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大腕儿刘德一

1、刘德益,这是户口簿上登记的姓名,准确无误。兄弟姊妹七个,排行老大,干脆就叫“德一”简单些。私人档案编号:LDY28919911——要的东西太多,但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得来的,不欠哪个的。“德一一得一一得”,哪个不晓得!
2、1945年腊月21日生于四川资阳临江寺,属于曾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那批人的后裔,艰苦奋斗有了今天,对“天府之国”的感情就格外地多了起来:这里的生活,这里的龙门阵,这里的“先人板板”,这里的伙食,这里的泥巴“都是我的艺术源泉!”——谁不说咱家乡好!
★ 先人板板:祖先牌位。
3、属猴,没得猴像。如果属啥子可以对调的话,李伯清属猪,调给他是最合适的人选,就看手续复不复杂,要是公安机关刨根根问底底的话,民间组织可以协调;讨厌的是马耳门管得宽,把我们正在商量的秘密都当新闻摆了,调起来就捻不到伙食了。
★ 对调;互相调换。 耳门:耳朵的外门,话语首先进入之处,引申为“话多”,或者“说大话”。 马耳门:马骥话多且爱摆龙门阵,故用此绰号自责。
4、 大胖子,中等个儿,发福了就显得矮了。马玲建议他去体验一下科学增高法,但他晓得是“药单子”,坚决不干。你想嘛,搞得来认不到了,咋个得了呢?体形不能改,样子不能变,个子不能长,这是原则。变了,就有损于形象——组织上不允许,观众也不允许,屋头更不允许!
★ 药单子:比喻整人冤枉的圈套。 屋头:家人。
5、“重量级运动员”,艺圈中的头霸王,体重100公斤,可以改李伯清三个。在未来的“肥哥肥妈大赛”中将成为“种子选手”;《水浒》要是再有新版的话,他将取代“花和尚”的霸主地位。我还有一个小道消息:由“德一影业”独家赞助的“巴蜀相扑大赛”,刘老师将代表笑星赴龙泉柏合参赛,报名时间:50年以后。
★ 龙泉柏合:此地曾先后举办过许多有关幽默文化的活动。
6、光头,圆不隆咚的样子。革及双板板鞋,摇只大蒲扇,就给笑头和尚差不多。
7、大脑壳。这三个字的出现就使我想起了小时候搞起耍的一句成都童谣:“大脑壳,棒棒夺,夺烂了我有药,啥子药?膏药!啥子膏?鸡蛋糕,啥子鸡?公鸡,啥子公?文化宫,啥子文?屙扒屎给你慢慢闻!”——成都人的形象思维要有点人来比,通常也把港得很的人说成是“大脑壳”——不光是指首脑人物、领袖、大官之类。
★ 港:棒,在行,逞能等。 夺:戳。
8、杏眼,圆睁睁的。这个洞察一切的东西有人说它是心灵的窗户,一旦打开就尽收眼底,盯到啥子啥子就来电,眶到了就跑不脱!兴趣和欲望、荣誉和地位就是从看得见中产生的
——目雀端了喜剧,就成了“喜剧表演艺术家”,不知不觉地在巴蜀“头把”和“第一”中挽圈圈;
——瞧上了曲艺,就当上了“巴蜀笑星”,名列榜首就是声望的体现;
——看准了影视,“著名影视表演艺术家”的帽子戴起了就取不下来。
★ 来电:撞击出火花,产生出灵感,含有成功之意。 目雀:尖起眼睛看。
9、国家级编剧。编了些资格、编了些过场、编了些过经过脉;编故事、编情节,编的未来不是梦!——就是这个编字在演艺圈中编出了楷模,编出了巴蜀儿女情,编出了人间朋友情,编出了大龙门阵!
★ 过经过脉:精华,精粹,关键之处。
10、肚脐眼圆呵了,大得来可以放鸡蛋,摸到比宝光寺的“那个”还舒服。挺起肚子更象大肚佛爷,要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慈颜开笑笑天下可笑之人”的精辟佛言,能安到他的脑壳上就更过瘾了。马耳门深信,他真的要去当和尚的话,庙子肯定要遭挤垮,恐怕老和尚些都要去“喝茶”,或者干脆就打报告办“离、退休”手续算了,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嘛——不要乱想汤圆开水吃,《幸福和尚》投拍了再说。 
★ 那个:指新都宝光寺里那尊佛爷,它的肚脐处已经被游人摸得又光又亮。
11,穿戴不讲究。就是有点费布,一件衣服下来至少要三四尺。有时,干脆笼件褂褂要撇脱得多——打胴胴其实也算是穿了件肉褂褂儿。
病壳壳,全身都恼火。冠心病加上“三高”就够呛,还来了个糖尿病,吃不了兜着走。要“大修”又不能换“零件”,难倒了不少“赤脚医生”,连他川医的好友雷丁教授和杨南萍主任都无抓拿!只好药瓶瓶常备不懈,药当饭吃,一次一大把吓死你背时!成了“药罐罐”!——“要是有一种丹方,能像传达文件那样一步到位就省事多了?”,吃五谷生百病,全世界都没得啥子灵丹妙药,我们晓得的是:“愉快就是良药!”
★ 背时:合该。
一身都是艺术细胞,连打噗鼾都是国际水平
——先是“小蜜蜂”在花园里玩耍;
——妈妈在门口“弹棉花”;
——姐姐开着“摩托车”回娘家;
——爸爸的“拖拉机”走远了;
——哥哥看到“飞机”了;
——爷爷在喊,“炸雷”来了!咋没有见到“扯火闪”呢?
“狂风暴雨”之后,“大风”吹散了“乌云”——
这就是艺术大师睡着了的摆扎,你有机会亲临其境,一定大有感受,回味无穷。有时候把自己扯醒了,反而好意思问:“是哪个打的?把老子给吓醒了!”——“黄喉”不通泰,“管管”确实有病,嗜睡症害了他。
★ 摆扎:过场,名堂;有时也有一种褒义。
13、古文化的继承人,喜欢文雅古朴的传统的东西,和地主老财有别的是时代变了 
——公馆要修成四合院,分上下厢房,房上要嵌琉璃瓦,显得古煞。特别强调门口要有石狮子,大门上还要安两个狮子脑壳的圈圈表示是“电铃”;
——太师椅后面要有博古架,博古架上面要摆古董,哪怕是稀巴脏的只要是“出土文物”的都可以; 
——清一色的“偷油婆”家具,擦不亮要挨骂。屋头要有大花瓶说是衬堂子;
——掸帚子要插在八仙桌的瓶瓶里,让人看见就晓得这家人爱卫生;贼娃子盯到了肯定要起鸡皮子!
——“梅、兰、竹、菊”的屏风要放在门口;“钟馗”镇宅的字画首先要让“鬼”能目雀得到。
★ 偷油婆:蟑螂,此指蟑螂的颜色。 堂子:场面。
14、“园林工程师”。不甘寂寞,布置家园要亲自动手,亲自设计,亲自指挥,亲自享受
——走廊上要摆盆景;
——窗子上要挂吊兰;
——庭院里要有玉兰花,栀子花要栽一院坝;
——葡萄架下头要有石头板凳带青花圆桌;
——假山旁边要有白果树,树下要有白果,白果拿来炖肉,肉汤可以浇花……。
15、喜欢田园风光,在于农家情趣,有苦有甜,都是享受,况且屙尿擤鼻子只顾得到一头
——种了一院坝青菜,收不到一斤,一样的乐在其中; 
——福建的金橘要等到掉完,不在吃只在看,丰收喜悦不摆了!
——龙泉驿的枇杷可以请你吃一筲箕,表示是自己的劳动成果,人人都可以分享;
——桃子熟了不能过摘,连叶子一起铰,放在桌上供起,请祖宗先尝;
——红鸡公养起不凉拌,只听早上“谷谷谷”,小鸡围到抱鸡婆,享受母爱“咯咯咯”……
★ 铰:摘取。
16、屋头坛坛罐罐堆满:最小的装郫县豆瓣的坛子可以装得下一个人,最大的要淹三百多斤咸菜。装鮓海椒的最好看,装泡萝卜、蒜苔儿、洋姜、莲花白梆梆的坛坛儿最多,加起来有十来个。“酿造专家”发话了:“喜欢吃就来捻哦!”
还有这种事
——老坛子里库存得有清代留下来的泡菜水;
——卤水是皇宫里的御厨偷出来传给后人的;
——“黄世仁”的胆水是演“喜儿”那个演员没有喝完的。
★ 拈:捞,挟。 胆水:点豆腐的卤汁。
17、名人画家。不同于“画家名人”之处在于他先成为“名人”,再做的“画家”, 沾了自己是名人的光。“布袋和尚”画得好,是因自己很象他;“大嘴巴鱼”画得更好,是因喜欢吃鱼,年年就要有余(鱼)!如果想求墨宝的话,找到马耳门搭桥就容易得多——“遥情赠知音,宝剑送英雄!”龙门阵摆投机了,又画又写还要办招待,谈不拢,只有哈哈声。
18、守旧。体现传统是为了怀旧,讲究实用就是现代观念了
——冬天要有火盆带烘笼儿,节约用电;
——夏天要打大蒲扇,好扇蚊子;
——抽的是叶子烟,谈的是盖碗儿茶,吃的是红米饭,屙的是红苕屎;
——坐的是竹椅子,傍的是马架子,睡的是板板床;
——唱的是川戏,侃的是龙门阵,说的是筛话,摆的是精头儿!
★ 烘笼儿:旧时冬日四川的一种取暖的用具,通常是用竹子编成一提篮,篮内置一陶盆,盆内置柴灰,灰内埋点燃的木炭,可长时间地维持一定的温度。 谈茶:喝茶聊天。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成都地区有一种三级花茶,香味浓郁,便宜,经泡,大受欢迎,所以“谈三花”基本上成了品茶的代名词,童谣云:“操妹儿操妹儿(时尚女郎),爱谈三花,不带娃娃,煮饭煮成糊锅巴。” 傍:读作“喷”,靠,躺。 筛话:说话不巴题,东拉西扯,不着边际,正事不做,斜事有余。“筛”,语出“筛边打网”一词,原指筛网边缘上的沙石,它们往往不是正而八经的能派上用场的材料。  精头儿:精华,精萃。
19、美食家。钟情于吃,经常是来好多,啖好多,大饱弟子们的眼福!吃也是一种文化,“没有口福,哪来的幸福!”大千先生就说过,吃是人生的艺术,带有学问。当然,鉴别美食的方法就是“席上无残渣”,既简单又实用。还有一种说法是“席上无短手”,要抢得快,饿了想拈就莫得了!——吃不完的残羹冷炙当然属于孬伙食了,不过,也要“打包”搂着走。
20、好客,决不抠门。请朋友吃饭一定要有六道菜(三大三小随时记到),阵仗是摆够了的
——鲢鱼烧豆腐。资格的七斤块头,豆腐要旦(此字应写成“三点水”加一“旦”字)过,先汆汤、过心,伙到火卓,味美惨了!豆腐好吃胜过鱼肉;
——连山回锅肉。巴掌大一片一片的卷碗儿,加了腌菜和豆豉,看到都要流口水! 
——凉拌仔公鸡。麻辣味,砍得大块,葱节子多,加上师娘亲自操刀简直就不摆了!
——樱桃红烧肉。冰糖敷起亮铮铮的,进嘴就化渣,可能只夹一筷子?
——豆花。是用石磨推的,沾点郫县豆瓣,吃了一盘想二盘! 
——炒泡菜。半生子,拿点海椒给它一炝,又赶口,又下饭,正好剐油!
★旦(此字应写成“三点水”加一“旦”字):将菜在开水锅里烫一下后很快捞起。 汆汤:把食物在开水里稍微煮一下。 火卓:滚油里加入作料,添水煎成浓汁,放进主食煮熟入味。 卷碗儿:指肉片熬得表面起碗状。 剐油:去掉油腻的感觉。
21、戏迷。演川戏出身,喜爱川戏不亚于赵本山对二人转的态度:有情有义,在他的圈子里,在他演过的戏里,内伙子些都沾光不少,所到之处
——无一没有川戏,无一没有玩友,无一没有兄弟伙!
——无一不是敲锣打鼓,无一不是风车斗转,无一不是闹喳嘛了!
——无一没有不“过瘾”,无一没有不“剪彩”,无一没有莫“数数”!
★  剪彩:取得效益,获得好处。 数数:钞票。
22、呼吁强强联手打造“文化商品”,把川戏与川菜相结合,别出心裁的要开“川戏馆子”,想把文化同根的“戏中餐”“餐中戏”搬进社区。看来,受到同仁的青睐是源于他对饮食文化的慧眼独具。 
23、巴蜀喜剧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公认的编、导、演“通吃”的头把交椅。俗话说得好,船载千斤,掌舵一人,出众的组织能力和影响力使他自然或不自然地成了“德一演出团”的领袖,其“有福共享”的一贯主张深得人心,井里放糖——甜头大家尝,说得俗一点就是:“有饭大家吃!”
——经常当“号兵”,吹集合号;
——经常打组织,举旗旗儿当召集人;
——经常是“麻子打呵咳”总动员!
——经常跳“丰收舞!”
★ 丰收舞:原指知青偷拿农民的东西,后戏指丰厚的收入。
24、名师出高徒。旗下弟子众多,均受益非浅:都有本事,都有艺德,都有感受,都有票儿!
——《花江狗肉》的搭档,川剧演员冯燕在演艺界名声大振,走红大西南;
——曲艺演员钟燕萍在《圆圆酒吧》中出尽了风头,“胖妹”家喻户晓;
——《维也纳歌舞厅》的田长青当了盘“绵阳表哥”,川妹子些碰起碰起来;
——吴文“触电”《凌汤圆外传》,拍片喊不到,财源滚滚来……
★碰:读作“烹”,形容踊跃、起劲的样子。 喊不到:机会多得顾不过来。
25、不打麻将,但有麻将观点:不能说打麻将就是赌博,有瘾的人不见得是坏人;但连小麻将都不打的人现在确实不多了,但决不能就此证明这人是成都好人。拒赌博永不沾,德一可谓意志坚强!
26、慈祥。但无情的岁月给他留下的却是眼角上沧桑的皱纹和饱经风霜的鬓发。凡看过他喜剧的人都有些难过,用高兴“惨了”来形容有些蹊跷,高兴之后为什么又要痛苦呢?人生这部戏本来就是从苦涩中演绎出来的。
27、富态人家。一家人上街一看就晓得是咋回事,脱不了壳壳,遗传基本到位:
——一色的体态,一色的动作,一色的和达,一色的笑脸,一色的声气;
——都要开车,都要办事,都要着急,都要遭围到;
——都不准带大皮包,都不准牵狗,都不准乱招呼人,都不准减肥! 
28、巨大的品牌广告艺术家,文化艺术走向市场经济的带头人。名人效益体现得好,智慧充分体现在捕捉机遇和把握环境的能力上。
29、“大哥”,社会上这么亲切的称呼是有深远意义的。有大腕的风度,有“票腕”的力度——再搞下去,比“碗”大的就该是“锅”了。
31、宠物爱家。养了一大群狗,都有吃的,都有耍的;都有“官衔”,都有任务;都会“演戏”,都会“耍横”;都要乱叫,都要挨打!
——大汉儿“班点”坤起“国防部长”;
——“虾趴”跟到“师长”当上了“副官”;
——“莽哥”守门有功,封为“把门将军”;
——“婕娃娃”花花跳颤,负责通风报信;
——“接待科长”美美,刚刚是上任就偷吃鸡肝,兄弟伙在叫,只好辞职“下课”,表示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改造自己,坚决守好鸡窝——给它批死了不流口水是不可能的!何况,羊守菜园——靠不住。
——“黄黄”昨天咬了人,正在“背书”,检查不写好要遭挨饿;摸不出“汤药费”,拿给人家咬转去!
★ 坤起:端起架子。 跳颤:过分地活跃,出风头。 批:读作“呸”,原指算命先生给人批八字,此指下结论。
32、马耳门总结性发言:“凡成功的男人后面都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张祥林女士是他的同行,也算是大师级别,川剧唱得不摆了,共同的事业把他们连在一起,互敬互爱。在以他为核心的家庭中,嫂子主动揽完了一切家务,又当管家,又当“书记”,里里外外一把手,资格的“半边天”,“军功章”有她的一半。
★ 不摆了:不用说了。表示强烈的赞叹的语气。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