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四川方言小说《调资记》

九十年代,工厂里的财会科分来了一位外号为丁丁猫儿的女大学生,就在其刚参加工作三个月,就碰上厂里调资。这厂里当时调资与其他单位不同,既不是普调,也不是少数人涨工资,而是80%的人都有份儿。当这消息传到共有10人的财会科,全科人都不由而同地嘴角上翘、满脸是笑,丁丁猫儿那时刚到财会科,在地皮子没踩热的情况下,按照国人“流行的惯例”,在大家高兴的时候,好歹都必须显出高兴的样子,就不由自主地巴倒大家一气地哈笑。殊不知她的高兴,竟使大多数人露出了不甩视的眼神,这种情况令她感到费解和惶恐,直到快中午了,师傅才告诉她,这次调资,科里有两个人没有调资资格,而丁丁猫儿大约是肯定没有火烤。丁丁猫儿一下子就明白大家都不想甩视她的原因了。

如此带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普遍利好消息,居然把丁丁猫儿关在门外,如果说这完全是公正的到也罢了,但她想不通的是副厂长的女儿,在工作了三个月(和丁丁猫儿在工厂头呆的时间一样长)后,就一直在脱产花公款读电大,丁丁猫儿自己花钱读大学,毕业分配参加工作,照理说,她的情况和副厂长的女儿并没有本质的不同,既然副厂长的女儿有份儿,她就该有份;再比如说书记的女儿,仅仅是中专生,而且在科里经常扯靶子不来上班,但据说是因为她是女工委员会的生活委员,因此从某种程度来看也不能排斥在外。总之,道理就这么简单–无论如何,丁丁猫儿都属于不涨工资的10%之列。

既然涨工资没有丁丁猫儿的份儿,那么她就趁机以此作为上梭梭班的最好借口。财会科的科长是一位50来岁的老家伙,仗势多年的老江湖经验,平时在科里对本科的诸位有背景的公子小姐婆婆大爷们向来是一踩九头叫,唯独对丁丁猫儿历来是公事公办,把丁丁猫儿当成规章制度的管辖对象,就在丁丁猫儿自我逍遥到三又三分之一天的时候,科长就来理麻她。结果三言两语不对劲儿,就把丁丁猫儿弄毛了,当着全科人的面硬梆梆甩出一句话:“莫把本小姐惹凶了,谨防我在调资会上送你老人家一张反对票!”
这种说法当即给科长立即清了火,不仅如此,旁边的人听了以后,也同时恍然大悟:“咦?我们咋个只想到丁丁猫儿没得火烤,就偏偏没想到如果她下哪个的烂药,岂不是哪个就死硬了这种浅显道理呢?”于是从这一刻起,丁丁猫儿就成了全科人民热爱、拥戴的国宝级人物,就连科里最吝啬的黄老太婆也破例给丁丁猫儿买了三毛钱的瓜子供她逍遥。

由于全科所有同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一例外地对丁丁猫儿象春天般的温暖如春,比如说科长经常性地在大会小会上给予丁丁猫儿很高的评价;科里的小姜、小郑、小童经常主动又执着地约丁丁猫儿吃饭;就连平时臭坤臭坤的书记女儿,也以女工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出马,将丁丁猫儿原来靠近厕所,又阴、又潮、又闹,总之糟糕透顶,多次反映均无人过问的单身寝室,换到了另一处单间。种种这些变化让丁丁猫儿感到个人价值的实现和同志间春风般的温暖。但越来越不安的是–她实再是不知道在调资会上将唯一的一张反对票投给谁!

令人紧张、窒息的调资会终于召开了。会上,丁丁猫儿成了大家关注、称赞、恭唯的中心和焦点,在写选票的时候,丁丁猫儿站起来,笑眯眯地告诉大家:谢谢大家这一段时间来对她的关心和厚爱,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她决定不参加投票。说完即扬长而去。在出门的时候,可以看得出余下的九双眼睛无一不饱含着愤怒的火花。调资会的议题当即转移成万众一心、齐声痛骂丁丁猫儿的批判会。经过三个小时,直到下班,批判会才嘎然而止。

第二天下午,调资会继续进行,由于大家意识到对丁丁猫儿的仇恨不能老成为会议的内容,就都很默契地不再提到此事。选票发下来以后,大家都在那儿说着诸如:“其实我们大家都表现得差不多,九个人争八个名额,你说我舍得不选哪个?”之类令人狂掉眼泪的动人语言,就是没有谁去填写。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科长稳不起了,站起来道:“大家抓紧时间,今天下午下班前绝对要把结果拿出来,我看还是大家都发下言,谈点看法。来,陈露先说。”

这陈露在科里,干活最多也最听话,科长喊她发言,是根据多次捏桃子的经验,默倒让她这次调资让一让,大家几下把这该死的调资会结束算了。结果不谙有三次调资让位经验的小陈,竟黑起脸说了一句:“你咋个不让一盘呢?”把他搡得瓜兮兮的。从此以后,调资会就再也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那里静寂地坐着。

黄老太婆是科里最老的同志,她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退休了。黄老太婆考虑问题向来精细,她甚至预计到正是由于她马上就要退休,别人今后不会求她,因此这次调资,她很可能充当侧边歇凉的对象。既然她考虑得如此精密,精神上就格外的恍惚,中午吃面的时候麻麻扎扎地把盐当成了味精,其面条咸得一般人无法下咽。但黄老太婆俭省惯了,竟活生生地吃了个干净。如此造成下午开会时口渴难耐,不住的喝水。当然水喝多了就会想上厕所,黄老太婆如果阴黢黢地去上厕所也许根本没事,但她却偏偏在出门的时候多事地叮嘱了一句–:“你们等我回来投票哦!”

这画蛇添足的做法立即把大家警醒,就在黄老太婆出门不过十米,有人说:“就她屎尿多,哪个等她哦!”于是大家齐扑扑地提起笔来,不约而同在黄老太婆的名字旁边划上一个“X”。

黄老太婆其实只出去了二分十七秒钟,并且创下了其如厕之个人历史最快记录,但就算如此,当她返回办公室的时候,会已经散了,所有的人都若无其事地会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只有科长手里攥着一叠填好的选票,边数边对黄老太婆说:“馑等你不回来,大家都已经投了票了,你也赶紧填吧,不过你要涨工资可能就只有等下盘了。”

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的黄老太婆听了这话,两眼一黑,倒在地上。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