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规范四川话–买相因

首先,我要说说规范四川话的必要,因为在中国,四川话是使用人数最多的一种方言,单是四川和重庆两地人数就远远超过了1亿,如果计算以四川话为代表的西南官话(使用范围包括云、贵、川以及广西的部分地区,这些地区在语言沟通上几乎没有任何问题),则使用人数会达到2亿以上。

这里我想要“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地说说题外话,就是四川话的来源。现在有很多学者认为现在的四川话并不是原生态的四川方言,因为在361年前在四川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民间传说叫“八大王剿四川”,而史学界则称为“张.献忠.屠川”。尽管张献忠.屠.杀.四川人口的具体数据一直在争论不休,但就其造成当时四川人口急剧下降的事实来说应该是没有太大争议。这之后就理所当然地发生了另一大事件:湖广填四川。所以很多学者认为今天的四川话其实是湖广话,但我并不这样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今天的四川话依然和云南、贵州的方言相当的接近,而与代表湖广话的武汉话差别更大,而作为四川盆地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地形来说,300余年不足以造成一种语言的大变迁,也就是说如果今天的四川话是湖广话,那么四川方言就不应该与武汉话有这么大的差别。当然这个话题说开去了相当的复杂,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讨论。

言归正传。因为西南地区的文化长期游离在中原文化的视线之外,所以四川方言的语言和文字上不是很统一,很多口语词汇在汉语中并没有相对应的文字表示,又因为自古以来,统治者强行在西南地区推行以北方话为基础的官话(国语以及普通话),造成四川方言只存在于民间的口语中,而很难进入书面文字内。这样时间一长,四川话就已经很难完全用书面语表示出来。而另外有些词汇本是汉语中固有的,却又被随手写成了谐音的错误文字,比如四川话里的“便宜”一词。
四川话里表示“便宜”意思的词汇发音为xiang yin,第一个字(xiang)按普通话的音调为阳平,而按四川话的音调则为阴平,一般都写作“相”;第二个字依然是按普通话的音调为阳平,按四川话的音调为阴平。又因为在四川话里并不存在后鼻音-ing这样的发音,所以这个字现在一般被写作了“因”字。“相因”两个字很形象地表示出了这个词的发音,但意义上却毫无瓜葛。四川话是一种方言,但也是汉语体系中的方言,所以即使词汇是普通话中没有的,但从汉语单字上也应该能将其意义讲通。

“因”字在古代汉语中有五种意义:1、依靠,凭借。2、沿袭。3、原因。4、(介词)由于。5、(副词)于是,就。

“因”字在现代汉语中有四种意义:1、沿袭。2、凭借,根据。3、原因。4、因为。

从字面上来看,“因”字的任何一种意义都无法去解释在四川话中所表示的“便宜”的意思,所以这个字很明显是在书写的时候只用了它的音而不是它的义。

在商务印书馆的《现代汉语词典》中,用这样一个词条:[相应]xiāng.ying<方言>便宜。这很显然正是四川方言中的意义。再来查下“应”字的意义,在现代汉语中,“应”字有两个发音(阴平和去声)共七种意义,但非常遗憾的是依然没有一种能与“便宜”有关,但在古代汉语中,“应”字有一种意义表示适应、合适。再回过头来看四川话里的这个词,所谓的买相应,正是表示价格合适的基础上再引申出来的便宜的意思。所以四川人口里经常所说的“买xiang yin”这个词,正确的写法是“买相应”,这不仅意义上完全正确,也是现代汉语中认可的正确写法。

还有人说,“xiang yin”一词是“相宜”在口语中的变化,这一点我不是十分认同的。四川大文人苏轼在诗中曾写:“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如果“相宜”有便宜的意思,苏轼大约是不会把它用来描述西施和西湖的。当然,你可以说苏轼不仅年代久远,而且是在湖广填四川之前,那时候的四川话和今天的四川话相距甚远。我同意这样的说法,而且我还一相情愿地认为过苏轼离开四川后他甚至是用东京话来写诗的。但我们再看四川话,在四川方言中,有很多地区前鼻音和后鼻音分不清,比如川南部分方言中-ang和-an,以及整个四川-ing都发音为-in,-eng和-ong发音为-on,但四川没有一个地方会把-i发音为-in,而按照语言变化的一般规律,在实际生活中,很难见到语音的变化会往一个毫无规律可循的方向发展,所以-i异化为-in的可能性很小,而-ing则会毫无例外的变化为-in音,所以,“相宜”只是四川方言里没有的词汇,而不是在四川方言里转为“便宜”的意思。

1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