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嘻壳子 涂太中

巴蜀笑星档案集

 

l       档案编号:2800111—–后面还有三个一,说明与“一”有缘。读书的时候作文比赛全校第一名,歌唱比赛第一名,现在是国家一级演员,“冲壳子”尽得一等奖;一个老婆、一个娃娃,一个传呼机、一个“小灵通”;不止一个奖状,不止一个奖杯,尽是与一有关——“一就是吉利!一就是老大!一就是最港!一就是我的!”

l       涂太中,是他夫人高蓉蓉看“中”了的,名字不咋个,人却很巴适。社会上不说那些,抓到“名字”就不放人:股到说他有封建思想,想当皇帝,不信你们看唐太宗、宋太祖都有个“太”字?压力之下赶紧改成“灭资”,后来又“兴无”,还是不对劲儿,老辈子告诉他是属“太字辈”,不要去找到挨,如果再改,就不晓得你这个人到那儿去了——子默先生敬告各位,名字这东西乱取不得也乱改不得,乱了章法是要遭“报应”的。

l       1951年8月11日生于重庆合川,与“先人板板”王建(前蜀皇帝)是一个属性,这是经历史学家姚昌杰先生考证了的,都是“兔仙!”决不是“鲜兔!”

l       身高1·65M,穿上凳凳儿有一米七,看你咋个量?

l       双眼皮,宽得吓人,当一般人翻两道——女人的眼睛长在男人身上,一般都喊不到!

l       音乐家的耳朵,校音能力很强:“凡是‘左喉咙’都是耳朵有问题,按到喉咙管儿怪是没有道理的!”

l       高小文化,现在相当于大专,“不信,让《作品》来说话!”——艺术家都享受大专待遇,这是规定。不信,到发本本那里去问。

l       川剧科班出身,学的小生,练过武功,比试起来丢翻得倒几个,你不要惹他哦!

l       转二哥。70年代初,13军38师宣传队招人,他属“红五类”,贫下中农出身,人也“伸展”,演“郭建光、扬子荣”的英雄形象正合适,立即被部队瞧起,光荣入伍。文艺工作使他得到了锻炼,表演、独唱、乐器样样都得学,慢慢的,在曲艺的种类中,他看中了形式简单、不需要搭档、不需要乐器、只要把握住风趣、幽默,一个人就能演的“方言谐剧”,于是就猛专。在《苏修卖模模》的笑话受到欢迎时,就更加坚定了他从事谐剧艺术的决心,从74年起就一直整到现在,把前头的工龄、军龄加起来,端文艺这碗饭总共有“38”年了——“天道酬勤,生了就发,好!就是好!”

l       人很平和,轻言细语,重感情,讲信誉,不是世故之人——听不到大声武气,听不到装腔做事,听不到迷翘装疯,听不到玄龙门阵,听不到反动话!

l       在他满50岁那天,经纪人马耳门在“蜀风堂”为他定了一个五层的“红米饭”蛋糕,祝愿他:“天天有个好心情,天天过生日!”

——第一层象征着快乐!

——第二层象征着开心!

——第三层象征着浪漫!

——第四层象征着温馨!

——第五层象征着甜蜜!

哎!是我就好了。

l       当过兵,打过仗,天天要“开腔”,“子弹”(语言)倒弯厉害着呢!

l       明智的选择:本来喜欢摩托车,胡树权告诉他摩托车是“肉包铁”,汽车是“铁包肉”,“钢盔”和“装甲车”是两回事!赶紧把“125”换成“马自达”。

l       注重汽车文化。在自己的爱车上粑上么多的纸飞飞,等于告诉你,黄帮来了注意点:“新手上路,请您照顾!”——“别吻我,我怕修!大白天,不要打巴儿!”真是幽默到住。

l       最恨打老婆的人。男不给女斗,是男人之美德,虽然反对必恭必敬,墨守成规,但尊重妇女仍然是人之常情,要不然那来的绅士风度呢?——“是对的把气按到(冲着)‘火巴协’发,看哪个整哪个!有本事就多挣点钱回来嘛!动拕子没出息!”

l       镜头跟踪:

——台上激情燃烧,台下文质彬彬:一会儿“大闹天空”,一会儿少言寡语;

——台上台下两个人:能攻、能守,能放、能收,有思、有想,有情、有义!

——喜欢观众、喜欢灯光、喜欢掌声、喜欢鲜花、喜欢擦汗、喜欢回家。

l       朴实善良、老实本分,人对了不得打埋伏,看不惯是要愤痰的。就是不喜欢:

——提劲打靶、扯(撒)谎撩(读LIA)白的人;

——妄自尊大、忘乎所以的人;

——华而不实、好高务远的人;

——故弄玄虚、滥竽充数的人;

——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人;

——重色轻友、见利忘义的人;

——贪得无厌、因小失大的人;

——过河拆桥、背信弃义的人。

老实说:“人心割肚皮,谨防遭烂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l       “裹不拢”的人是:

——一毛不拔的“舍家子!”

——一知半解的“颤翎子!”

——一窍不通的“瓜娃子!”

l       喜欢角票(小钞)。“角”字对他来讲是很重要的:母亲怀起他时,给了一个“道人”一角钱,化缘者作揖道:“你的娃儿二天是‘名角’(著名谐剧表演艺术家)”,结果对了现,这是“神仙”的回报,珍惜的就是这个角!

l       历史是这样写的:

——1995年获四川省“十佳演员”称号;

——自编、自演的四川方言:《邻居对唱》等20多个曲艺作品先后荣获“牡丹奖”和“巴蜀文艺奖”;

——《霸王生意》、《过年》等谐剧小品,省市电台争先播放;

——担任主要角色的影视作品有:《秦淮世家》、《人在公门》等。

而今眼目下,会员资格是“通吃”的——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电影电视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会员。

l       搞笑“专业户”。获此殊荣的资格认定是文联的夏焰小姐通过调查“票房率、人气率、鲜花率、掌声率、哈哈率”的指数才统计出来的,绝对没有“走后门”、胎包袱——离了豆瓣不成席的话,“巴蜀十大笑星”就非他没数!

——“四川泡菜”淹得好,请在《四川谐话》中去“尝”;

——言子儿展得好,请直接到他书头去“挑”。

l       个人体会:人得意了,连“门方子”都挡不了;人霉了,连打哈哈都要呛到——前三十年和东,后三十年和西,后面三十年看笑的艺术大发展。

l       有福不想。不是不愿意想,是根本不晓得世界上还有“清福!”

l       痛狠“疲师”。说实在的,“死疲”你看到就难受:“吃碗面要等到现(成都人读XUAN)点麦子,喝碗稀饭要等到现插秧子,啖根萝卜要等到现撒种子”。根本没有时间概念,穿高跟鞋跑步——想快也快不起来。动作慢不打紧,整不伸展就脑火了,漫不经心疲到住了,遭吆了就真的得罪买主了。

l       痛狠懒人:看到蚊子咬他都懒得打,“等把它胀死算了!”——懒得烧虱子吃。

l       痛狠“幺哥”:《划拳》中男不男女不女(喝醉)的样子,在带份娘娘腔太“砸班子”了!

l       喝得来酒,划不来拳,但“棒棒拳”比划起来却是丝丝入扣,是不是人整不赢——棒棒棒棒——鸡、棒棒棒棒——虫、棒棒棒棒——棒!鸡吃虫,虫咬棒,棒打鸡,永远循环,永远没得完。

l       打不来麻将,但《杠上花》演得好,“摸排兴一张”还是他的发明呢!—— “暴牙齿咬虱子硬是整到了!《麻将棒棒手》!”

l       有正义感,经常“正堂子”,一碗水端起来四平八稳:

——“抖瓜话”吗?是“搞笑”嘛!无伤大雅;

——“说塞话”吗?是“搞耍”嘛!消磨时间;

——“骂怪话”吗?是“搞假”嘛!演义人生;

——“冒胎(儿化音)话”吗?是“搞情”嘛!生活艺术;

——“编瞎话”吗?是“搞骗”嘛!坚决打击!

l       广告艺术家。家喻户晓的是:“月儿圆、月儿亮、月光照在酒瓶上;你一杯、我一杯、喝得脸上红霞飞”的广告,听说还救了这个厂——体现了自我!理解了自我!认识了自我!

l        “今天的事不能放到明天去做”是艺术家的自我要求:

——必须读完报纸!

——必须看完电视!

——必须写篇笔记!

——必须热水洗脚!

——必须亲自关灯!

——必须上床睡觉!

l       小康家庭。三口之家,日子过得很滋润,两口子同心同德把小家安排得巴巴实实——买了房子买家具,买了汽车买电脑,买了这个买那个,买了还想买就不晓得拿啥子去买了。总之,一辈子都想买,一辈子都买不完!

l       爱做家务事,但不洗碗,在“家庭民主生活会”上得到的表扬和批评是一样多,以“模范丈夫”的标准来要求,等于不说!——那还得了!

l       下乡模范!从1985年到现在,凡属省上组织的“下乡慰问团”、“文化列车”等活动,他都踊跃参加,在“文化三下乡”中,称得上是没有过场的人:

——不计报酬的人;

——组织上信任和放心的人;

——观众最喜欢的,有本事、有地位的人;

——顶杆杆的人!

l       和事老。这决不是和稀泥,打哈哈就过了的事不要小看,凡表面上不在意的事情都存在有所谓。显得水垮垮,往往被人忽视。不要认为人家撮,每个人都是“天才”,别个做的活路你不见得就搞得懂。不相信,就来告一下——摸倒才晓得东西烫,车转来才明白谦虚是从礼貌和尊重那儿来的。

l       中气足。不光是吼得倒两句,还要验证穿透力的强度。除了屋头有底气外,后天发展才是最重要的。潜移默化是一个过程,腾倒闹不扯票就是撒手锏了——学生娃娃都变成大喉咙了,你我该高兴,就不需要陪太子功书了;新毛头儿些都有吭吭了,你我就省事了。

l       不爱运动,算是好人。仗倒自己年轻,可以拿身体去拼,40岁以后才发觉给他走邵对的是一种怪得不了的病,叫做“运动缺乏症”——是拿钱去买身体呢?还是拿身体去换票子?打一套运动服多容易嘛!免得吃药,免得睡着!——醒不倒都晓得是咋回事,就无需解释了。

l       准爷爷。快了,现在还不好意思说。迷倒抱孙孙那么简单说,八字还莫得一撇,只不过丢个釉子给我们,盼倒吃红蛋才不得搞忘。倒不是有了要那样,传宗接代是人类的自然属性,只是一种的心愿——是一种睡着了都要笑醒的幸福,是一种遗传基因开花结果的寄托。

吃红蛋:是一种民间风俗习惯。生了娃娃之后讲究吃一种红糖煮的蛋。

l       “小灵通”的受益者。说得出道道儿来:

——接听不收钱,潇洒又自然;

——郊县网络逐渐成熟,出市二天都不得出事!

——样式跟“大哥大”几乎无区别,拿倒也不掉分儿。

l       扯马一高手。不是他,是他的批判:每每在“会节经济”出现时,他都要站出来叨咕几句,规劝一番。现在大式泛滥了,不扯点马古还不行。市场经济这东西和壳子连在一起一样变得很残酷,苛刻的东西人家不易接受,只有感慨,乱打冲拳!——可以理解,也可以不理解,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刀法,看你是哪一泼的。

l       爱娃娃爱得痴。脸都揪红了,都还不松手。硬是要整哭了才罢休。哪个又不喜欢嫩肉呢?但不能当成馒头啃口山?逮倒就不放,还说给你咬个手表戴起哈?——当妈妈的心疼,马耳门更心痛,是自己的儿得嘛!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