了归一不倒——这种时候你随便咋个解释都无济于事,都属于狡辩,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确的,决不允许你扯谎甪白:啥子工作压力重啦?单位头恼火啊?这不硬人那不搞口的都不是理由,能解决问题的是再把梦再做转去:

马耳门又眯起眼睛,继续假装(做秀)喊“娟娟”——

婆娘这时候已经忍不住了,拿起剪刀就要戳——-

突然,马耳门喊着喊着就改口了: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再咋个我们是结发夫妻得嘛!”

——婆娘这时候的情绪要松活点了。最后马耳门一句话收得安逸:

“哎!我怎么能离开我们淑芬呢?”

这一招还真灵——

“老几心头还是有我,算了,不给他计较。”

——淑芬边说边把枕头足展了过去。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