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原汁原味的四川方言(二)

黄腔 

都江堰的水,成都人的嘴。此水此嘴,都是宝贝。前者滋养百代荣华,后者催生万朵“莲花”。只是,都江堰的功能原理,今天的科学已能解析明白,成都人口中的一些俗谚妙语,却至今让人不明来历。譬如“黄腔”这个俗语,自命不凡的成都人是最爱吊在嘴巴边上拿来挖苦人的。凡是谁说了外行话,不沾边,不巴谱,成都人就会把嘴一撇,满脸不屑:“你龟儿少开黄腔哟!”或者:“嘿嘿,这个老几又在乱开黄腔!”甚至嫌这么说还不够味,好像吃面还要加点麻辣酱醋似的,抛一句川人酷好的歇后语:“你娃吃苞谷面打呵欠——尽开黄腔嗦?”一个“黄腔”,道尽轻蔑之意。较之外地人一般用的“胡说”、“瞎话”之类直接指斥,表面温婉许多,却不知味道深长几许。真是体现了成都人的语言风采,尽显成都人的风骨性情。
  
  嘴是利嘴,语是妙语,只是,我总是弄不明白此语中“黄”字的来历。这黄字本身,是张极能变化的阴阳脸,虽然本来是指称一种颜色,但用于黄金黄袍之类,便极显富贵之相;而若说某人或某书黄色,则毕现下流龌龊之态。不管咋样说,好像都与“黄腔”之黄扯不上干系。那么,是不是真与“吃苞谷面打呵欠”有关呢?吃白米白面的城里人瞧不起吃苞谷面的乡下人,说人家不懂城市文明城市生活,尽开黄腔。但似乎也不对,这个俗语并非城里人的专利呀,四川乡坝里的人都爱这么讲的。所以,我想了半天,觉得只有一种解释:黄非黄,而是皇,应该说是“皇腔”才对。
  
  为什么?因为历来的权贵以至皇上,其实才是最不懂民生最不讲道理的。你看有一年大旱,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百官急奏老百姓没有饭吃了,那小皇帝哥儿咋回答的?他说:这些老百姓咋这么笨呢?没有饭吃,吃肉粥不就得了!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吧?但皇帝老倌就说得出。这就是典型的“皇腔”。历史上的例子多了,数不胜数。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大跃进”时,有空儿吹嘘水稻亩产几万斤,也属此例。而今的现实中呢,也并未绝了子孙,断了痕迹,有些脱离群众,脱离实际,不拿国计民生当回事的昏官,也还时不时想当然地开“皇腔”呢。让人听了哭笑不得,牙痒痒的。

莫来头

四川人总是喜欢将一句“莫来头”挂在嘴边,通常还在前面加上个“哎呀”。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地地道道的四川话,却往往能被演绎得一唱三叹,很是有一番味道。
  
  不同的人在运用这句话时,拿捏的尺度不同,因此表现出来的效果自然也有所差异,犹如一把枪配上不同种类的子弹,自然有不同的威力。对于“莫来头”,有人延续四川话特有的语调快语调高的特点,“莫来头”如岩浆喷发般无法抑制,在电光火石间从嘴里喷涌而出,讲者畅快淋漓,听者荡气回肠:而“莫来头”却被另外有些人演绎出了另一番风格,以伴随着一声轻叹的“哎呀”打头,而后“莫来头”中的“来”字被刻意拖长,而“头”字却只是蜻蜓点水般最后一点而过,如同毛笔字中的一捺,先是长长的下划,最后轻轻向上一勾提笔。在说这句话的同时,讲者还要轻轻地摆摆手,在平静的语气下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大气与宽容。
  
  如同“忒”在北京话中的地位一样,“莫来头”在四川话中的地位同样无可替代。可以这么说,缺少了“莫来头”的四川话就如同被掐去高潮的歌曲一样平淡无奇,不放一点辣椒的水煮活鱼般索然无味。你会发现,不论是满头银发的老人们在夕阳下的石桌上白话,还是沉稳干练的中年人在茶室里品茗交谈,抑或意气风发的青年在夜市的烧烤摊上牛饮狂侃,只要有四川人聚在一起摆龙门阵,就总会听见“莫来头”在耳边环绕。
  
  “莫来头”这句四川方言就是讲没什么,没关系,不要紧。一般是在别人向自己道歉时使用,表示自己已经谅解了对方。其次,在大家聚在一起大摆龙门阵时,当对方向自己陈述某件令人不愉快,憋气,甚至令人愤怒的事情后,自己就可以来一句 “莫来头”,接下来再慢慢开导,宽慰对方,将对方胸中积蓄已久的抑郁之气一扫而光。再次,有胸怀开阔的人不需旁人的开导,自己早已看开,不再计较,一句大度的“莫来头”将纷纷扰扰抛到九霄云外,心胸越宽广,眼里的世界就越大,天地就越精彩……
  
  可见,一句简简单单的“莫来头”不仅能化干戈为玉帛,还能普度他人,让他人心灵豁然开朗,阳光明媚。“莫来头”是地地道道的四川方言,在普通话中并无此词,自己根据其读音将其转化而来。“莫来头”这三个字不仅读音贴近,并且含义契合,“莫来头”,即自己不要被烦恼缠绕,所羁绊,一切不开心,一切烦恼都远离自己,都被抛之脑后。
  
  四川人自古爱吃辣,有人曾这样形容,“江西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四川人怕不辣”。古蜀人的阳刚大气造就了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也造就了四川人性格中阴柔婉约的一面。四川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川人历来崇尚儒雅,聪明好学,谈吐风趣,语言幽默。
  
  公元759年(唐肃宗乾元二年),诗圣杜甫逃离战火纷飞的中原,从华州经秦州、同谷,来到成都,不禁大感惊奇。这种惊奇感的强烈,甚至压倒了艰辛旅途给他的感受。他在《成都府》一诗中甚至忘了抱怨蜀道难,而只是大声惊叹道:“我行山川异,忽在天一方。但见新人民,未卜见故乡”。他觉得同他刚刚离开的那个硝烟弥漫的中原相比,这个“曾城镇华屋,季冬树木苍。喧然名都会,吹箫间笙簧”的城市,简直是一个前所未见的新天地,四川人是前所未遇的新人民。诗圣的这种感受,在后世乃至今天的外来客人心中,是会唤起共鸣的。
  
  四川人敢做敢为,勇于进取,但是在不可避免的失败面前,四川人又借一句“莫来头”表现出了输得起,大度的从容。在他们眼里,失败了,莫来头,咱们再雄起。正是这种不服输的精神支撑四川的同胞在经历了“5.12”的噩梦后,依然坚强地微笑,道一声“莫来头”,立刻用自己的双手重建美丽家园,天府之国依然美丽。
  
  在美国经典影片《阿甘正传》中,阿甘是个低能儿,木讷呆板,那又怎么样,莫来头,阿甘凭借自己在橄榄球比赛中的风驰电掣拿到了学士证书,在越南战场一人将四名战友从死亡线上拉回,获得总统接见,荣获国会勋章,自己开办了家捕虾公司,身价百万,成为《财富》封面人物。因为阿甘的单纯与勤奋,他比大部分人更成功。
  
  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波澜不惊,不要让烦恼蒙蔽了你的双眼,莫来头,险峰之处有胜景,学会微笑接受自己改变不了的,坚决改变自己能够改变的,还要学会分辨两者的差别。你会发现,人生原来真的可以更美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