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烧卷了)

假打的公子结婚,马耳门前来凑份子,封了十二张连号的“大团结”(钞票)给主人家;遇到马耳门嫁女,假打也毫不吝啬地摸了两张崭豆儿“老人头”。

两家人之间就这样在非常友好的气氛中礼尚往来,最后发展到莫得火把钱就收不倒口口——

献爱心凑份子你来不来?过年过节斗股子你来不来?

“今年都去脱一坨多了,你还要来哇?”

——屋头想起想起地就问一句。

这天,马耳门接了个打丧火的单,找到假打摊派,为了表示耿直,假打又爽快地接了招:

“朋友对了,不好说都好说,拿两三坨去用就是了。”

听了这话,马耳门心头不知有多塌实。面子一挣倒,回去拍着心坎就乱提劲:

“没有问题,费用我全包了。”

——把细算了下,全部开支下来不过才“一方”挂点零,还要落两个来揣起,明年子的啥子款些也就起坎了。

过了一阵,喊兑现,老几把烟冒起,找到假打说那头。

假打显得极不情愿的样子丢了个红封封儿出来——

“点一下口山?”

“还数啥子呢?老嘴老脸的未必还信不过?”

——马耳门盯到红包,心头的滋味简直不摆了。

回到屋头,把人吆开,轻手轻脚地解开带子,果真是三大万啊——给死人用的纸钱!

马耳门脑壳一炸,顿时哭口昂!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