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成都西门庆传奇(1-3章)

注:本来写这部小说之初用的是《成都瓜娃子传奇》这个名字,但是有些看过的朋友说“瓜娃子”不太妥当,本大官人从善如流,就把名字改成这个吧!!!

第一章 打牌 

藤藤菜和痞子现在就象两只愤怒的公鸡。 

我晓得藤藤菜一向不按常规出牌,却很少有人能抓住他的把柄。因为这个原因,痞子经常吃藤藤菜的亏,搞得两人一见面就象吃了火药。这盘痞子显然了观察了藤藤菜很久,于是很有把握的要求数藤藤菜手头的牌,说是藤藤菜出老千。藤藤菜马上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表示了强烈抗议并斜眼看着痞子。痞子抢过藤藤菜的牌很得意的数,结果一张都不差。藤藤菜的强烈抗议自然就升级为理直气壮。但痞子还是不甘心失败,硬是说明明看见藤藤菜藏了牌,并向我投来求助的目光。我反正无所谓,这盘完全没得机会赢。看了看小强,估计他想的也差不多,因为小强一直在很努力很冷静地打屁,还不停拿纸牌扇过来扇过去,好让他的屁占领整个房间。莽子说他脑壳反应慢打不成牌,就坐在窗前聚精会神的用指甲掏鼻屎来弹球球。藤藤菜和痞子还在争论出千的问题,我懒得听,就转过头仔细地观赏莽子弹鼻屎,突然听他喊“终于练成鸟!”。我赶忙跑过去,结果看到窗台上一只苍蝇在嗡嗡的挣扎,苍蝇身上粘了一大团鼻屎。我看莽子欣喜若狂的表情,正想讯问他与苍蝇之间有何深仇大恨,他龟儿又开始专心致志的继续掏鼻屎。 

藤藤菜和痞子扯皮的最后结果是不打了。小强建议用他才跟方言哥学的新方法拿牌算命耍。藤藤菜和痞子没有理他,显然两人对刚才的争吵都不安逸。我一想现在也没得其他好耍的事情,晓得方言哥也算是有名的神棍,就喊算小强几盘。MB没想到小强所谓的新招数老子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拿来骗MM耍。这使小强的满腔热情消失无踪,一冒火把牌摔了一地。我嘿嘿冷笑两声,晓得他的想法,不要以为把牌摔了就可以转移老子的注意力,于是大喝一声:“给钱!”。他娃还假装懂不起:“给…啥子钱也?”“你瓜娃子所,五十!你娃刚刚输给老子五十!”小强看赖不掉,就在裤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五块钱说:“你看嘛,我只剩五块钱了。先差倒你嘛 ,这五块钱我留倒吃碗米线。”我才不相信小强身上只剩五块钱。结果他跳起来吼:“老子身上还有一分钱,就不是人!”我根本没料到他居然会为了五十块钱决定放弃做人,想了想就决定成全他。伸手摸了两下,就从他牛仔裤的屁股荷包里翻出一百块钱。小强想到自己已经不是人了,垂头丧气,我就开导他,问他做人有啥好处。他想了半天,想不出做人到底有啥子好处。活了几十年,居然一直顶着“人”这块招牌咯。 

既然小强身上还有一百块钱,大家就决定一起潇洒一盘,去大排挡吃手提串串。小强大急,顾不得继续思考做不做人这件事情,跑过来抢我手头的钱。我把钱甩给莽子,莽子又递给藤藤菜,藤藤菜马上转给痞子。转了几圈,小强还是抢不到,急得加快频率拼命打屁,可是打屁除了污染空气,对于抢钱没有任何帮助,只好无奈的说:“只准吃五十块哈,另外,输给西门庆的钱我就不给了。”我曰,MB等于是吃我的钱,不过我想了下,只要开始吃由不得他了了,非把一百块吃完不可。于是便说:“要得!五十块就五十块,走起!”

 

第二章 打架 

本来我们只是想去吃手提串串而已,根本没想过要打架,虽然我退隐江湖以来好久没打过架了,而且也真有点想好好打几架。偏偏这个时候鸡公跑了进来,把他的鼻血指给我们看。我仔细地观察了很久,说:“你鼻子在往外流东西”,痞子也凑过来研究了半天,用手指沾了一滴放进嘴里,吧嗒了几下,表情凝重的说:“是红的,而且味道带腥气,根据我多年的经验,看来不是鼻涕,而是血。” 
 
鸡公却顾不得痞子做出得正确结论,随手捡了张纸堵住鼻孔,说他本来不打算哼那一声,但那虾子实在太可气了,公然在鸡公眼皮底下搂着一个漂亮MM,这都还其次,还说要给MM办仁和春天贵宾卡,随便她消费。于是鸡公忍不住轻哼一声:“臭虾子得意个屁”。殊不知那人是个招风耳,竟然听到了,看鸡公个子小,扯起一拳就把鸡公的鼻子打出血。 
 
我一听就冒火了大骂不可忍,藤藤菜他们也说是可忍熟不可忍,莽子还说不仅熟不可忍,就算是生的也不可忍。于是大家决定去把那货两只招风耳切下来下酒。 

一出门,就看个兄弟伙站在街边,原来是方言哥,手头拿把扇子正在吟诗:“弹指间,强盗灰飞烟灭。。。”我走上去拍了他一下,说:“走,一路去捶人”,不由分说,拉着就走。 

我们找了半天才在商场门口找到那个招风耳,看见他站在角落正在那个MM身上摸,说是在给MM量尺寸。于是我叫莽子去帮他量那个MM的身材,但招风耳明显不肯让莽子帮忙,表示他自己会量,但莽子坚持要帮他这个忙,于是两个人就打起来了。只一合,莽子就败下阵来,于是大家一拥而上,把那个招风耳打成了猪头。眼看招风耳要跑,方言哥表面文雅,其实心子最黑,捡了一块砖甩过去,但明显瞄得不是很准,只歪了五米,甩到橱窗玻璃上了,哐的一声砸个大洞。我们一呆,那招风耳拉起MM就跑了,远远还传来叫骂:“老子记下你们几个了,绝不会善罢甘休”。 
 
正唏嘘间,背后传来声音“你们几个在干啥子?”回过头一看,曰。。。是两个保安。小强脑壳转得快,抬起头往天上喊:“哪个瓜娃子缺德,丢恁个大块砖下来!”。我马上把鸡公拉过来,指着他的鼻子给保安看:“你们看嘛,天上掉下块砖,把玻璃打烂了,我兄弟的鼻子都遭打出血了”保安怀疑的说:“是不是哦”。我说你不信算球了。两个保安想了一哈说:“你们走嘛,不要惹事”,然后去查看打烂的玻璃。 
 
于是,我们几个心满意足地走了,此番大胜,决定速度去吃酒庆祝。

 

第三章 打酱油 

莽子突然说,好有立体感。我吓了一跳,连忙问哪里哪里。莽子一指,我顺着往过去,看见了两个包子。本来那是个人,但是某位科学家曾经说过,人的视线第一时间往往集中于自己最关注的地方,于是我就看见了两个包子。是哪位科学家说的呢?我思考了半天,终于想起那个科学家就是莽子。 
正在胡思乱想,那个人走到面前,说:“西门,你娃在看啥子”。“在看包子”我脱口而出,然后觉得不对,赶忙抬起头看,果然是小笼包。小笼包是我老乡,她说最近乡下土地被征用了,只有进城来打工,其实她的包子并不小,如果从实事求是的角度来说的话,应该是叫大笼包才对。
小笼包听了我话,脸一下就红了,掩饰的拿起一个小袋子说:“你咋个晓得我买了包子也”,于是大家拿过来分而食之。 
我看看小笼包胸前的两个包子,又看看她的脸,又使劲看了看两个包子,突然觉得和她耍一盘可能不错,再研究了一阵,又觉得可能会很不错。于是拍了拍她的肩头说:“走,吃串串去,今天小强请客” 
小强一听,跳起脚吼,只请五十块,只请五十块哈!!一激动,跳得凶了,从右边屁股荷包又飞了张一百块出来,藤藤菜一把捡起来,说我帮你保管。 
一群人往玉林串串香走,边走边说,藤藤菜和痞子他们两个号称“造粪机”,又吃得又喝得,准备把小强吃破产。 
来到玉林串串香,众人轰的一声散开,大把大把的拿菜,小强说:“老子不吃,能节约点算点”。我们吃得愉快,看到小强气得屁都打不出来,于是我们大家更加愉快鸟。 
吃了半天,痞子喝麻了,开始发酒疯,说他高考语文考了二百五十分。藤藤菜说不信,我才二百四,你凭啥子二百五。我站出来调解说:“莫吵莫吵,你们两个比一哈嘛,出个题,干脆就对对联嘛,哪个赢了哪个就是二百五”。 
痞子说要得,干脆大家都来嘛。我说,我们都不争二百五,打酱油算了,你们两个单挑。 
正好旁边电视头在放童安格的《花瓣雨》,痞子说,我来出上联,然后加字,于是两个人豆开始对对联 
痞子: 花雨 
藤藤菜:酒疯 
痞子: 飞花雨 
藤藤菜:发酒疯 
痞子: 处处飞花雨 
藤藤菜:回回发酒疯 
痞子: 神州处处飞花雨 
藤藤菜:席上回回发酒疯 
痞子: 昨夜风起,神州处处飞花雨,撒遍大江南北 
藤藤菜:祖上缺德,席上回回发酒疯,算个神马东西 
众人大笑,痞子说:“靠,算你赢了,你是二百五” 
MB这厮装疯啊,酒醉心明白!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