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粑倒烫仇小豹

巴蜀笑星档案集

 

l       “豹子哥!”是最亲热的叫法,渴望了好久,望眼欲穿,都半百的人了,运气来了,而且是来登了,这叫久等必有一禅!必有一报!必有一笑!

l       与李伯清同年(47年),只不过要小两个月,12月24号是他的生日。属猪。当然,猪给他的关系除了属相外就是哪个吃哪个的问题了——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会使用劳动工具,猪都扣得来火药枪了,你我两个都要遭吓飞!

l       头发少而长。风一吹,看到了东半球;手一抹,露出了西半球。

——朝后梳,像李伯清;

——朝两边,像“南霸天”;

——朝一边,像一匹瓦;

——向前披起,就像老媒婆。

看得实在些干脆就是“五百瓦!”建议铰掉它,建议戴假发。

l       眼睛——清花亮色;

鼻子——犹如蒜头儿;

嘴巴儿——喝得倒人!

脸巴儿——扭得出水!

l       胃经常扯倒痛,冰巴冷的东西爱乱整,吃点点儿就打饱嗝,情绪不好要影响倒胃,睡不好觉也会不舒服,工作紧张了自然要吐酸口水,受不得气,更累不得。是富贵病,得了它要慢慢将息,这辈子也就意味着永远要记嘴,永远要吃稀溜火巴的——离不开鸡月君子壳壳,离不开“太阳神瘊头菇”,也离不开夭上的竹脑壳了。

l       肌肉紧得很,特别是后颈窝那一坨,股起一个包,乘得起百把斤,扛起棒棒走到朝天门不得喊黄。是担担子的料!是习武的料!是挑大梁的料!

l       怕哈叽咕。夹子窝摸到就要笑,笑了就要屙尿,解(读改)了手又接到笑——止不倒了,不哈都要笑。遭了,哎哟喂!喝了笑婆婆的尿!

l       怕打针。针管管还没有举起就看到起鸡皮子,接到就是伊儿哟,呀儿哟的精叫唤——到不是怕痛,是怕狙。

l       有湿气。不过现在刚刚好,脚丫巴儿上还有点皮皮翻翻的,看到烦得很,心头马上就不舒服,起鸡皮子疙瘩——像蚂蚁爬过那样痒舒舒的,再说!我要扯怪叫了!

l       喜欢体育锻炼。象跳拱、斗鸡已是过去的事情,打暴虼蚤子子仗更不允许了,猴跳舞跳宣告结束,单单调调的稳到操。打敲敲儿,逗十四又整不来,难逢难遇的去耍点器械,举上百把公斤,跑个泡十里,出一身大汗就洗澡——说得轻巧,吃根灯草。

l       喜欢吃半生子。洗澡泡菜不说了嘛?跑到“风光火锅”去啖人家,倒生不熟的就往嘴头喂,夯退了不少人,立在边边上看希奇的人都直顾的摇头——是不是饿得慌哟?

l       喜欢掏牙齿。吃来卡起也掏,卡不起也掏,掏到耍!馆子头的牙签是用不到的,有自制铁勾勾,拿出来怪吓人的,勾到肉咋个办?——老兄你多虑了!不要替古人担忧,他在演电影。

l       爱嚼豌豆、胡豆。莫得事一把一把的往嘴头喂,牙巴劲大得来连筷子都咬得断。难怪闷烟到处都是——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唯有格式屁又臭又响。芷雅点嘛?吃了就吃了,打了就打了,通泰有啥子不好嘛!讪谈子的话少说。——未必“香花不红,红花不香,唯有牡丹花又红又香”对的不是下联?

l       喝起酒来不晓得姓啥子,拿大杯子端,一杯又一杯,喝得脸上红霞飞。又不择菜,花生米和泡菜都可以下酒,但有酒量的人遇到酒精不反应的对红心就都要瓜起,还是不要称强的好——跑得快,当元帅!

l       怪癖,经常把一个屋子整得个清丝严缝的,象个匣匣见不到阳光,自以为可以与世隔绝,连电话也不接,弄得大家都在操心——未必睡瞌睡也要给经纪人说,这不是太累了吗?名人有时间也需要冷静,闭门思过就是养精储锐。

l       讲理得很。就是客套,尊重人,有礼貌的意思。凡事都有谢谢,凡事都要谢谢!当然,谦虚(牵须)就直接表现在额髅上了。

l       文革中所谓“残渣余孽”的后代,现又成了统战的对象。耐人寻味的是,体面扫地刚刚置之度外,就有了深情厚意;看风使舵刚刚有了逍遥自在,又要同心同德,同舟共济——史无前例要的就是政治挂帅,心甘情愿学会了一本正经,源源不绝的是忧心忡忡,设身处地啼笑皆非。

l       爱休闲。怕热了,就到枇芭山去遮荫避暑,住上一阵子,等到秋老虎过了才悠哉游哉的下山。成了老头伙了,其实不对,喜欢的是清风雅静,陶冶下情操,搞一点创作不是很好吗?

l       家庭生活不大理想。哎!理想不理想其实都是自己说的,这也好,单手利脚的,好不容易有了清闲,免得绊倒绊倒的。但拉豁的原因尚不能公布,总是怕马耳门晓得了又当诽闻一阵乱摆。当“光棍儿”的旗帜在房子上冉冉升起时,我们就晓得他是获得了新生,确实是:刚拿到“解放证书”就感慨万千:“结婚是错误,离婚是觉悟!”——再婚是痴迷不捂!

l       说话爱带把子。比的是拕子,甩的是袖子,骂的是莽子,指的是虾子——“老子最恨的就是龟儿子!”

l       弹子盘脑壳。有点滑,滑出了一个个故事(影片)来——刚认识了《双枪老太婆》,就参加了《新华方面军》,到《五一山缴匪》那是《秋月》之后,《谋杀未遂》,《魂归何处》?——咳!把电影名字串起来还怪好听的哟!

l       福尔摩斯的追随者,总是按照严格的逻辑推理去分析故事,在侦察中注重线索,不操神说。戴上眼镜有比利时大侦探波罗先生的味道,山城的崇拜者起串串,决不是乱吹,要不要找个“名誉丢失案”或者文艺方面的“魌头案”给他破一下嘛?

l       我行我素!侧边人看来有点低调;“另类”之感是专家们的看法;文艺界评价的是“演技派”。说啥子都离不开层次:老三届的高中生,肚子头莫得两瓶墨水敢端文艺这碗饭,莫得两刷刷敢乱灯打,恐怕早就搁不平了——是《搁得平》!不然,又咋个演(18集电视连续剧)《日子如水》呢?

l       随便得好。和群众打成一片,过着平凡的生活,享受着普通人的待遇。和大家一样,龙门阵摆忘了才感到有点饿,饿慌了,就不讲究了,吃啥子都是香的:死猫烂耗子先整一肚子——忘记了身份,忘记了地位,忘记了自己。

l       喜欢传经送宝,有些经验是一辈子才总结得出来的,就拿打伙吃饭来说,绝招有三:

——不要先按到骨头啃,把好吃的啖了再说;

——不要先吃肥肉,瘦的吃完了,肥的还在那里;

——不要紧到说话,壳子摆完了就只剩葱节节了。

l       办事有章法,严格按照规律进行——生活有规律,拍戏有规律,做人有规律,耍事有规律。要想破坏这些规律就枉自按规律做出了规律。

l        注重造型。角色的造型可以理解,人面前要不要露一手就显得有些滑稽。然而,就是这种夻开的动作人们就喜欢,朋友就愉快,就要架势笑,就要伙倒闹——不扯票。

l       穷讲究!是卫生习惯好的表现,特别是对不懂规矩的人来讲,有时间是必要的。不管是吃九斗碗还是打牙祭都非常注意影响,捻起就走,要不然就要吼:“不准在碗头洗筷子!”——照顾下儿人家,盯到不舒服嘛!

l       昆虫学家。喜欢耍小虫虫,研究都是带思想的:

——亮火虫逮来点灯笼,洗澡学到水爬虫,打猜猜蔑倒蛔食虫,就是不惹屁爬虫!

——怪得很,再高的楼上都有蚊子,是属于屋头有气气呢?还是蚊子身体好!

——有偷油婆的地方,就有油大,就有不干净等到它来舔,何必把人家踩死呢?

l       当老师和医生是他的追求,上帝却把他安在了舞台上,这是历史的错误!有什么办法呢?说得难听点,总不可能屙尿醒鼻子两头逮到嘛!

l       73年拜师杨子阳,成为侯派第三代弟子。侯老太爷非常喜欢他聪明、好学,时不时过点真纲给他,所说他的对口和单口相声都说得非常好——轰纲也是莫得哪个比得到的。

l       77年到了重庆市曲艺团,现在是国家一级演员,市曲协副主席,9—11届政协委员——还继不继续当?取决于“收视率”,取决于“回头率”,取决于“哈哈率”!更取决于“想象率”?

l       故事摆得好,仔细听了是在鮓牛皮,重鼻子话紧到说,要把你摆睡着:“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头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摆故事,摆的什么呢?摆的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庙,庙里头有个狼,啷嗝哩咯啷买个棒棒糖!”——这些诓小娃娃睡瞌睡的故事,居然你还记得倒,我要服你了。

l       娃娃都大了,一个人足古到屋头冷湫八旦的,就干脆到外边去恍,也不给别人打逗揍,添麻烦,老想有所作为,转了一圈转来,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左脚打右脚遇到邪了,难怪刘学伟说他爱拈“回锅肉”。

l       生活是他创作的源泉,认准了广阔天地,认准了脚踏实地。巡回演出打下了基础,特别是县份上印象很深。基层生活的磨练,使他和他作品在贴近生活方面增色不少,霸道不少,得奖不少。

l       愿意说出自己的心愿,是分享呢?还是吊胃口?背起娃娃儿找娃娃儿自己都搞不懂!

——愿意拿月肉月肉去黄斗猪鼻拱;

——愿意拿钱钱去买老来瘦;

——愿意拿的的去调十一路;

——愿意拿本本去换平常乐。

l       不喜欢住一楼,嫌光线暗,蚊子多;调到六楼,又难得爬,高不成低不究;考虑住二五楼,到高不矮的;金三银四总可以了嘛?资格又差了那么点把点。上中下都说了,结果是空事!证明都不满意,不满意不要紧,就怕见异思迁,不晓得你在想啥子?摸不透你到底要啥子?!

l       真资格的三板斧。京剧大花脸、小品大摆杂、司仪大主持,样样懂,门门精。象这样全面的艺术人才,实在是不可多得。

——夜总会一呆就是几年,行势完了!

——舞台上一站就是几年,霸道完了!

——银幕上一晃就是几年,有劲完了!

l       爱帮忙,帮内盘的忙,总是辣脸,总是替人家消斋:

演三花脸、刘前进拷得到两下——见子打子,比较谦虚;

再演鮓巴眼、奓脚杆就有点走经化痰了——不想演?说一声,免得找话说;

又演鸠山,审问李铁梅,密电码不交出来把你整到住——铺盖窝头眨眼睛,你在呵鬼!

l       喜欢耍小玩意儿。核桃大的小狗小猫,木制的洋娃娃,外国扑克,折折扇都是钟情之物。凡是朋友在他那里都能捞到些好处,有一两样礼品带回重庆是最有意义的了。

l       诓娃娃一整套。怕惯侍的话,就要先晓得啥子叫“代代相传”:

——“打娃娃不乖”是娃娃自己说的,从小就在找自我批评的感觉;

——不听,就开始吼:“熊家婆来了——”

——吓哭了,又在劝,左手拍右手,“幺姑娘不要哭,买个娃娃打鼓鼓!”

——唣瞌睡了,就要抱起来抖了,边抖还要边唱:“告告,妈妈诓觉觉,爸爸攧尿尿”唰!一股热的来了——

0
分享到: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