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梅老坎庞祖云

巴蜀笑星档案集

l       庞祖云先生演“梅老坎”出了名,“梅老坎”就直接成了他的名。想向他学本事的话,子默先生乐意为您牵线搭桥。不过,成都市文联事业发展处的职能体现要电话打得通才算事。

l        1941年7月20日出生在世界第一大坐佛的领地里——四川乐山,祖籍:壁山。人到中年,刚满31公岁,吃63(岁)的饭,只不过比马耳门的儿子才大40多岁。

l        属蛇,还有一种说法叫“小龙”。一身都为人所用,就是冷遭不住,热遭不住。饿得、胀得、累得,就是样子看不得,讨嫌得很!——梭老二是不是吓人把撒的嘛?

l        生庚八字与夫人柳凤祥的相合,龙凤吉祥共建“吉祥殿”,一儿一女,真是“天伦之乐!”伟大的嫂子又是一个贤内助,各有各的事业,有分工、有合作,有外勤、有当家人,充分体现了家庭的温暖,家和万事兴!——江大爷和何老妪俩个刚合式(江何氏)!

l        个子不高,矮夺夺的,拉伸量只有一米六,加上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不容易打上眼。穿上甩尖子、打上花领带、提个裹兜儿就该拽了——这就是世俗!不过,佛要金装,人要衣裳,赶上潮流就对了。

l        与礅笃无缘,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硬是有点朽儿簧,皮包骨头说不上,两扇排骨到是清清楚楚的——干朽儿的板样跟《渡江侦察记》里的陈述有一比。

l        “气象台”,预报准得很,连天东雨都测得出来,剧团头天晴下雨全靠他(发通知)。据马耳门观察:是风湿性关节炎扯的怪,一变天就疼得很,不过不要紧,他正在吃“豨莶风湿片”,很快就会精蹦起来——一旦好了,又担心隔壁子蒋德才骂他预报不准了。

l        娃娃脸,笑得很累,自己到不觉得,观众是不管这些,认到看这张脸,再不好意思笑都比哭好。

l        瞌睡好,爱睡对时觉。没得事的时候八九点钟就上床了,一觉醒来就正好吃早饭,中途的过场自己不是很清楚,“做了几个梦、翻了几道身、打了几个屁”,屋头是数到的,有时还打点小扑鼾,说两句梦话当然也是在情里之中——这些属于个人隐私,不要拿出去摆哦!

l         “军长”官衔。领导着中国唯一的一支(穿“的确凉”军装、配军用胶鞋、挎军用水壶、耍新式武器的)“棒棒军”。这是自“秋收起义”之后新编制的部队,其“合法性”有组织认同,并在山城有巨大的活动范围,他的存在是其它“武装力量”不可代替的,棒棒的威力是众所周知的——为民解忧排难是他的神圣使命,喊咋子就咋子的服务态度是最端正的。当然,做活路是有代价的,价钱又是先是讲好了的,当“军长”也是跟大家是一样的。

l        “男人累”,是牺牲自我发出的呼喊——是男人在流泪!50多岁的人了还要去体验生活,当“棒棒儿”,邻居看他“造孽”就照顾他的生意,让他去挑煤炭,担拢了,人就散架了,变成了“炭元儿”了——“这碗饭不是那么轻松好吃的哦!”

l        重庆川剧院有名的老果果。岁月蹉跎的风云人物,饱经风霜的老牛筋:八月的柿子——越老越红!他打心眼里就不喜欢人家叫他,“著名的(丑角)演员、著名导演、著名影视表演艺术家”,更不喜欢“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都是港手了就没得人理你了,都是炊事员了就没有人做饭了,都是科学家了就没有科学了,所以我当演员就够了,著名的这个,著名的那个老笑星些就不要来了!”

l        为了体现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退休之后不甘寂寞,继续革命永向前!以自己的艺术实力维护自身的文化品牌,关心演艺界、关心弟子,操心演戏——《山城棒棒军》、《九根毛》、《百万彩票》、《在其香居茶馆里》等影视剧都是近几年做的贡献,可谓人老心不老,夕阳处处红!

l        衡老板是88年在《凌汤圆》里头当的,感觉不错,2000年在《老坎客栈》里又实实在在的当了盘老板,这回故事就摆得大套了,殴出了味道,那句老民谣使我记忆犹新:“楼上的客,楼下的客,听我幺师来交涉:要屙尿,有夜壶,不要在床上画地图;要屙屎,有草纸,不要扯我的蔑笆子;要打屁,有罐罐,不要在床上放闷烟——。”可见我们的民间文化是那么的实在,歌谣是那么的通俗,老坎这个人物当然就刻骨铭心了!

l        公益性广告的受益者,同时又是受害者。找他做形象代言人的商家很多,都被他婉言谢绝,害怕吃不准惹出麻烦来,只有子默先生(经纪人)的话他要听——“懂政策、有水平、规范、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关键是不心凶,这种人靠得住”。

l        正派、憨厚得好,永远打不来冲拳!成都人说“打机”,重庆就讲“冒皮皮”,他都懂不起,也不想懂起,冲不来壳子耍不来滑,是值得交的朋友。为人巴实好有脸嘴哦!——比大指拇。

l        心态好,非常谦虚。从不认为自己是名人,从不炫耀自己,从不打扮自己,“自己是咋子(那样),就是咋子!”忘掉名利、忘掉烦恼、忘掉年龄、忘掉疾病——就是不能忘掉酒瓶瓶儿!

l        乐天派,不是表现在脸上的那种,沉浮在心里:

——以助人为乐为荣!

——以知足常乐克己!

——以自得其乐养性!

l        “研究生”。烟和酒都是他的命!烟酒不分家得嘛!难怪叫“烟酒生”哦?!

爱咏二两烧酒,一下肚就舒服了。边喝边漱口:“酒啊酒好朋友,是朋友就喝酒,喝不醉不准走”。每天两顿“二锅头”,喝了40多年的酒,初算了一下大约有7200多斤(40年X360天X0.5斤),加上陪客帮到喝的,突破万斤没问题。这么大的消费者,又是当今正走红的大明星,厂家不抓紧的话,机会就可能被别人抢走,我只是提醒诸位要有品牌意识,他是个活广告——跟斗酒打脑壳,左脚打右脚,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烟抽得不厉害,尼古丁没有中毒。一天两三包(加上大家抽的就是三四包),认到“娇子”抽,而且要抽红壳壳的。成都烟厂应该给他发“特别优惠许可证”并封他为“荣誉烟民”!不然的话,他就要抽“重庆”牌的了,抽转去了哈?!——抽烟是爱国的表现,虽有害健康,但总得顾大头嘛!

l        爱喝汤,是困难年生(自然灾害年)养成的习惯。现身说法是:“肉管三天,汤管一七”。既强调了汤的重要,又是“健身秘诀”:“吃饭之前先喝汤,营养又健康!”——慢点!“油汤不出气,烫死瓜女婿!”“调羹儿委员会”投反对票的理由是:“汤都管得饱的话,就没有必要整莽莽了!”值得研究的是:“人家广州人吃饭先喝汤,四川人为啥子要后上汤?”

l       提倡吃素。食不求精,食不闲粗,食无定位。民间有很多吃法观都证明“洋荤打脑壳,粗茶淡饭好”——能吃两条腿的就不要吃四条腿的,能吃一条腿的就不要吃两条腿的,能吃没得腿的就不吃一条腿的,能吃万多条腿(有根)的就不吃没得腿的。不过,太痨的时候耙和的膀箍箍和肥大块他是要拈两筷子的。

l        2002年10月份开始戒酒。来自子默先生的小道消息:他整个身体都遭酒泡胀了,再不自觉的话,抽烟都有可能把自己点燃,要是遭了血管硬化就划不着了!不过要慢慢的来——少量酒是健康朋友,晕多了是罪魁祸首!

l        喜欢四川方言,特别对直呼其名的习惯有一番研究:“通俗、形象、简单、有感情”。非常能理解“卖冰糕、打牛奶”的人:直接喊“冰糕”、“牛奶”,都弄懂了;对拉“三轮”、开“的士”的,只要喊“三轮”、“的士”,就到位了——自然把他喊成“棒棒儿”(挑夫),也就习惯了,好久没有听到,还有点不安逸。总之,豁达、幽默都是来自健康的人格和修养。

l        喜欢大自然,有口皆碑,不光是为了享受,而是把它看成是一种教育。“经华苑”的老板黎自荣先生说得好:“大自然教育是一门学科,就象家庭教育、课堂教育、社会教育一样,缺一不可。”——可见他的爱好是从实际出发,重要性是给“爱国主义”挂起的。

l       李伯清的“干亲家”。既然是干的大家都“孱”不到,跟婚姻和血缘没有丁点儿关系,是认了他的女儿做干女的缘故——这是四川人的喊法、四川人的情感,四川人的发明创造还多着呢!

l       好心人,不光是人好,心也好:成天穷操心,理解的说法是关心(国家大事)——交通堵塞咋个办?城市垃圾咋个办?下岗了咋个办?人老了咋个办?“911”咋个办?伊拉克咋个办?——现在都有人在办,请放心,耍舒心!

l       内向。与人友善谦和,人情味重,从不攻击别人,通常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但对精灵翻山(假精灵)和闹麻了的人是有好讨厌好讨厌!最不喜欢鬼祟之徒,安分之下不给小人一般见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未未了不了了之——摸不到火门的颤翎子最好知趣点!

l       1998年在《方脑壳的故事》里扮演“方脑壳”,99年在《爬坡上坎》中演“信得过”,2000年就成了《九品剃头匠》的“罗斗”了——这一生当中演过“幺师”、扮过“水师”、摆过“脾师”、当过“墨师”、现在是“腿师!”

l       零点人物,无距离感,很亲切。集视点、热点为一体,其卖点只有一点,就是看点——好安逸:“《山城棒棒军》要拍续集了!”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