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四川方言故事《前两天的事》

这一向,过得毛椒火辣,就像下锅的茄子,准备炸个金黄,散发盗版的鱼香,跳下锅的当头上,心头大喊,锤子!!巴起来,都糊球了,火大。

那天下午,和老妞儿吵了半天,为了锅盔是哪个踏踏发明的。她喜欢吃比萨,非要说锅盔是意大利刨出来的,我给她普及锅盔的工艺流程:证明锅盔是中国人打出来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马可波罗那个胎神都抬出来了,最后遭耸了一句:“锤子大爷跟你两个说。”

“对了,兄弟,这几天有同事要来屋头,把房子收拾哈。”老妞儿躺到沙发上正在往脸上敷春卷。

“大姐,你一天睡到黑,还是扭一哈嘛。”我正在喝酒,一直都对当初眼神不正,后悔球的很,太J8懒了,这个婆娘。

“喊你动,你就动嘛,男子八叉的,咋个跟婆娘家计较嘛,你还是不是男人嘛?”

“你咋跟我妈一样哦。”

“结婚之前,你妈就给我说了,你娃就是死懒好吃非歪,就这个批德行,不得我把你管到,二天你只有抱到你妈睡。”

“你爬。”

第二天下班回屋,我把鱼缸换了水,地拖了两遍,抽油烟机下下来打整得透亮,窗子用报纸黑起屁儿地擦,擦地连苍蝇都看不到窗子上还安的有玻璃。等全部一哈整完,我安心地躺到沙发上,点了杆熊猫儿,把把细细地看房子头的每个角落:挨他妈的球,原来老房子也可以打整成新房子嗦。过了几分钟,门口有透钥匙的声音:回来了。门一开,老妞儿两只手上提了大包小包十来个口袋,全是菜。

“快点儿,整杆烟给我。”老妞儿把口袋全部甩到地上,面色匆忙,好像屁儿后头跟了根儿狼。

“才回来,整啥子烟嘛,喝口水。”

“喝锤子,老子要去甩莽的,还喝,快点,梭杆烟给我。”老妞儿拿了烟,滴滴夺夺往厕所头贡,噼里啪啦一阵后,厕所头传话了:“二师兄,你切把菜洗了,肉宰成渣渣,煎晚上搓圆子……唔~~~~(这个是在展劲)煎中午图撇脱,该边边上整的冒菜,吃翻版球了。”

“喊你不要吃,你偏要整,屁儿拉烂就安逸了。”我拿到莲花白贡到厨房头洗。

“你不晓得,那个批张瓜娃子说的:哎呀~姐~~~~你不晓得,磨子桥最好吃的冒菜就是该后面那家,那个鸭血只嫩,凉粉儿只琶和,味道又正宗,简直不摆了。结果,他龟儿子在隔壁子吃五块钱的豆花儿饭。煎晚上他娃过来,老子给他两个说。”

“煎晚上?张闷灯儿过来咋子喃?”

“我昨天不是给你说了的嘛,有同事要过来的嘛。”

“锤子,张闷灯儿过来,你喊我打整个球啊,整的颗子汗跟到冒。那个批瓜娃子,上次就他娃,在那家冒菜吃了个偷油婆,你也信他龟儿子。”

“老子要击死他。”老妞儿蹲到厕所头喔喝连天的。

晚上,张闷灯儿和他老妞儿三喉婆提了一包卤鸭子过来,刚坐上桌子,我老妞儿就发飙了:“张老仙人,你娃给我介绍的磨子桥冒菜第一,把我屁儿都拉抽筋了。”

“欣姐,你胃保养的太好了,这些油爆爆的东西,是吃不得了,我和我们老妞儿天天吃都不得事的。”张闷灯儿敏了口五粮春。

“你不要听他龟儿子乱说,我吃了两回,遭了两回。”三喉婆正在啃翅膀儿,双手不得空。

“嘿,连你也下我烂药嗦。”闷灯儿正捻了根儿尾巴儿。

“是嘛,说好听点,你娃节约,说直白点,你娃就是抠,吃个中午饭就节约一两块钱,上盘我老汉儿生,你娃只赶一百块钱,打发叫花子嗦?”三喉婆正在吐骨头。

“后头不是又塞了四百块钱进去嘛。”

“不是我吼你,你要塞嗦?”

“瑟,你教导有方,你是我的引路人,你是我的天使,我的灵魂,我爱你爱得要死不活。”

“你爬,就那张批嘴,想我当年苗条细嫩,三个男娃子追我,个个都比你娃帅,要钱有钱,老子咋会跟到你,老子怀疑那晚上你娃请我吃的肥肠是不是装的屎没洗干净,整得现在脑壳头都进得有屎。”三喉婆开始翻阅时代了。

“就,就这个身材。”闷灯儿夹了个圆子拿给三喉婆看。

“算球了,还说这些嗦,娃娃都几岁了,未必,你们两口子还要把本本撕了嗦。要拉豁嘛也要等到2012淹死完了再说撒,那个时候锤子大爷晓得还有不的第二春喃。”我老妞儿在边边上拉粉条:“龟儿子,你整的粉条咋那么长哦,去拿把剪刀来。”

我括了筷子:“未必然,2012来了,你跑得脱?”

“跑锤子,有你在,老子哪儿都不去。”老妞儿捻起粉条站起来了:“喊你拿剪刀,你龟儿子在那瓜起抓子?胎神。”

“哦。”我瓜搓搓地进厨房拿了把剪刀,坐下来继续吃。

“对了,哪个又牺牲了?”我老妞儿昨天看到小区头搭了个蓬蓬。

“刘老大他们二爸,癌症,好多年了,天气冷了,这儿老年人要一批一批地撒郭。”闷灯儿在这方面消息灵。

“唉,才好多岁哦?”

“六十冒点,才刚刚拿钱。”

“划球不着。”

“划球不着……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