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成都西门庆传奇(6-7章)

第六章 杀胡令

老子现在是越来越恨那个批六指司机。自从六指滚了之后,十分钟都没看倒一辆空车。

痞子就问咋个办。藤藤菜说打不到车就打一哈儿望嘛。痞子说藤藤菜一天到黑就晓得打望。藤藤菜反问说不打望那咋个耍嘛。痞子也不知道该咋个耍,就问我该咋个办。我深思熟虑之后宣布,那就先打望吧。

望了半天,一个长得乖的妹儿都没看到,正失望间,突然背后有人扯我的衣袖。我转过身一看,是个胖子,胖得象个轮胎,就问他是哪个为啥子要扯我的衣袖,老子的衣服是才花三十块钱在荷花池买的,你龟儿扯烂了赔不起。胖子说:“在下人称灰机,三位仁兄一望便知是有志之士,特此拜见。”我心头一惊,他咋个晓得我有痔呢,这几天老子大便都老火得很,流了好多血,火辣辣的痛。我转过头低声问痞子和藤藤菜有没得痔疮,他们说有,一个是外痔,一个是内痔,想了一阵我觉得自己应该是混合痔,就给他们说这个胖子是推销痔疮药的。

不过我心头对灰机的望痔有术也大为佩服,就对他说:“你是推销肛泰的么?有没得试用装。”灰机发了一阵呆,然后递给我一张纸,说这是神谕喊我看。我接过来一看,一张黄纸上面画了一个人,坐在一个圆坨坨上面,脑壳上头写“轮子常转”。 藤藤菜凑过来看了一眼,说:“我曰,这个人屁股长恁大一坨痔疮,治得好么?”痞子说不象是痔疮,倒象是轮胎,这个胖子不是卖痔疮药是卖轮胎的。

“你勒个是撒子机巴鬼画符哦,看球不懂”我很生气。灰机赶忙说这位英雄你看后面嘛。我把黄纸背面转过来一看,上书三个大字“杀胡令”,下面写了一排小字 “当朝逆乱,华夏已数十年。今我诛之,若能共讨者,可效命来也。今胡酋已窃位数年,杀我百姓、拆我祖屋。今特此讨伐,犯我百姓者死!杀我轮子信徒者死!,诛却胡贼,匡复华夏基业!屠戮胡狗,为天下志士义之所在!不才受命于天道,特以此兆告天下。”

我仰天大笑三声,心想龟儿真的是推销痔疮的,不过是个红痔疮,说:“MB一个村委会都可以把你灭了,你还要想杀胡总,疯球了,老子生平最恨你们这些练轮子功的臭虾子!”。灰机说,你不晓得,红痔大师传了神功给我们的,凶得很,你们过来看嘛。就喊我们跟他一路走旁边巷子头去,我想我们三大三个人怕个锤子,走就走嘛。

进了巷子,看见围了一群人,挤进去一看,一个腰缠红布的黑胖子在里头说“在下小黑,蒙红痔大师传授神功及神药,请各位驻足一观。”,然后小黑吹嘘他要拿刀在手杆上划条口子,等血流出来之后他一运神功,再撒点神药,最多一分钟,伤口就愈合了,跟没割之前一样。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都不相信,要他马上割。于是小黑就拿出一把杀猪刀,先把一条黄瓜一刀两段,证明刀是真的,然后说马上割手杆。

说实话我也相信刀肯定是真的,并很诚恳的表示愿意帮小黑割这一刀。但小黑不肯让我帮忙还说喊他旁边有个小伙子割是一样的。老子一看那个崽儿就晓得是个托,于是更加诚恳的表示非要帮这个忙不可,不准老子割就是看不起我,伸手把刀拖过来就在他手杆上比划。小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藤藤菜又恰倒好处地放了个连环屁。于是围观群众便一哄而散,灰机和小黑连忙招呼大家别散。于是我马上决定懒得帮他割口子了,也走了……

 

 

第七章 偶遇

我们边走边笑。痞子突然说那个妹儿胸好大哦。我们赶忙到处看。然后我看到一个大胸MM在笑,又仔细看居然是望着我在笑。但是看她全身穿得很时尚,眉目如画,象平面模特样,我并不认识。
 
哪知这大胸MM径直走到我面前,喊了声:“西门!”我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居然有这么时髦的MM认识我,不禁有些飘飘然啊。仔细一看,靠!居然是小笼包!大家都呆若木鸡的望着小笼包。平日熟悉的人,现在换了身衣服,竟然觉得很遥远。我还算稳得起,假作轻描淡写地问:“小笼包,你发财了哇?”
 
小笼包忙说没发财,说她只是给一个大老板当秘书,前天才开始当。走的时候又没我电话,就到我公司去找过,想跟我说一声,但没有找到人,想不到在这里碰见了。我想怪不得这段时间没小笼包的消息了,不过既然她表示还一直想着我,我就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她吧。藤藤菜笑着说,小笼包你老板对你们秘书恁么好呀,这身衣服怕要好几千哦。小笼包面色微变,说这是工作需要的时候才穿的。我也没在意,给痞子和藤藤菜说:“你们两个去平安看下嘛,我有事和小笼包说”。 痞子问啥子事,我说关你屁事,就不理他们了,喊小笼包和我一起走旁边的公园去。

走进公园,小笼包又问我说啥子事。我有点不耐烦的说啥子事情你还不晓得么。小笼包就不说话了,低着头走路。我假装不在乎的样子要小笼包跟我到公园最里面的树林去。小笼包的脚步停了一下。我说你莫非还怕么,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

我靠近一步,很自然地抓住小笼包的手,她颤抖了一下,仿佛想要缩回去,我稍微用劲一捏,她就没动了。结果我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汗比小笼包还多,汗,真TMD没用!

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我说,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哦。小笼包抬头认真的看了一会儿,说现在是白天,没得星星,只有个太阳在天上挂起。我说你这就不对了,星星就是指的恒星,难道太阳不是恒星么,既然太阳是恒星,我说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就没错,再说就算是白天,也有很多星星在天上挂起的,只不过眼睛看不到而已。小笼包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怪不得你那些朋友都服你,你懂得真多。”我又说以前还有个大诗人写了首诗,就是说你是星星我就是夜空,我的胸膛可以做你的脑壳停泊的港湾。说完就用眼睛瞟小笼包,瞟了半天也没见她把脑壳停泊到我的胸口来,不禁暗恨小笼包不解风情,这都懂不起。

于是我就伸出一只手,放到小笼包的腰杆上,哈哈,妈的,软软的,安逸得很。我一高兴,就想唱歌,于是吼了一句自己最喜欢的歌“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突然觉得这歌一点都不适合现在的氛围,就马上闭口了。又觉得尴尬,就用手揉小笼包的腰杆。小笼包说不要这样嘛,我说我偏要这样,又多揉了几下。小笼包大概想说什么,但嘴巴动了两下又没开口。我看她垂着脸,也不敢造次,手就一直僵硬的放在她腰上,不敢往上也不敢往下。

走到树林边,我想外面光线太亮了,亮得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到树林头去肯定要放得开些,就拉着小笼包往树林里走,小笼包咬着嘴唇跟我着。我正在考虑下一步的程序该从哪里开始,突然脚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抬脚一看,靠!是一坨大便。然后举目向里面一望,到处都是大便。我晕!赶忙在林边的草地上刮鞋底,心中暗恨,你老母,谁在公园里拉大便谁生儿子没JJ,突然想起自己也经常在公园大小便,大为后悔,便在心里默默的收回了这个恶毒的诅咒。小笼包在旁边咯咯的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本来尴尬的气氛一下就冲淡了许多。

经此小插曲,我也没心情继续我的大计,两人就坐在条椅上说话。
我点上一支烟,做出很老练的样子,问:“耍了几个了啊?”
小笼包假装不明白:“什么几个?”
我说:“男朋友啊”
小笼包没说话,迟疑的看了看我
我马上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小笼包这才期期艾艾的说:“两个…….”
我心头一阵发酸,但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
小笼包突然发问:“你呢?耍了几个?”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居然敢问我这个问题,想了想,如果给她说实话我是个魔法师的话肯定会被看不起,就说:“好象有八九个吧,也有可能是十个,太久了,记不清楚了”
我们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出了公园,小笼包说她要回去了
她刚走了两步,我叫住她,犹豫了一下,说:“记住以后要说我是你第一个男友哦”
小笼包笑了一笑,又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走了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