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四川方言故事《院坝头的事》

成都脑壳上的云,这两天看了高清版的《2012》,尽下起鬼迷日眼的雨。看架势,要把巴蜀大地上这张出了名的麻将桌子,沉潭。

    下归下,毕竟是热天家,身材好的女娃子咋个都不得加衣服,该漏的还是要漏,不该漏的有时候还是要梭出来。

    一个长得朴实而且扎实的女同学,已经尸变,肥厚的腰杆被一根儿亮闪闪的皮带箍地弯尔格扭,二环路口子上卖的280粒度打磨砂纸一样的皮肤,现在比醪糟儿粉子都要细嫩,裹到脑壳上燃瓦瓦的头发梳得油光水滑,就像两片晶莹剔透的窝笋叶子大方得悬挂在胸前的两坨地球仪上,长虾虾的腿腿儿,一闪一闪。

    “老子好想一耳屎把她扇到河那边去!”刘胖娃儿使劲瞟,瞟那条牛仔短裤打包的浑圆屁儿。

    刘胖娃儿内心是饥渴的,前两年耍了个女的,含情脉脉,温柔如水,要是再加两颗糖,就变成正儿八经的糖开水,甜死。刘胖娃儿经常在麻将桌子上吼他老妞儿是瓜婆娘,他老妞儿一遭吼就开始哭,麻将客就喊她水老妞儿。

    平淡如水的生活可以搞的很伟大,前提是持久,但是刘胖娃儿耐不住寂寞,他把平静的爱情调剂得很有教育意义。

    刘胖娃儿上半截归下半截管,下半截归顶楼的脑壳管,顶楼归中间管。一天晚上十点过,水老妞儿透过沸城二楼女厕所的隔板儿听到刘胖娃儿隆重的喘息声,水老妞儿对这个熟悉又秘密的喘息有一种苍蝇儿看到屎把烟儿的敏感,水老妞儿从湖水变成了开水。

    刘胖娃儿过后叹气:“声音大了。”

   当时水老妞儿一脚把厕所门抓开,刘胖娃儿肥厚的肚皮裹了一个看不到脑壳的女的,水老妞儿把刘胖娃儿的屁儿抓的稀烂,那个脑壳埋到刘胖娃儿大腿之间的女的,喜得好刘胖娃儿的肚皮覆盖的全面,保护的巴巴四四,才没遭毁容,其他地方成了斑马。当天晚上,水老妞儿就隐退江湖,刘胖娃儿在屋头趴到床上称唤,屁儿痛。

    刘胖娃儿的事迹经过麻将客,居民老妞儿,夜游神,烧烤摊摊儿的串烧接力,从原始的对打,演绎成了混双,群殴,整的更凶的,还有一根儿狗参加演出。在口水和舌头儿的搅拌下,一套规范、标准的正版交配节目经过院坝头妖五妖六,牙尖十八怪的婆娘,耍哥些的官方授权,已经研发成功,并大量投放市场:

    6月5号,刘胖娃儿接了沸城一楼皮条客的小姐名片儿,给了180 的友情价,把一个皮肤雪白,该冒的不冒,该窝的不窝,奇翘八拱的女的带了出来,本来心头默到要按到神仙树街边边的飞机婆旅馆进行肉体交流,一下楼,这个在窝窝里面喝了两碗绿豆儿稀饭的女的要上厕所,刘胖娃儿一听上厕所,想整个提前亮,看哈内裤颜色,跟到就梭了进去,一进去就稳不起,看完柳到不走,绞起了。

   当时也遇得到,该他龟儿子霉,沸城一楼干杂店隔壁子卖冒菜的张老妞儿刚刚打倒了一份儿鸭血,上厕所里面来洗手,张老妞儿是近视眼儿,挨球的是,戴了一副资格的啤酒瓶瓶儿底底,多鸡巴远就把刘胖娃儿看到了,当然顺带也把那个肚皮头装绿豆儿稀饭的女娃子盯到了,张老妞儿还赌两碗七块钱的冒肥肠,说看到一根儿狗也一耸一耸地跟到刘胖娃儿贡了进去。这个张老妞儿不的事实根据,整个院坝头不的哪个发现有遭抓成爆鸡婆的狗。张老妞儿的原话是:“我看到的是根儿沙皮。”

   张老妞儿悄悄咯儿咯儿梭到厕所头,孤到那使劲瞟,厕所的隔板儿下面有一截空的,那截看得到脚板儿,张老妞儿看到的是两陀雪白的客膝特儿和两个结了茧巴的脚底板儿,另外张老妞儿耳朵尖,不该听的都听到了,还在脑壳头回放了两遍,肚皮头复习了一遍,依依不舍地踮起脚贡出来。刚合适,水老妞儿在一楼买拖孩,张老妞儿滴滴夺夺跑下去,跟水老妞儿汇报,水老妞儿跟斗儿蒲爬按上来,进了厕所就是一脚。。。。。。

    新闻发生了,张老妞儿在现场。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