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甩箩筐(据四川民间传说编写)

甩箩筐
——根据四川民间传说编写

时间:民国初年。
地点:巴山某乡村。
人物:黄负恩,父,40多岁 黄孝童,子,13岁 黄老汉,祖父,70岁
报幕词:民国初年事一桩,故事发生在某山乡,养儿防老是正理, 请看灯戏《甩箩筐》!
(幕后同声唱)
雪花飘飘北风狂,走兽绝迹飞鸟藏, 爆竹声声传天外,家家户户过年忙。
幕启:悬崖陡壁,杂草丛生,荆棘挡道,路小沟深。父与子二人着旧土布衫,用绳和烂箩筐抬爷爷上。

父(唱):我名负恩本姓黄
子:家住后山柏树墚
父:我妈不幸早去世
子:我才三岁就死了娘
父:只有我爹的岁数大
子:祖孙三人度时光啊(帮腔)
父:负恩我身体强又壮
子:耕田耙地是内行
父:我儿十三很精灵
子:没钱念书进学堂
父:跟他爷爷在家里
子:两人守着茅草房
父:我上旺苍去背矿
子:挣些钱来买米粮
父:二张嘴巴都供不住
子:挨冷受饿好凄凉
父:背时老爹光害病
子:秋年四季睡在床
父:虱子臭虫满身爬
子:一天到晚咳吭吭
父:耳朵又聋眼又瞎
子:行动不对还吵得昂  眼看大年三十到
父:人家杀猪又宰羊 我们屋里还没有米
子:哪里还有肉和糖(帮腔)
(白)爹一一一
父:啥子? 子:我抬不起罗,歇一会儿再走
父:(生气地〉歇嘛!
(板〉老爹啥都没法做
只有吃饭嘴一张
又缺吃,又少穿
整得心里没有方
左思右想没奈何
猛然想起计一桩
在家找了绳和杠
还有一个烂箩筐
把爹装在箩筐里
又叫娃儿来帮忙
把爹抬在陡岩上
一下风声甩进老洼塘
乒乒乓乓滚下岩
叫他一命见阎王
要是二天有人问
就说是——老虎拖走跟喂了狼
哪知娃儿很鬼怪
问我这是搞啥刚
我|哄他说,他有一个大姑婆
住在前山彭家墚
多年没有通来往
不知|他家是啥样
把你爷爷送起去
好吃好喝好住场
他说是  爷爷啷门没说过
我说他  人老是个忘晃晃
他说是  风狂雪大冷得很,怕的是爷爷着了凉
我说是  拿件衣服来盖上,遮风避雨把寒档
他说是  山高路陡坡又光,怕的是滚下老洼塘
我说是  我抬短你抬长,只是给我乘桩桩
子:我们又走啊,又冷起罗
父:走嘛(抬爷)(唱)L:东问西答将儿哄
勉勉强强把路上
爬沟过河又上墚
把我累得汗直淌
不觉来到陡岩上
歇一会儿再商量
龟子娃儿精得很
难得随便麻广广(帮腔)
(放慢脚步)孝娃子。
子:哎
父:放下!
子:咱个不走了呢?
父:我抬累了歇一会儿再走。
子:爹,看这雪又大路又光,那老洼塘黑雾雾的,把爷爷整滚下去, 咱得了嘛!
父:啷门得嘛,我们把箩筐抬在傍岩些,不就啥事都没了(放下)。
子:天这么冷,我看把爷爷冻着了,咋个交待!
爷:(咳了两声喊)孝娃子
子:爷爷,你喊啥,我在这里,爷爷, 你冷不冷罗
爷:孝娃子,我的乖孙子,你把那铁罐里的老叶茶给我舀一碗来,你爷爷口干得很罗
子:(看着坐在一边的父)爷爷还默到在屋里头啊
父:孝娃子,你打他妈的啥忘光嘛
子:(不情愿地)啥子嘛,爹,我们快走嘛,再不走怕把爷爷冻坏了哦。
父:先别管他,孝娃子,来,我们先摆几句龙门阵
子:天这么冷,肚子又饿,哪还有心肠摆龙门阵,你就不怕把爷爷冻着罗 父:没关系,你先过来,来嘛,有意思得很罗
子:(好象没听见一样)我看还是把爷爷快些抬到大姑婆家去吧,你看 他都在流清鼻子啦
父:(亲切地,眯着眼,弯着腰)孝娃子,急啥嘛,你先来,我有话跟你说。
子:(不放心地看着爷爷,一边走近父) 你有啥子好话说嘛?
父:说好话嘛,就是说好话,孝娃子,我问你!
子:要问就说嘛,有啥挨头啊
父:我问你孝娃子,你想不想——
子:说嘛
父:你想不想开个亲
子:开亲?
父:给你找个干妹子呀
子:才是找干妹子,哪个不想罗!
父:(惊喜地)真的想?
子:啷门不想!我们沟对门那张大婶屋里牛娃子才七岁就开了亲,他昨天还给我说,他妈后天还要送他去给他干妹子和大人拜年咧
父:那你说想不想干妹儿呢?
子:啷门不想!我们屋里又没婆婆,又没娘,|哪里象一家人嘛,整得这么冷的天,又是大年三十,还往人家屋里跑。爷爷病了没人将就,衣服烂了没人补,屋里头就象个乱鸡窝一样,你一年四季又在外头跑,就我跟爷爷在屋里, 这哪里象话嘛
父:好,好,这些你都懂,你是想要个干妹子罗
子:到哪里去找罗
父:对罗,(旁白))我的娃儿真聪明, 我们屋里现在这个样子,真是穷得叮当响,舀水不上锅,哪个女娃子跟你开亲罗,就是那大石下懒讨口子,也舍不得将女娃子嫁给你嘛,你说是不是?
子:啷门不是罗
父:(凑近子)那你说咋办?(子不语) 所以我想了个好主意
子:啥主意?
父:好得很罗
子:给我找干妹子吗?
父:那个,不用着急。
子:你要挣大钱吗?
父:你老子没那么大的本事
子:那你装啥子洋嘛,有啥就说嘛
父:(略顿)孝娃子,我再问你
子:问就问嘛,硬是焦人罗
父:我问你,我们家里是不是穷
子:连屁都奢起打,哪有不穷的罗
父:想不想过好日子
子:想!
父:过有吃有穿,又安稳的日子!
子:啷个不想罗!
父:那你听我说。
子:有好主意啦?
父:有好主意!
子:那我听你说。
父:所以我今天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爷爷抬山来…··
子:到大姑家吃好的吗?
父:哪里,哪里!
子:那到哪里去?
父:我们把你爷爷抬到这陡岩上(做手势〉,一下子把他甩到老洼塘里,我俩爷子就过清般日子,你说好不好?
子:(大睁着眼向观众)爹才是起的这号心罗,还说是好主意,我看他 还有啥话说。
父:(不耐烦地拍着子的肩)孝娃子
子:嗯
父:你打啥忘光,我还没说完呢,你说这主意好不好?
子:(看着爷爷)好,啷门不好,好得很!
父:真的好?
子:真的好
父:你也同意?
子:(望着爹)你不是还没有说完|吗, 又说嘛
爷:孝娃子,我的乖孙子
子:爷爷,我来了,我在这儿
爷:孝娃子,我的乖孙子,我这脚都冻木了,你去把那个烘笼子给撮个火来,我烤一下脚嘛
子:(看着父)爷爷还谙在屋里。爷爷, 我给你撮火来罗。 (把脚抱在怀里)现在还冷吗?
爷:不冷了,孝娃子,你爹回来了没有啊?
子::(看着父)就快回来了
爷:这是啥时候罗
子:离天黑还早哩
爷:今天怕是大年三十了吧,你爹还没落屋,我真有些牵挂他啊
子:爹可能要回来罗,爷爷,你饿不饿啊?
爷:不饿,不饿,乖孙子,你还是莫管我,你去把柏皮火把捆一个,把你爹接回来,这黑灯瞎火的, 路又不好走,风又大,要是把你爹绊了,我这把老骨头也心疼啊。 乖孙子,快去快去,你莫管我, 你去把他接回来。管他有吃没喝, 也在一起团团年嘛。
子:(看着坐在石头抽烟的父)好, 爷爷,我就去,就去。我爷爷多心疼我爹哟,我爹还起那恶心
父:(不耐烦地)你看他多糟杂嘛,真是咸吃罗布淡操心,一会儿这样, 一会儿那样,便是难得侍候
子:爹
父:啥
子:你说把爷爷推下去,哪个下这个手啊?
父:我嘛,你细娃儿家,搞不好把自己整到那里去,那我们家还要绝种罗。
子:那,光把爷爷推下去,还是把箩筐部一起推下去?
父:你龟儿子才问得蹊跷,我们连吃的都没得,未必还要它来装粮食?
子:不是
父:是装梨子?
子:不是
父:是装核桃?
子:装啥核桃
父:做鸡窝?
子:不
父:铺狗窝?
子:不是不是
父:(气急地〉这不是那不是,到底做啥名堂?
子:(仰着头望着天)爹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父:不懂不懂,老子有啥不懂?
子:爹,我问你,你还老不老?
父:哪个不老?常言说:山中无有千年树,世上难寻百岁人,|哪有不老的道理?
子:所以嘛,我把这个箩筐丢起有用
父:有用,有用,有啥用?
子:你看,我们家里又穷,我又买不起新的,我又编不来,所以,我 要搁起来有用。
父:还是有用,我来给你有用(说着就准备连人带筐往岩下推,子心挡,父只好放手)
子:爹,我给你说
父:我看你有啥球用
子:爹,你听我说,等你象爷爷这样,老了——
父:老了怎样?
子:眼睛又瞎了
父:你爹不会
子:耳朵也聋了
父:不得,不得
子:又咳又吐,光吃不做的时候
父:不会得,不会得
子:(慢声慢气地)那时,我和我的儿子
父:啥,你的儿子?
子:也拿这个箩筐——
父:拿箩筐有啥用?
子:把你装进箩筐里也抬到这岩上——
父:(神情紧张地)抬在这岩上怎样?
子:也把你甩到那老洼塘里去!
父:(听了一惊,一下子摊软在地)
子:爹,啷个不说话了?
父:(双膝跪地)爹呀,爹呀——
子:爹是咋的?哭天哭地的好凄惨哪
父:孝娃子
子:哎
父:爹有话给给你说啊!
子:还有啥要说的啊!
父:(欲说又止,擦泪)
子:(故意地)爹不说,那我也把爷爷甩下去(欲起身)
父:(急忙拉住子的手)不,不,莫甩,莫甩,要不得呀!
子:(故作不解地)有啥毛病吗,爹不是说要过清般日子吗?啷门又说要不得呢?我看还是把爷爷甩下去的好。
父:(扑向爷,跪下)爹|呀,爹呀,你儿有罪呀,你儿有罪呀,我对不起你老人家,也对不起我那死去的娘呀(把衣服脱下,给爷披上)
子:(唱)我爹在那里哭昂昂,又喊爹来又喊娘
开先还想把我哄,既没心来更没肠
爷爷都己七十多,大年三十还喂狼
我一来二去把爹劝,看他哭得泪汪汪
瞧他那个悔恨样,可能己好回心肠
父:(哭红了眼睛,不好意思地)孝娃子,我给你说
子:爹,又说啥子嘛
父:我的儿啊,我们把爷爷抬回去
子:(故意地)料意抬出来,啷个又要抬回去罗,我的脚都打了一个大泡
父:儿呀,你听我说嘛
子:(故意地)有啥好说的嘛,反正屋里又没吃的,又没穿的,我看还是把爷爷甩下去的好
父:(拉着儿子的手)儿呀,你听爹说嘛
(唱)
叫声孝儿听我讲,细听你爹说端详
你一言好比雷在响,震动我的黑心肠
你的婆婆早去世,是你爷爷把我养
起五更米睡半夜,又当老子又当娘
你爷爷吃糠又咽菜,给我吃的是好粮
把我盘大接你娘,里外全是你爷承担
你娘害病又早死,留下你三岁小秧秧
我常出外去背矿,全靠你爷爷补和|浆
房前桃李屋后的杏,经常摘来把你逛
六月怕热冬怕冷,为的养你这苗秧。
子:爷爷不光是这样,经常还把故事讲
从盘古开天地,样样给我说得详
要我学个好人样,切莫起那黑心肠
在家敬老尊父母,出门结友交同乡
做事说话讲信义,招摇撞骗不可当。
父:这些我常听你爷爷讲,是我一时喝了迷魂汤
我人穷想学富人样,忽然起了黑心肠
只想发财不论人,爱钱如命丧天良
我爹今年又中风,草药店水水都未尝
四肢无力皮包骨,至今病倒没离床
心想人老不能做,日子怎能过消长
是我一时起歹意,对不起你爷爷,
也对不起你婆婆——我的娘啊(帮腔) (板)
口问心,自思量,人不如鸟有啥样
人人都象我这样,哪个还想养儿郎
要是人人都象我样,天也荒来地也荒
人人要是象我样,世间的人烟甲已亡
要是有人象我样,流落野外喂豺狼 (痛哭失声地)
我抬起头,仔细想,我要痛改前非
重新做人,不坏天良。
孝娃子
子:(高兴地)哎
父:我把你爷爷来背上(背爷)
子:我来拿上绳和杠
父:箩筐还拿不拿?
子:甩进老洼塘
父:(唱)过河沟来上山岗
子:父子二人心欢畅
父:急急忙忙回家转
子:怕的爷爷着了凉
父:我到李家借些肉
子:我向张家婆婆要些糖
父:给你爷爷烧油汤
子:热乎热乎暖心肠
父:请大夫,开药方
子:我去检药理应当
父:一心治好爹爹的病
子:爷爷健康寿延长
父:爹爹的耳朵不再聋
子:爷爷的眼睛重见光
父:煮些好的给爹吃
子:还要缝些新衣裳
父:勤问爹爹的寒和暖
子:照顾爷爷更周详
父:我理好家务种好地
子:做好庄稼多收粮
父:来年喂些大肥猪
子:还要开亲建新房
父:给儿接个新媳妇
子:祖孙四世喜同堂
合:前人要做后人样,尊老爱幼不得忘
接辈传统敬父母,从此甩掉烂箩筐
(复)接辈传统敬父母,从此甩掉箩筐啊(帮腔)

剧终
一九八六年初稿
一九九一年演出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