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颤翎子”王小川

l       私人档案编号:WXC02888837740,说成是电话号码也行,拨通就找得到他。不过他有一个“大哥大”和一个“小哥小”,两个对讲机,两个传呼机,分中文的和数字的,腰杆上别满,牵巾巾挂柳柳的比李伯清还要忙。

l       王小川,背心藏臭虫——久仰(痒)!巴蜀笑星的远房亲戚,属于“笑星家族”成员。迷上了电视,一心就想演电视,也就只演得来电视,演的尽是坏蛋,自己把自己演来瓜起,愚到了“死人、特务、骗子、贼娃子、杀人犯”通不论的地步——确实是个演反面角色的喜剧人物,《假打外传》却操的是“正神!”

l       1962年1月28日生于雅安。与“28”结下了缘,虽说困难年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后遗症,但二和八的幸运数总是伴随着他:

——1.728米的个头,有28个“兄弟伙”,28中马老师的第28个学生;

——家门口的牌牌是28,成都的地区号码是28,民协的会员证是28号;

——写了28篇日记,用了28杆铅笔;

——有28颗牙齿,不吃“二爸”钓的鱼;

——买了28张采票,演了28场戏;

——做了28个月的活路人家差他二万八。

始终坚信二天就要发(寓意)——发干疮子!

l       属虎,“歪坤了!”光杆司令,哪个都想马倒,哪个都马不倒。沟子后头经常有两个提“炮火”的警卫员和一个拿“文件”的跟班儿,或是提(读DIA)口袋的女秘书,结果自己是司机——明明拉的是飞蛾儿,要冒充是拉的中杠,“眼睛掉到渣渣头”经常弄来反起,本末倒置,肩膀上搭炉灶——恼(脑)火!

l       AB血型。性格外向,是个急性子,办事认真得吓人,有点不撤手段。老是给人家拿还,死歪万恶的股到来,不晓得天高地厚,鬼绰鬼绰的尽现抖摆!马耳门即喜欢他又恨他,原因是捡脚子的事情太多,很不好收拾——鸡公屙屎头节硬!你给老子“薄刀切豆腐——两面光”要不得啊?

l       体重变化太大,有点测不准,只有谙倒说:吃饭前是130斤,吃饭后就是150了。有些人吃得再多,体重都不得增加,两泡尿下来就减了两斤,出点汗,吼两句,再走一圈,还要倒蚀——我坚决不相信他肚子头装得下20斤,又不是注水猪肉,光吃不拉,胀成沙眼了又咋个了得呢?

l       乳腺炎患者。男人得此病属于希奇,女人得前列腺炎就搞不懂了。我想请教不学无术的黄腔帮:“笑筋在那儿?尿筋在那儿?”

l       婆娘嘴,又叫乌鸦嘴,加上大喉咙,味道就出来了:成天噼打挂噼打挂的说个不息气,吼起吼起数落你,像个老孃子。那句歪普通话老是撇腔撇调的在喉咙管上打转转:“咋子嘛?咋子嘛!背你妈的实!”——闹得凶一根葱!叫唤的麻雀没有二两肉,形象出了问题,一辈子翻不了稍。

l       壳子大仙。说话大套,又是灯又是戏的,十分夸张,“瘪瓜子”,给人不诚(成)实的感觉,说大话使小钱,大门口挂粪桶——臭名在外。毛病不周正,总想抛头露面,扯旗杆放炮——生怕别人不知道;投机取巧,总是戳锅漏,包工头监工——动口不动手;到处添乱,累教不改,一个假字害终身。鼻胧口水,冒充老鬼;牙齿焦黄,硬绷内行!其实,他冤枉,做了很多好事都被人误解,挨了些夹石。相反的,品性好的人只要有一个小缺点也会被人鄙视一样。子默先生曾告诫他,不要去学“墙头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的那种品性,懂得“残花没人戴,自夸没人爱”的道理就对了。散仙就是散仙,打边鼓还可以,要做正事肯定要书归正传,不然就是理扯火——总而言之,言而统之,统而统之都是颤翎子德性害了他。

l       草莽英雄。大不冽冽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刺猬的脑袋——刺头。一副“群众领袖”的样子,好称“王老师”;冒充“国家干部”,提劲打靶揎火车,喝得到人家两分钟,遭逮到了是在“演电影”——粗犷不是本质,惹不起未必躲不起!

l       喜欢凑热闹,十处打锣九处有他,出了名的颤花儿。到处吃抹和,到处打启发,到处捡采!经常是乱交朋友,乱出“歪点子”,乱吹“天壳子”,乱七八糟的乱高兴——讨人嫌活千年!看来只有对他了如指掌的马老师才吼得到他——一物降一物是法律的援助。

l       “调度室主任。”主要工作环境在人们的视线之内,吊起个肚子,像头(儿)丧门,有点“资本家”的派头,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勇向前!”从不管后头啷个说,从不管人家在替他难受。

l       站无站像,坐无坐像,走无走像,吃无吃像,啥子都像,啥子都不像!出了窑的砖——定型了!

l       济公的装束——衣冠不整。又不爱干净,胡子巴叉的头发多长都不铰,脸脏兮兮的,不修边幅的样子显得很娄溲。捡根棍棍儿,扛个塑料袋简直就是告花子——不是看不起他,而是面对不拘小节的人又能说什么呢?自己管不好自己就没得人给你两个耍了。

l       “讲卫生”,是真的吗?请看记录片:

——总是在人面前掏鼻子洞洞,烦得很!离他远点,看鼻屎弹倒身上;

——总是不股一切的掏牙黄,动作大套,就连钩钩、绳绳儿都派得上用场;

——总是喜欢在开会时剪指甲,边听边铰,高兴了,连脚指甲一下(读哈)打整。

l       坐不住——板凳上有棘藜?仔细观察,原来是沟子上有痔疮。

l       屁大王。要不要给你来个闷烟,把室内的空气搅和一下,放了连珠炮还好意思说通态了,自己倒是舒服了,侧边人遭罪了——屁、屁、屁,人生之气,一不小心放了出去,臭天又臭地,臭到意大利——

l       好动症,一刻也不停留。成天疯疯火火的,开个汽车飞叉叉的到处乱跑,总是做不完的事,总是雷厉风行,在你面前呆不了两分钟,就有5个电话找他,听都没听清楚,捞起半截就胀慌了——来也匆匆,去也冲冲。黑猩猩干活——毛手毛脚,半路开小差——有始无终。一仆二主,累昏死是正常的事情。

l       看到他吃饭(的样子)要把你吓死,狼吞虎咽的样子使人想起了困难年生,饿慌了的感觉只有自己才说得清楚。不晓得咋的?粮食关都过了的年代,还有这般“抖屣”之客,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l       发誓要当推屎巴儿,象屎壳郎那样保护自己的资源,将所有的财富藏进电脑,免得忘记,然后又晃兮糊兮的把电脑献给贼娃子,后悔和心痛变成了白火石!——洗白的经验值得注意:丢三落四的教训是蚀财免灾。

l       粘粘草,胎到了甩都甩不脱。膀到就给你贴起,又不是搭伙做生意可以分一股。机关里不知哪来的惟命是从,像传令兵和副官,更像保镖和男保姆,穿穿的样子一看就晓得干不了正事。阿谀奉承当原则,巴心巴干是职责;有人在的时候就抽起,目雀倒无人就撤台——抽老爷下台,吃不完兜着走!

l       狗头军师,爱动歪脑筋,尽出馊主意,干河滩撒网——瞎张罗!哪壶不开提哪壶,尽夺别人痛处,恶作剧整到耍,厚起脸皮怄人得很。哎!我是服了。还是罗竟先老师说得好:“人不要脸鬼都害怕!”去挨我的中指拇!

l       写字毛毛草草的,爱鬼画桃葫,王小川这三个字都还流利,其它都整不好。难怪现在都用电脑了,键盘当然给笔的感觉就是两回事了,所以说,不能怪他不用心,要怪都要怪差别,怪电脑,怪笔不对,怪无处伸手——佛爷脸上的金子——浅薄。

l       个性特征,表现在行为上,习惯不好是经常的事,“经常”已成习惯:

——经常丢三落四,有前手无后手,记性好,忘性大;

——经常冒充老鬼,行式起来得意忘形,“强奸犯”的笑声时有发生;

——经常釉子上来反起,马屁拍在大腿上,又可怜又可恨;

——经常做好事,一旦做了件人家理解不到的事,成绩全部遭抹杀;

——经常坤名人,自作多情乱摆谱,原来是个“二百五!”

——经常有“粉子”扭到费,与幸福擦肩而过;劳民伤财,无法解释,无法悲伤;

——经常以老师的名义主动帮助“女同学”,经常遭洗白;

——经常拿小票子回家,又经常拿大钞票出来。

l        军人出身,有时间观念,约会一般要提前到达,决不会甩死耗子!守时的原因是害怕汽车烂在路上——睡醒一觉转来,看你还没有“拢”的话,只好按到电话发脾气:“咋个的嘛!我都到了半个小时了”。

l        言必信,行必果。说话负不倒责任,有点意气用事,名不副实,有口无心,但说了一定要做——克己奉公,任劳任怨的去做;斩钉截铁,脚踏实地的去做;小心翼翼,精打细算的去做;兴师动众,异想天开的去做;理所当然用九牛二虎之力去做——

l        礼貌标兵。是不是人都敬军礼,还要立正喊报告,经常被街口子上戴红套套的姆姆指到:“看疯子!”

l        谦虚,总是用热情呼唤您的心灵。是佛就拜,哪个都是老师,哪个都在汇报工作,哪个都可以作指示。永远知道自己错在那里,永远在负荆请罪,永远在立功赎罪,永远在力争上游!看上去是有点单纯,单纯得把他卖了还帮你数钱——你去梦嘛?!

l        “原始股”,在希望的田野上。有人说他是:矮子扒楼梯——步步登高。不是演员的“演员”,不是笑星的“笑星”,是一个很难堪的小人物,豆腐做墙根,根基太软。做了一些人家做不了也不愿意做的事,垫了些背,吃了些亏,浮了些上水,挣了些表现,算得上是“白娘子救许仙——尽心尽力”了。万丈高楼从地起,他的剧务劳动已经得到充分肯定,引起影视界的格外关注,马耳门也为他“一不怕吃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所感动,表示要直接“修理”(包装)他,在他身上下注是看准了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勇敢精神和对组织的“赤胆忠心”。

l        影视“名星”。扮演的角色都是“无名英雄”,跑龙套人人都弄得懂:

——旅客、乘客,茶客、食客,陪客、嫖客,刀客和棒客;

——记者、忍者、围观者、第三者;

——行人、闲人、商人、当事人、下岗工人、下人、小人;

——诈骗犯、抢劫犯、强奸犯、杀人犯、囚犯;

——羞狗、走狗、赖皮狗、哈爬狗!

——二流子、告花子、暴烟子、颤翎子!

l       乱提劲,是打精神牙祭的一种表现。“三副颜色”在茅房头屙尿都要争个输赢,壳子的威力显而易见:

“你有没得我们爸屙得远嘛?”——看来最“凶”的是爸爸;

“你有没得李伯清屙得远嘛?”——看来最佩服的是“假打”;

他胀慌了:“你们随便咋个屙,都没眼,马老师屙得最远!”可见崇拜经纪人发自内心,马耳门有点受宠若惊,实在不好担当,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找些来说,说些来扯,扯起来丢!

l       无法回家的“艺术家”——生意做得嗨,天天都在出公差!

一心想当艺术家;摄影篷里是我家;演戏根本不恋家;只好汽车上安家。

专演群众成名家;带领学生一万家;跑来跑去要当家;命都不要咋回家。

上网交流是专家;总是管不好自家;半夜没法回到家;责任全部在人家。

空了又想当作家;专心学习不要家;忙来忙去不回家;哪个龟儿不想家!

——不感说他家庭观念淡薄,还要倡导民主,一心想演电视,实际上是找借口:漂亮的看多了,心不在焉;过于苛求,推客观,警防遭下课!

l       谗头儿,口秀皮刮脸,到处然瓦,到处吃巴片儿。弯环倒拐的设法讨好导演,胎了些汤水活路,整了些麻打果子的事情;死皮赖脸的到剧组去守嘴,吃剧组、喝剧组、用剧组、住剧组,到头来没有弄到个几七几八就不了然,没有演到戏就不安逸,就要怪剧组,就要骂剧组,真是马干吃进行式完了!——谗客败坏真君子,冷箭射死大丈夫!“饮食(影视)诈骗犯!”

l       没得事找事做,酱菜店老板——专管闲(咸)事。是不是人都去帮忙,背儿媳妇上山——费力不讨好,找起虱子往身上爬!异想天开地想成立啥子“改扣委员会”,热心过余,经常是忙帮来反起,搁不平,要你给他捡脚子,成了狗揽三堆屎,不晓得顾哪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讨苦吃!李伯清曾喊他到马耳门的“爱帮忙战斗队”去实习,结果是尽动祸事,越帮越忙!后悔一时激动,方起了,事后才晓得对不起买主,二天只好少打交道——为好不讨好,颠转遭狗咬。少一根玄,多一根筋,咸(读含)吃萝卜淡操心!不过“助人为乐”也是显示自己能干的一种方法。

l       见不得吵架搁孽的人,上去就要劝:

——紧到吵啥子嘛?括倒身上就规易了!

——打嘛!打嘛!X婆娘太嘴臭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忍无可任无需再忍!

——两口子打架劝不得,回去抱到就好了!

我听到就遭吓飞了,是和事老呢?还是宠尖婆,自有公断!

l       李丹阳的姐姐经常叮嘱他:“天气变化真快,气温变得真坏,出门外套要带,睡觉被子要盖,多吃水果蔬菜,别忘了还要补钙,好好保持心态,这是对你的爱”。

l       落后分子。好久没有听到过这种说法了,是遭马耳门贬成后进的,至今不服的理由是:“不是幺爸根儿”。人与人一比才有落后和先进的说法,没有比较就是一般高,都是积极分子——矮子里面充高子!自己错了,也已经懂得,又不想改正,自己对自己采取自由主义——“好了伤疤忘了痛”是人性的弱点。

l       框筐况!不实在,癞疙宝打呵害——口气大。拉了些烂帐,只好到处打烂条,到处酋脸打假叉,时刻准备到翻梢。鸡肠带都接了三道了,都还没有找到食芒食芒吃;换了好多土达土达,都一样地拿给人家谈嫌,现了些抖摆,当了些胀头子,简直是乱昆,没得取头——呵人,哄人,烟竿斗斗烫人!

l       喜欢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喜欢自由空间:

——喜欢同“牛鬼蛇神”打交道,更喜欢与“闹麻了”的人在一起耍;

——喜欢改造自己,更喜欢放纵自己;

——喜欢得表扬,更喜欢乱“飘扬”。

l       为戒烟呐喊,写完文章之后,地上有17个烟锅巴。半天里聊天——高谈阔论。

l       想象力丰富。把“十大笑星”说成是“一家人”算得上是家庭观念很强的人了,信不信由你?

——沈伐给李伯清是两兄弟;

——凌宗魁、凌淋是两爷子;

——景雯和李永玲是两姊妹;

——刘德益跟吴文是两师徒;

——涂太中与王讯是两战友。实在掸不懂的话,去问马耳门嘛!

l       “烂脑壳!”明智的选择总是“占起手”:

1,快乐和金钱只选一个的时候,他要银子——摸到钱就有舒服;

2,痛苦与死亡在一起的时候,他走向“翘根儿”,向阎王报到——“反正要

死,死而后生,免得受折磨”;

3,老婆和娃儿只能留下一个的时候,他晓得“设备”重要——“产品”是

娃儿他妈生产出来的得嘛!

4,笑星给观众在一起的时候,他先拍巴巴掌当盘追星族,再拱进去——“不垫背是不可能的,没得观众那来的笑星呢?”

5,公鸡和母鸡看啖哪个的时候,他选择“口谷、口谷、口谷”——就不晓得抱鸡

婆也是这样叫的;

6,足球和观众在一起的时候,他哪个都不理,只把球门看到——奇迹往往

在绝望中出现,“世界杯”就在这里面。

l       义气,有钱大家用,有酒大家喝。半夜里梦见皇帝——快活一时是一时。不喜欢开口就是钱的那种人,晓得小家八识是交不到朋友的,于是,就横了:有两个用三个,经常是四个包包一样重,天天都在扯指拇,天天都在打算盘。没得了就借,借不到就过喝,弄来摆起不盯,反正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钱是人胆,衣是人脸!穷大方的人不可能是讨人嫌,见钱眼开就有点德性不好了。

l       爪爪深,见人就要咬一口,白眼狼戴草帽——冒充善人。马耳门的话不得拐,慢慢体会有个过程的:生意上的心狠手辣是在电影上看到过的,牛高马大的一般都是保镖,咋个“艺术家”也是这个样子的呢?就有点想不通了——遭都遭了还好意思说“吃一堑长一智”,二天记到!

l       败家子。为了压缩开支,高矮要把汽车抽来卖了,甩火腿,结果多的都去了:办事效率降低,漂亮再也操不起来,生意在争分夺秒中出脱,好事在无比惭愧中打倒——息息相关的是事倍功半,逼上梁山的是自作自受。

l       经济来源:

——靠借;

——仗苯启坎;

——出租自己编钱;

——当穿穿,打过河找钱;

——吹壳子、爬格子、打恍子,数票子;

——办学习班、辅导班、影视班、人才班、丑丑班喝钱。

看来都是“劳动”,都还有收入,但经常还是捉襟见肘的样子,冬天吃葡萄一副寒酸像,暗室里穿针,难过。我有点理解不倒?他为什么要背着米讨饭,装穷,巴辛不得他捡个胖娃娃,但帮别人用钱实在是要有点勇气,光想吃人家我是不敢——闷墩他们是这样说的:“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借了不还,全家死完!”

l       “传染病人”。他的过场在娜娜妹妹(狗)身上潜移默化出来,脾气竟然变得和主人的一样了:“同样的热情、同样的‘闹喳嘛了’,同样的显得友好、同样的挡路,同样的喜纳人、同样的不爱干净,同样的睡懒觉、同样的打扑鼾,同样的会享受、同样的只吃一顿饭——讨人嫌活千年,逗人爱死得快!

l       屋头放了三套家具,乱七八糟摆闷了,瀑泅满涎的不晓得用哪个。未必你吞得下三斤米的稀饭?座得下三根板凳?呃,你到底要什么?他酒后吐了一句真言:“我都—-不想要!”

l       旱鸭子。连狗刨沙都不会还要演落水群众,明明游不来泳就是要绷起,包起金砖跳河——舍命不舍财,瘾过到《中国119》上了:打起光董董就往坑坑头跳,不分深浅,打到髁脐头儿的水都把他呛惨了,泥古淋铛的一身滂臭不说,落汤鸡的板相看到都造孽,阿不吃还是要吃!地上称英雄,水下瓜兮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