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藏钱)

假打先生与马耳门交流存私方银子的经验,马耳门得意地说:
“狡兔要三窟。”
——把存折藏在任何人找不到的地方。
这哈儿两个要合伙开蜂窝煤厂了——
马耳门整死个舅子都想不起存折放到哪儿了——墙缝缝头、铺盖套子头、地板和阴沟底下,卡卡角角都抄交了,还是没有发现钱的影子。
第二天,假打问马耳门弄归一没有,马耳门摇了下头说莫得。
“莫得?莫得还说铲铲!”
——意思是你既然没有钱,你又何必在“蜂窝煤生意”上打主意呢。
“那吗,蜂窝煤厂(这门生意)你就不参加算了?”
——假打拿他没法只好这么说。
马耳门听到“蜂窝煤”三个字,突然想起了啥子,赶紧说有了。于是,跑到灶房头把所有的蜂窝煤都翻个底朝天,但仍然无发现——
“咋个的呢,我是把钱放在这里的啊?(蜂窝煤的)眼眼头咋个会没有呢?怪了,未必自己长得有脚?”
“哎呀!遭了,才加了煤。”
——已经来不赢了,炉子上早已飘起了寸把高的火尾子—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