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曲坛杂家张徐

巴蜀笑星档案集
张徐,非常有意义的名字,一看就晓得是妈老汉的姓(名)的组和。这是商量好了的,两个人都许了愿,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不叫徐张,就叫张徐——隐讳点好,“旭日东升”的含义都在里头了。
祖籍:安徽。爸爸是张恨水的侄娃子,虽说没有沾什么光,但属于血统有点那样的人,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根基在那儿管到的。这会儿年,不谈啥子根红苗正,也不讲究啷们多的裙带关系,血缘和遗传再有粘连都等于圈圈——有文化就吃香,有知识就吞币。
★吞币:挣钱。
属鸡。莫得啥子好表述的,吼得,跳得,证明是天赋。闹倒闹倒就长大了,证明确实有本事。成功还有一条就是:“宁可当鸡头,坚决不做凤尾!”
大学生。是妈老汉儿在大学头生的他,资格的“北大”生——文凭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好那样,学东西重要。目前(在省党校)刚刚拿下“行政管理专业”又在攻读“经济管理专业”。
A型血。虽然不是万能,但在血型中是属于头把。有名堂的是他把自身结合得很好,“第一”就这么顺当的伴随着一生。没有突然就不了然,没有突然就没有自然,赶紧收集来得太容易的“一”:
——国家一级演员,一级编导还差那么一点儿;
——第一盘录音带是配的《西游记》的系列歌;
——成都市歌舞剧院第一把手——的第一助手。
两兄弟。弟弟叫张灯,在出版社任职,虽说没有哥老倌那么风光,但也能吹糠见米,自食其力也算是有出息。托兄弟的福,张灯结彩之日,就是(张徐)许愿兑现之时——“哥哥当了官,弟弟就有马马骑。”
两岁(从北方)到成都,一口的京腔。到了20岁又重新学普通话,到现在都没有把京腔坤圆。原来普通话和北京话之间是有很大的区别,不是下把下就胎儿转了的——需要时间,需要决心,需要工夫,需要润倒!
★胎儿转:说清楚。  润倒:拿钱安抚。
娃娃脸,一辈子年轻。红头花色的样子很喜纳人,没有哪个把他当成是五七年(生)的,也没有哪个晓得他是咋个保养的——知足者常乐!
★红头花色:形容满面红光的样子。
一米有七的帅哥。但漫画家从来没有把他的脸口口画像过,太标准了莫得特点。自我总结应该去当间谍,不好辨认和记忆随时都梭得脱。其实,没有特点就是特点。
★脸口口:读巴儿,指脸。  梭得脱:跑得了。
平头。倒不是说发型啷个,是指一般群众。现在该翘了,论资排队轮倒了,讨人嫌些下课了,一代换一代应该起来了——抖伸了说:“我的哥哥整对啦?(成都市歌舞剧院)院长还助理啦!”
★下课:离职。
总是向前(钱)看。有没有道理,只有“眼睛”才晓得。
向前!向钱!向前!
——县上看区上,区上看市上,市上看省上,省上看中央——“阳光政策”好;
向钱!向前!向钱!
——省上没有市上拿得多,市上没有区上拿得多,区上没有县上拿得多——“削峰填谷”好。
★阳光政策:2003年成都市公务员调资政策出台的说法。削峰填谷:四川省调资政策出台的说法。
牙齿洁白,焮得嘴皮都吃醋了,赶紧照顾一下,股倒涂红,红白相间,嘴巴高兴惨了——弄巧成拙的事情多得很,突出自己实际上也是在突出人家。
★ 焮:原指烧、灼,此指映衬。
怕胖。只要不练功了,身体就要象面包一样发起来,咋个办呢?找个人来讴一下嘛?游泳是最好的方法,有心上人在一起陪到就安点哪个逸了! ——“一胖遮百丑”未必不晓得,赶紧宣传。
★ 安点哪个逸了:川人常常以近乎于唱腔的声调念出此语,表示因舒心而极度喜悦的心情。
喜欢睡大床,好打滚,横睡竖睡由在他——随便咋个蹬,随便咋个足反!
★ 足反:跳跃。
欠瞌睡。晚上演出是最辛苦的,深夜又是学习创作的黄金时间,怕耽过了,就经常“开夜车”到天亮,留下了后遗症——夜猫子是凌晨才睡觉觉,如果条件许可的话,直接拉伸到中午。还对,二天到美国就用不着倒时辰了。
★ 欠瞌睡:
懒人,是惯使的过。要晓得胃病一般都是懒病使的怪。说出来你不相信,哥子连吃都懒,流口水的事情一般莫得:
——吃鱼,怕刺卡倒,都还情有可原;
——啃骨头,怕麻烦,中节子又有好多呢?
——虾子、螃蟹(读盘孩),有壳壳难得剥,说明你撮!——撮是撮有工作。
这不是成了老头儿伙了?啥子都不愿意整。不!腿腿上那点点儿是可以啖的,精(读尽)肉要动筷子,馓馓就架式捻,酩嘴排骨吗?——当然就是标准的男子汉食物。
★惯使:迁就。  馓馓:指大肉。  酩嘴排骨:很容易离骨的子排骨。
怕冷不怕热。也就是对热的承受能力要比有些人强。穿得比人家早,脱得比人家晚,但最冷的时候和常人(穿得)一样——身体的差异各有不同,经常扭到就比倦起要好得多。
喜欢嚼白麻糖。那是用(甘)蔗糖做的,冷了是脆的,热了是粘的。吃了润喉,止咳化痰带清热。这是民间的小吃,也是民间的文化——叮叮铛、叮叮铛——盯倒酩酩香,听倒心就慌!
叫卖歌王。能记住老成都的摆杂,又能唱出这些名堂的人现在是屈指可数。它不同于收破烂之类是吆喝,是一种通俗的唱腔,叫人永远回味——想起老巷子,记住磨剪刀的人,想起毡窝儿帽,记住瞎子橱拐棍——
——钢铁补眼子,沙锅补底子,水不拉二黄沙补眼子——;
——蚊烟儿哟——蚊烟,买——二仙牌蚊烟!
——买灯草,买蜂窝煤揍揍——。
幸运星。家庭和睦,邻里关系好,双亲健在,儿子又乖,事业又有成,“占齐了,行式完了!”——哪个说的?你是我肚儿头的回食虫?
★回食虫:
活地图。随便问到哪儿,答口就来。真是那么回事吗?原来《说县》运用得好,此版本还不止一个。再过60年,都扭不动了,未必你的话还抖得伸,不在书上去找,到哪里去找?
路走得多。这是一个有意识锻炼的问题,每天泡十里,坚持20年,你算多少里。要想仗使自己的腿长跟他比试的话,一米八几的人都拼不过他。
——路是走出来的。足迹遍布巴山蜀水——路在脚下。
——路是问出来的。莫得找不倒的地方——鼻子底下就是路。
★仗使:依靠,狐假虎威的意思。
听不得哈哈,是听多了的原故。耳朵发烧了就要为之疯狂——有了笑声就有了鲜花,有了掌声就有了荣誉,有了地位就有了房子,有了汽车就有了美好——未必你说不是?掌声曾可贵,鲜花价更高,如果有了笑,两者皆可抛!
实在人。只关心自己的那一份,人家赚得再多都与他无关系。与李伯清的生活哲理一样,卖的是老实沟子,决不打肚皮官司,啥子都喊醒说,阴倒心头恼火。
★老实沟子:形容老实人,只晓得埋头崛起屁股做事。
当过知青,下过乡。“下乡就是工作”,现在也这么说。这里面的含义很多:接受“再教育”是一层意思, “文艺三下乡”体验生活又是一层意思。但就这么简单,一句话就说清楚了,不像有些人,喳过去喳过来的,听到都着急——凡是有个性的,都有智慧,都有思想。
在峨嵋县中学当过代课老师,教的是化学,耍的也是“化学”——非要到养得活自己的地方去,喜得好没有倒补过,打板板(学金钱板)耍出了名,占了些起首,吃了些火巴和工分。
点招生。是1977年间由成都市曲艺团招进“文艺宣传队”的。上头指名点姓拍的板,总还有些哪样嘛?结果不然,添了些空空,补了些缺缺,一个星期才整(演)得到一盘,得了掌声都是礼貌性的。但他记得到这个情,记住不容易,是观众把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半节子幺爸儿捧红的。
★半节子幺爸儿:做事不老道的小青年。
杂家,川西坝子的名气犯。不是样样懂,门门温那种。含金量高,不脱俗、不离谱,不是半壶水响叮当,是瀑泅懑涎的满罐子。
——弹吉他,虽说不是很好,完全为了喜欢,进了全国前十名;
——玩通俗,不跟倒人家唱,关倒门搞创作,全心投入拿大奖。
——方言诗,过筋过脉的理,字字句句的抠,成了自有后来人。
★ 名气犯:知名度很高的人。
死性子。原本有很多机会他可以去创造,但就是怕耽误久了,成了舍不得。其实这不矛盾,就看咋个把握——咋个把握都离不开舞台。
——丢掉了读大学的机会,为了“相声”;
——丢掉了拍电视的机会,为了“小品”;
——丢掉了做生意的机会,为了“金钱板”。
“是金子早晚都要发光的!”——自己说的。
生活中的他并不幽默,语言全是正统的,一点都不扯。自认为是恰错了行当,搅屎棍支桌子,还有点臭架子——不怪天,不怪地,只怪自己不善于形象思维。我要打击下他:“狗不吃屎——谁也不信。”又要飘扬下他:“沉没是金!”
基本工资:800元左右,加起各种杂七杂八的补助,总共还不到1600。是少了点,精打细算也铆得到。但场面上的人难免有些应酬:这个结婚,哪个生娃娃的都要找起来,红白喜事一个月来一盘就是了,总得数几张出去,少了又拿不出手,面子上要说得过去;还有,生点小病,上点茶馆,搞点健美,交点水电费、电话费啥子的,这儿摁人,那儿搞不倒口,又要去脱几大百;现在的节气又多,傍倒就过节,过节就要说那头,还不敢奢侈,更不敢想时髦,孝敬还要用点钱,行善捐助是经常的,就这个样子车转来就所剩无几了。斗不拢 ,扯指姆,说出来人家都不相信——哎!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哟!
★ 铆得到:能够应付过去。 摁人:原指踩在硬物上的难受劲儿,代指遇到麻烦。 告口:原指伤口愈合,代指麻烦结束。 耪到:一碰到,一遇到。
身上富有戏剧色彩,比较好耍——《化妆师与漫画家》在强笑风声中透出几分讥讽,比较有看头,比较有阳光,比较有喔唷!
喜欢美术,崇拜过李星武。但学得不好,外人看来还可以,自己通不过,总是鬼画桃符。陶冶情操还可以,真的要吃这碗饭,够戗!——“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 李星武:四川著名画家。
喜欢旅游,这是现代人的玩法,也是会生活的人对自然的感谢。他跟到在学,而且弄懂了:
前一向跑了些卡卡角角——绵竹老熊沟——熊没有看到,遭大雨关了两天;
这一阵走了些抵拢倒拐——龙泉柏合古镇——样子修变了,古树还在,钟家大瓦房还在;
那两天洋慌了,香港到处耍——回归了,心情都不一样;
这几天忙慌了,马上去台湾——代表祖国进行文化交流,再带点杂巴儿回来哈?
文艺批评喜欢联系实际,对照检查要说得清楚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电影上:电脑设计多了,真功夫少了,鬼戳鬼戳的咋个不“假”嘛?
——舞台上:过场多了,真慨少了,偷奸耍滑咋个不“虚”嘛?
——剧场里:惊抓抓多了,文静少了,茅焦火辣咋个不“老”嘛?
——银幕后:用脑子的时候多了,体力劳动少了,肉来肉去咋个不“胖”嘛?
现在这个舞台上,能干了就有些吃不梭,“半夜吃桃子,按到火巴的捏!”遇到打急抓,眉毛胡子一把抓,巫教得很!“人不宜好,狗不宜饱”,发点牢骚看来也是对改革有利的——借你二十四个胆子,也不敢背叛自然规律:想不通就随口打哇哇嘛!何况累了下来拿到数数就热和了。“是非终日有,不听自然无。”心不在焉,有时也是一种深沉的反映。
★ 吃不梭:吃不消。 巫教:黑暗,不讲道理。  打哇哇:默认,当好人。
舍得。啥子都不计较,啥子都好说。
——送你一封(月饼)登子,是个甜心子;
——送你一碟熟油辣子,晓得有人是火炮儿性子;
——送你一张巧嘴子,你要记我一辈子!
舍得宝来宝掉宝,舍得珍珠换玛脑!——“帕米尔:冲!”
★ 登子:月饼。 熟油辣子:用清油煎的海椒面 。  火炮儿性子:性格火暴。 宝调宝:宝贝调换宝贝。
宠物爱得要命,比带儿还娇贵。天天要洗澡,天天要梳头,早晚要刷牙,还要剪指甲;烂牙齿不啃骨头,怕得爱滋病不准上街去乱网,守到屋头比主人都还哪样。取个名字好听,叫“讼嘴狗”,知名度高得很,要找的话,院坝头只要问声讼嘴狗的“爸”,都晓得——小东西的名声已经超过了主人家,但主人家根本就不晓得世界上还有玩物丧志的人。
★ 哪样:此为“讲究”的意思。讼嘴狗:一副饿慌了的样子,跟倒人撵的狗。也形容好吃人的饿捞像。
喜爱汽车。好飙车是必然的,但不是赛车的玩法,亡命不知所以然,碰烂了心痛有何必呢?碾倒人你就一辈子不想摸盘子了。还是给爱车注入点感情,稳倒操:省倒点,慢慢地、愉快地,带着老嬢儿从容地——出去耍!——用速度和风格完成自己的事业。
活泛,而又严谨,明砍适合搞政治协商的工作,一不小心就成了成都市政协委员了——出了些主意,递了些点子;拿了些脸,愤了些痰。哈不开的时候,就会想到何必如此这般认真呢?认真是好事,怕的就是不认真。
★ 活泛:灵活。 明砍:挑明了说,直截了当地说。 拿脸;争到了面子。 愤痰:发火,大声地提意见。 哈:对付,应付。
1985年是个好年。又拜师,又获奖,爱人又调回了成都。万多个人跑来祝贺,为牛群老师识千里马干杯!为吉他拿名次干杯!两师生激动之下,为组织的培养干杯!俩口子兴奋之下,为来之不易干杯!——懂事就象征着成熟,成熟的标准就是懂事了。还不是一回事?瓜撮撮的!
★ 瓜撮撮:傻乎乎。
活得很小心。想出名,又怕出名,都成了巴蜀笑星了,仍然夹起尾巴在做人。在荣誉面前,保持低调:“一个得意的人处在不得意的人之中再得意都不得意了。”人怕出名,猪怕壮——张扬不是好事,寻倒挨!
有成就感的人。上了几年台,练了几年功,唱了几年戏。得出的结论是:台下不流汗,台上无人看。象《笑与欢歌》、《四川普通话》、《咖啡屋》、《剐兔》等,都注入了他的心血。那几年的事就不摆了,这几年要把人哈笑,没有点板眼儿是搞不倒作的——马耳门喊醒给你说:“戏好,把人唱醉;戏孬,把人唱睡。”你们是想醉呢?还是想睡?
“醒眼子。”一切都无所谓,栽到他身上的“莫眼”都嚎盘了:
——游本昌先生认为他完全具备大腕的实力,但缺少大腕的机遇——莫眼!
——蒋(大为)哥对他的传统艺术想了40分钟,大为感慨:如果在北京?如果是这一泼的?——又莫眼?
——马耳门把他注入新生命的艺术理了下,答应经营这个“莫眼”——莫眼+莫眼,(负负得正)等于有眼。
莫眼是奇迹,莫眼是功夫,莫眼就证明其他功能比你好:
——吭吭好,是在草堂寺林盘头吼出来的;
——盘子好,是在妈妈抚育下诓出来的;
——肤色好,是在太阳坝头晒出来的。
★ 醒眼子:爱开玩笑的人,有不认真的意思。 莫眼:不行的意思。 嚎盘;大声地吵嚷。 吭吭:指声音。 盘子:指脸。
作品特点:说四川的事,抒四川的情,学四川的人——川味的东西(相声),必须有地域特色:突出个人才有看头,切口到人才有酝头,煽情感人才有想头。三大转换是这样说的:
——以前是继承传统,现在是发展创新;
——以前是重在表演,现在是演创并举;
——以前是奋斗成才,现在是培养人才。
★ 切★ 口:迅速转换。  酝头:慢慢享受。
艺术创新:
——唱腔上:吸取了民歌和戏曲的特点;
——句式上:运用了叠句、复句、超长句;
——表演上:保持了生活化、性格化和人物化;
——手段上:采取了伴舞、轮唱、盘子、鼠来宝相结合。
获奖作品——国家级别的大奖有九个;省、市级的有二十来个;
获奖类别——创作、导演、策划、组织、表演奖;
获奖门类——相声、金钱板、小品、表演唱、吉他、方言诗。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