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毛子哥赵亮

1、一声“毛子哥!”——喊得好亲热,我们只好跟到妹妹喊,跟到电视头喊,跟到全川观众喊!说实在的,观众了解他比他自己都还了解自己

——晓得毛子的人要比晓得赵亮的人多得多;

——晓得他是成都人的要比晓得他是重庆人的要少得多;

——晓得他是“山城棒棒军”的人要比晓得他是真正的军人要多得多。

★ 妹妹:此指姑娘们。

2、“棒棒军”军部成员,给“军长”的个人关系非常好,观音菩萨靠石岩——背膀子厚。大家都是官官相维,无须敬军礼,无须讲客套,无须撇炮火,伙到吃,伙到闹,伙到耍,伙到谈理想。为了生计,裹到一起打天下,冰糖煮黄连——同甘共苦。各找各的门路,各卖各的力气,自然的结合,自信的选择;为了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紧密扣手;有组织、有帮规,必须忠于、必须遵守——说穿了,莫得啥子价钱讲的,光头见和尚——彼此彼此,总之完成了任务,才拈得到伙食。

★  撇炮火:佩带手枪。伙到:一齐。

3、混血人儿,优良的“川北人家”——继承了四川人和北方人最优良的品质,发扬了黄河两边,一个吃面食的人与一个吃米饭的人的光荣传统。看来是最佳组合的家庭,但不够完美;遗传基因是准确的,但不够理想——“上帝给了你一个好脑袋,怎么能再给你一个好外表呢?”还好,不是把所有的缺点都集中在了脸上。

4、嘴巴大,那是福气的记号。“嘴大吃四方”是民间最通俗的说法,就是有本事找得到吃,不得挨饿,永远不担心屋头有没有米。自己的命是硬的,勇往直前,不要去问该不该,不要去问为什么,要问就问妈老汉儿,要问就问管嘴巴那个同志哥。

★ 屋头:家中。

5、年龄:30出头;文化程度:大专。具备攀登高峰的能力,脚踏楼梯板——步步登高,是组织部门重点培养的对象。高素质保证了他的高起点,高起点上又操的是大手笔——《风流才子纪晓岚》《末代皇妃》《布衣知县樊如花》,全是大片,全是强大阵容;全是古装,全是娘娘腔;全是长衫子,全是带辫子;全是旧社会,全是大宅门。

6、喜欢当爷们儿。把倒爷的称呼安在他脑壳上就不安逸了,板爷也没眼;大爷二爷的就有点意思了,少爷啥子的仍然出得到采,当王爷怕是绷不起了。

★ 板爷:拉板板车的愚称。成都人对拉架架车的人也很敬畏:“七十二行,架架车为王!”

7、机灵鬼。懂事弥补了个子的矮小,他并不在乎所谓的“三等残废”会给他的事业带来不便,有本事的人都显得高大,何况他是一米七。真正努力的人就是出名的人,啥子时候给情感较上劲了就要打动世故与偏见了——矮是矮,经得踩;高是高,当柴烧!

★ 矮是矮,经得踩;高是高,当柴烧:语出成都童谣:“瘦是瘦,有肌肉。矮是矮,经得踩;高是高,当柴烧。”

8、头上的旋儿长得好看,有人说这是比较忠诚,但又有人说是横牛,反正有点鬼灵精、犟拐拐的味道——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比人家能干的人往往都要遭到奚落,有的人打击别人实际是抬高自己。

★ 旋儿:一般人的头顶毛发呈螺旋壮的走向,螺旋中心就叫“旋儿”,成都人认为由此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横牛、犟拐拐:脾气倔强。

9、额头小但皱纹多,人急了,皱纹就全部集中在脑壳上,显得有些老气,更显得有些稳重——一般人不大去理会皱皱,但它慢慢生长的程度是由智慧决定的。油采广采广的不好,还在青春期,难得培养;皱眉皱眼,格棱包鼓地皱到一砣,证明聪明已被释放;要的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纹路清晰,有凝聚力!有说服力!有号召力!

★ 油采广采广:油沥,油光水滑的样子。 格棱包鼓:青筋暴凸、青包鼓突的样子。

10、眼睛炯炯有神,中看。眼睛小,视力好,观察事物就格外的仔细,瞟到现象,目雀到本质,盯得到问题,准确度一般在八级左右,杀伤力一般比弹绷子强得多,完全搞懂了为啥子

——官当大了身上不撇枪;

——秘书大了身上不戴表;

——作家大了身上不带笔;

——老板大了身上不揣钱。

另外,也附带搞懂了茅房的门是咋个开的,为什么要分左右,为啥子要男左女右——对了,眼睛就分了左右。

★ 弹绷子:不在行的傻瓜。 茅房:厕所。

11、小有一点肚子,称为小奶油。骑马马肩、斗鸡的故事现在都耍不出来了,电脑已经占领了业余时间,坐到不扭、缺乏锻炼是长奶油肚的重要原因——吃了就睡,油才巴背!心宽体胖伙食好未必不是长肚儿的原因?

★ 骑马马肩:成都儿童游戏,一人做马在下,另一人双腿架于其肩,双手搂其头,做奔跑状。 斗鸡:成都儿童游戏,手抱一膝一腿,另一腿独立,相互斗闯。 不扭:不活动,不运动。巴:紧贴着。

12、人是丑了点,但身边围到的女娃子都是多漂亮的。不晓得咋搞的,美丽给丑总是要在一起耍,本来丑是围到美转的,在他身上就有点反了,藤缠树的现象时有发生——“人是丑,有户口,而且用的是军照。”——马云鹏伯伯开腔了:“死娃娃儿有本事!”

★ 军照:指在部队服役。 死娃娃儿:川人使用此语,或褒或贬,多用于表示强烈的感情色彩。

13、娃娃头儿。玩得昏天黑地的,童年的耍史是值得回味的:粘丁丁猫儿,吃丁丁糖,画丁老头儿,还有啥子丁?全世界的玩法都到他那里去了——咋个耍是自然形成的,界限划分是很清楚的:跳拱、丢窝儿、栽镖、耍黄泥巴、划甘蔗,都是我们这边的;跳房、踢毽、掷沙包、翻胶线,就是胖姐和幺妹她们的耍事;逮目蒙儿、逗瓜、骑翘翘板就要伙到来,男女也就无别了。

★ 丁丁猫儿:蜻蜓。 丁丁糖:成都一家有名的老字号,制作糕点糖果时丁丁作响。 画丁老头儿:老成都儿童游戏,画一“丁”字做老者的眉毛鼻子,以各种数字做他的身体的各个部分。 跳拱:老成都儿童游戏,先识拳,输者俯身作拱状,并依次升高,赢者手撑拱跳跃而过。  丢窝儿:老成都儿童游戏,划一直线,从线上将所赌之物(如烟盒等)往线外一窝内掷去,用一铁片做打子,将散落在窝外的打到窝内。 栽镖:老成都儿童游戏,竹筷划开夹大针做镖,地上画一“十” 字,镖离“十”字中心最近者为胜。此外还有“分房子”“升级”两种玩法。 划甘蔗:老成都儿童游戏,一人随意握甘蔗中段,其余人依次手挨手,往上轮番移手,定出轮次,握最高者先划,多划者多得。 跳房:老成都儿童游戏,以粉笔在地上画格子,每一格为一间房子。玩法很多,最常见的一种为四间房,以一物做子儿,单腿将其逐格踢过。 翻胶线:老成都儿童游戏,又叫翻花绳,玩者多为女孩子。一人或两人将胶线或花绳绷于双手,绷套勾挑,变幻出各种图形。 逮目蒙儿:捉迷藏。 逗瓜:老成都儿童游戏,含有“逗傻瓜”之意,先识拳,然后赢家数人抛掷篮球或者帽子等,输家一人追着去抢。

14、白肉胖娃儿,肉敦敦的,小有一点泡梢,摸到肉脐脐的,咬到肉嘟嘟的。捡两个酒窝窝儿挂起,幺指拇翘起,媚态一做起,细声细气母兮兮的简直就是一副太监的命——样儿之笑人,话儿之补人,板眼儿之迷人!张花肆的吆不倒台,跟到皇帝《微服私访》,也只能是提个灯笼专门负责照亮!听侧边人说,砸笨是他的福气,要是长醒了,岂不是成了《纪晓岚》了——我肯信,蛐蟮成不了龙?

★  泡梢:又松又泡。 母兮兮:妇人相。  补人:傻气使人好笑。  板眼儿:花样,名堂。  张花肆:爱咋呼,爱出风头。  吆不倒台:不能结束。 纪晓岚:赵亮在电视连续剧《纪晓岚》中扮演的主角。  蛐蟮:蚯蚓 。

15、调皮!有出息的娃娃小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从小在“战旗”的排练场长大,很自然的就要把捣蛋和千烦儿联系起来了,才晓得这个矮笃笃的闷呆儿有好费——拿起篾片儿当马鞭子,舞起来硬像那家人,要抽和他是杨子荣才扎得倒板,要是莫得哪个张视他就等于伤负了他,耍起赖来奓脚舞爪横给你看!马耳门就是不当人家的,雕塑匠不给神像磕头——知道老底。想听?就继续摆:童年的他,喜欢耍嘣嘣枪,因为可以打子弹,有刺激。萝卜枪、水枪的玩法也是相通的,只要一扣就把对手丢翻,消灭“敌人”全靠武器好,萝卜片片随便切,水随便加,有了这些充足的子弹,玩起来当然就可以忘乎所以了。

★ 战旗:成都军区战旗歌舞(话剧)团。 闷呆儿:不大灵醒的孩子。 抽和:奉承。 扎板:结束。张视:理睬。 奓脚舞爪:手脚大伸,虚张声势,胡乱比划。 奓,读作“渣”,使劲伸开。

16、太婆胃口。按倒火巴的整,撒得过河的东西不来,不是牙齿不好,是火巴的赶口、火巴的养胃、火巴的受吞。

17、爱洗澡,晓得节约用水。从小在盆盆堰头搓土介土介搞惯了,用起水来自然就有下数,不得敞开冲,不得紧到洗——皮肤有点黑,赌你去把它洗白,洗白就洗白,洗白到德国。

★ 土介土介:污垢。 紧到:老是。

18、跳颤。书上的名字叫活跃;社会上把他看成是好耍,逗人爱;反过来就是能干的一种象征:

——舍得吃苦,东拱西拱的是事情在找他,别人跟到他转,就是时间打不过调;

——反应灵敏,识拳儿不得输的人就很少做背工活路;

——心莫得好肿,吃到嘴头,看到碗头,想到锅头,总是在戏里头!

★ 东拱西拱:东跳西窜。 打不过调:指时间不合适。 背工:多费工多费时。 心肿:“贪心”的一种幽默说法。肿,大得过分。

19、未婚青年。没有搞到着的原因要怪眼睛,经常把错误的信息反馈给大脑,造成不正确的判断,耽误了这些年,使安家的计划不断推迟。不过,这也好,徘徊使他多耍了几年,留下的不是遗憾,是事业有成。

★ 着:着落。

20、爱做怪象逗大家笑。稳得起的是:“水都在限限上了,就是不潽;人家都笑来蜷起了,自己不笑。水平硬是过了关的,绝活是拿一了的,这莫得好多年的修炼是没有那么溜刷的。搞艺术想偷懒就只有挨死背兜,黄瓜起蒂蒂的时候就要注入心血,经佑好,不然学不稳当,还要遭打倒,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就是这个理。

★ 限限:容器口的边缘。 不潽:不盈,不满。 拿一:符合标准。 溜刷:顺畅,流利。 挨死背兜:陷入不能摆脱的陷阱。 黄瓜起蒂蒂:比喻事情刚开头。 经佑:呵护,用心。 打倒:出错,失败。

21、颈项上总是吊着一个翡翠鸡公,那是自己的属像,说是找哪个大师开了光的,保佑一生平安,保佑心想事成!

22、喜欢风,是指幽雅的清风,狂风是怨恨的。风带来自然的问候,卷去尘埃的污浊,是它美好的性格,但耳边风吹起来是怪吓人的,整昏人的就是枕头风,晓不得晓得风向标是拿来咋子的嘛?——“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这是我的结论。

23、运气来登了,不晓得咋的,演了些丑星啥子的就成了大忙人了。粗算了一下,这么多年来演了400多部(集)电视剧和电影,忙得来不可开交,忙得来不亦乐乎。趁年轻,多学点,看来潜力还很巨大,越忙越证明了自己是干对了的,证明自己敢干,证明自己能干!瓜熟落蒂,水到渠成就是这个样子:

单是不断地接,越接越多;

戏是不断地演,越演越多;

钱是不断地挣,越挣越多;

汗是不断地流,越流越多!

人是不断地忙,越忙越多——赶紧止住,说来包起了。啥子多?事多,啥子事?公事,啥子公?文化宫,啥子文?屙扒屎给你慢慢闻!

★ 登:顶点,极点。 包起了;指说漏了嘴,或是自己使自己陷入了矛盾之中。

24、到哪儿都喜欢抽起。帮忙喊到他,只要有时间义不容辞;组织召唤

了,跟斗扑爬立即报到;“哥哥当皇帝,弟弟才有马马骑”,讲奉献,也讲兑现——谁叫他是“电灯照墙拐子——名(明)角”呢?

★ 抽起:捧场。 跟斗扑爬:跟斗连着跟斗,比喻心急火燎的样子。

25、孝子。好吃的给妈妈展到,好看的给妈妈留到,好听的给妈妈说到。忙了,照顾不倒屋头,总要打个电话问到——寄的钱您老人家只管收到,商场只管逛到,狗狗只管带到,福您只管享到,不要忘了?“麻麻”还是要摸到,河边还是要走到。

★ 展:很珍惜地保存。 麻麻:对麻将的昵称。

26、理想,是修个敬老院,把老革命些伺候好,也给自己留条路。

27、烟整到耍。不过男人没有一点嗜好就有点母了!累了烧杆烟,高兴了就吐圈圈,心焦泼烦就抽叶子烟。拿上一个弹簧烟杆儿,配上一个烟盒盒,打火机再罩一个皮套套儿,就耍大了——抽烟是爱国,你晓不晓得嘛?

★ 心焦泼烦:焦虑烦躁。

28、老茶客。热衷于功夫茶,不是讲究排场,而是在静静的状态下喝上一杯茶,思考一下下一步的打算,抛掉一些浮躁,修养身心不是哪个都做得到的。

29、做事撇脱,讲究节奏,痛快、豪爽,心坎一拍就去了,不拖泥带水——拿杆杆进城门,直来直去。把拉金钩钩一类的事看得很认真,好多事情不是过说,是过做的——对天发誓的决心再大,也当不到干净利索的舞两下;“手板心煎鱼给你吃”的劲提得再浑,都当屁腾。

★ 撇脱:洒脱。 浑:大。 当屁腾:像升腾的屁一样一钱不值。

30、背景材料

——政治上是成熟的;

——思想上是进步的;

——工作上是浪漫的;

——生活上是艺术的;

——行动上是自由的;

——黑了回家是一个人的!

31、故事摆得好,内容新鲜,听了还想听,笑了还想笑;听了后头的不会忘记前头的,听了《山城棒棒军》,不会忘记《做我太太一百天》。何况,还有配乐诗:“在一个黄昏的早晨,来了位年轻的老人,手拿一把飞快的钝刀,杀了个死去的活人。”——这是颠倒话得嘛?

32、对社会现象非常敏感,悟出了一些小道道,不愧是洞庭湖的麻雀——见过风浪

——钱这个东西,想它的时候不来,不想的时候就出现了,老是给你扯拐;

——有困难的时候,往往找不到人,不需要他的时候,他总在你身边逛来逛去的;

——出了事一般都接到来,很少有跑脱二盘的,这叫祸不单行!

——拈了采了,默到还有第二回,就是不来,福不双降您懂不起说?

——经济拮据的时候,总是有人走经化痰的,找到你要钱,看到转危为安了,走臊对的龙门阵也不来了。

有钱有酒好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你不相信锅儿是铁打的,就告一下。不过,不要幸灾乐祸哦?

★ 拈采:取得收益。 默到:以为,觉得。 走经化痰:装聋卖傻。 走臊对:故意作对。 告:试。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