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谈四川方言艺术(仅代表个人观点)

“李白清出家了”。这则消息是我去年在“李白清”贴吧里看到的。对于其出家一事,我并没有太多想说的。但源于其本人曾为(其实现在他还是)四川方言艺术“三驾马车”之一,本人不由多想了一些四川方言艺术传承与发展的问题。

也就是在去年,方言艺术另一扛旗领军人物,“傻儿司令”刘德一因病猝然离世。曾经打造出本土方言艺术代表作《傻儿师长》系列的重量级人物从此陨落。由沈伐、刘德一、李伯清领军的四川方言艺术领域,一下就失去了两位统帅,独剩66岁的沈伐苦撑大局,四川方言艺术的“三驾马车”时代黯然谢幕。虽然三人门下弟子云集,但在四川方言演艺界却苦于寻找到这一领域的新一代接班人。无论从代表作和知名度上都无法再找出一个新的扛旗领军人物。这不禁让人担忧,领军人物后继乏人。究其根本,是四川方言艺术面临人才断层危机,如果不正视人才的发掘和培养,随着老人逐渐退出,四川方言艺术将越来越边缘化!

现在在四川乃至整个西南片区范围的各种演艺舞台上仍能看到不少方言笑星的精彩演绎。作为一个现实生活中最平凡的观众,最直观也是最真实的感受是,方言艺术失去了以往的那种诙谐和风趣,更深的感受是作为一种艺术,其本人应该有的文化内涵已经越来越少了。无论是电视节目里还是现场舞台上,总有一种感觉:这是在用哗众取宠的方式博取观众的笑声和掌声,而笑过之后,这些方言节目并不能引导观众去思考更多的问题,只因其并未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相连。因为艺术是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的的,做不到这两个方面的演绎形式都不能被称为艺术。

四川方言演绎界的三大顶梁柱沈伐、刘德一、李伯清,究其成名的原因,无非从两个方面入手:代表作即演绎内容和演绎方式。

沈伐,师从谐剧大师王永梭,是谐剧第二代掌门人。谐剧是四川曲艺中最具代表性、最有影响力的曲种,沈伐家喻户晓的谐剧作品就是《抓壮丁》中的“王保长”,在出演方言电视剧《王保长》时,他已在舞台上演了2000多次“王保长”,他自己都说“王保长这个人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有了深厚的表演功底和广泛的观众基础,沈伐进军方言剧后自然如鱼得水。2000多次的舞台“王保长”以及后来的电视节目中的“王保长”都没有让观众厌倦相反的是观众更喜欢这个演员了。无非一个原因,创新。艺术也同样需要创新,才能发展。这一点沈伐做到了,而且还算做的成功。不知道在后来贵州电视台“开心帮”节目中沈伐留给贵州人民是什么样的印象。

刘德一,11岁就进入重庆市川剧院,1985年,他自编自演的川剧《凌汤圆》获四川省川剧第二届汇演优秀编剧奖和优秀男主角奖,引来无数戏迷追捧。1989年,他自筹资金,拍摄了电视剧版《凌汤圆》,一炮打响。从川剧转行影视,半路出家的刘德一干得风生水起,而之后的《傻儿师长》系列更是为其在全国赢得不少的观众。2005年上大学,在跟一位江西的同学闲谈中还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你们的那个傻儿师长真的是挺有意思的。《傻》剧中一句俗语“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更是在四川范围中深入人心。显然,是川剧生涯让刘德一受益匪浅。

李伯清是从茶馆中走出来的方言艺人,他的散打评书内容贴近生活,语言诙谐机趣,形散神不散,自成一派,成为成都民间文化最鲜明的符号之一。代表作就是他的散打评书,评书所讲的内容涉及方方面面。不管是哪一方面都能深入浅出,因其是用最生活的语言讲解。评讲过程中形散神聚,散是指能把所讲的与现实生活中的个方面联系起来,让人感觉是在闲扯,但总是在关键时刻话锋一转引回正题。把生活中的各种问题与评书中心紧紧联在一起,让人笑过之后继续深思。其以贴近百姓生活的语言讲述社会万象,取得了成功。散打评书一直紧跟社会热点,题材不断创新,以奠定他在西南三省笑星中的地位,可以说虽然其出家了但地位仍无人能及的。

可以说“王保长”“傻儿师长”“散打评书”,实际上都是三人不断积累和创新的结果。

无论方言艺术作品产量多大,终需几个经典的、代表性的角色,去集中体现方言艺术魅力、张扬地方文化个性。但纵观目前的方言节目和方言表演塑造的演员形象,却难以找到这样的经典代表作。谈及当今的方言笑星我还是能如数家珍。师从李伯清的廖健,胖妹钟燕平,闵天浩,张德高,耙哥陈黔贵等人。这里说一下李白清之徒廖键,在新一代方言艺人中,创新精神较突出的要算廖健,廖健师从李伯清,继承了李伯清散打评书的优点,然后利用自己的唱功优势,加入RAP、爵士、摇滚元素,推出音乐散打评书《时事播报乱劈柴》等。但为什么他得不到其师父的好评,虽有创新,但却创出了一个“四不像”,观众一时还接受不了这样的艺术形式,或者说这根本就称不上艺术。虽然这些人还是有深厚观众基础,但却无一人能成为四川方言艺术的代表。很多时候这些新一代的方言笑星所呈现给大家的节目都并没有发挥出方言艺术的魅力。或脱离生活或仅限于生活,总之都没有达到艺术的高度。

方言艺人的成长和方言艺术的发展都离不开大众化平台,而搭建好这个平台需要“内外兼修”:内是指演员在创作过程中应注意艺术高于生活的这一定义,应该意识到是在用方言的形式去表现艺术,用艺术展现方言的魅力,而不是一味的哗众取宠。另一方面有关文化部门可以举行多种形式的活动如方言艺术大赛、喜剧节、专场演出等,为喜欢方言艺术的年轻人、民间艺人提供锻炼的机会和成名的舞台。依靠大众化平台成名的新生代方言艺人,更应创作出贴近生活、贴近时代的作品,让孕育方言艺人的大众化平台得到最广泛的支持,走上良性发展轨道,重现四川方言的魅力。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67a8da0100cidy.html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