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原汁原味的四川方言(一)

语言学这门学问里,以语义学最为复杂。特别是方言字义尤其够得你整,专家大师也未必都能疏通理顺,平常人更心知其义而不能通解,常讲常说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倘说要开拓语义学,这方面天地极大。
  
  笔者接触所及,以粤语、川语两种方言中奇妙的辞汇最多,考究起来文化内涵姿采非凡,堪称研究方言语义的两大富矿。笔者不敏,于粤方言所知极少。四川方言则因为家里主妇是四川人,家里日常每以川语交谈,勉强可称半通,故自谑为“二川人”。撇川腔之间,常深感四川方言中许多语汇涵义的奇妙有出于意表者。因拈出一二语举隅,以见大凡,幸读者勿以拈字作酸见责,万祈万祈。
  
  过 场
  
  按“过场”为舞台术语。其义应为:一个或几个角色从舞台一方出场,行至另一端进场,过场角色一般无唱腔或道白,意在表示人物在行路中;偶尔也有打破程式,有一两句唱腔或道白的,也大抵不关剧情宏旨。“过场”的另一义项,是剧中的零碎场面,次要场面,穿插场面,通常是让重要的场面喘口气,或为戏剧冲突蓄势,被称之“过场戏”。
  
  引申之而用以形容世相,“过场”常与“形式”同义,“走过场”就是“走形式”,亦即装模作样一番。为了应付上级,应付舆论,乃至应付由来已久的习惯,必须虚应故事地操办一阵,行礼如仪,才好交代。忙乎一阵是给人看的,当然自己也算尽了心,足以自慰了。事情是否落到实处,何必深究,轰轰烈烈的过场总是人所共见的了。不是说“重在表现”么?会已开过,员已动过,置已布过,结已总过,一切都是按计划有步骤进行了的,您还能要求什么!
  
  “走过场”因此也是检查、清查、追查的绝妙溶解剂,一切在走过场中烟消云散,本该有的压轴戏、大轴戏都在过场戏里卸妆,诸事摆平,一切照常。
  
  这是“走过场”的通常辞义,但在四川方言中,“过场”还有另一义项,质直而言之,则与“花样”同义。如责人“你哥子过场多”,犹言此人花样百出;如言某事有好多“过场”,则犹言这事中变了很多戏法,这时“过场”又和耍魔术的遮眼法之类的“过门”意义相近。
  
  细按之,四川方言中“过场”解作“花样”之义,实从通常所解的“走形式”分蘖而来并加以深化的结果。例如,清查某事的“做过场”中,实有无数花样手法在内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走过场”之间,实现其功能的就是玩了花样。“走过场”为形式,“变花样”为其内容,但不宜细说,故含糊以“走过场”这一不伤感情的词语了之。
  
  来 头
  
  四川方言中的“来头”,与通常所说的“关系”同义。譬如说,你方(犹言触犯、得罪)了某人,向他致歉,其人常答曰“没来头”,意即没关系,无须介意。又如你想访问某人,询问他到他府上去是否不很方便,对方亦必答曰:“没来头。”意即你来好了,不碍事。总之,日常应对中,人皆知“来头”即“关系”。
  
  何以不用“关系”而言“来头”呢?这是抓住了“关系”一词的要害。因为各种关系中,“来头”即其人的背景最为重要,倘是重量级人物那里来的人,就必须恭敬慎重对待之;而来自无关紧要的人那里的,便不妨马马虎虎。当然,也有些小人物,对你颇能发生或利或害的后果,如会打小报告的克格勃之类的人物,就不是“没来头”的了,就须小心对付之。质言之,其“来头”测不准,也必须以有“来头”视之。具体落实到鄙人,则写写这类不方人或得罪什么势力的闲言碎语是“没来头”的;倘要是下笔触犯了什么人,遇到惹不起的,那就不是“没来头”的了。
  
  玄
  
  “玄”,这字我没把握,不知是否该写作“悬”或“旋”,意即拖延、磨蹭、行动不利索,不撇脱。这是四川特有的常用字。对行动磨磨蹭蹭的不痛快的人,人常责以“你好玄得”!并干脆以蜀汉先主之表字称之曰“刘玄德”。遇到某事须办,而办起来又将碍及某些有“来头”的人士,不大好下手时,智囊人物商量下来,决定将它“玄起”。这里似乎得用“悬起”方是。倘是一件事彼此踢皮球,互相推诿,致使该办的事“玄到”,则似乎和彼此“周旋”也和球之踢来踢去不断“滚旋”相近,那末其字当写作“旋”了。总而言之,在“玄”或“悬”或“旋”之间,便有许多“过场”,内中很有“来头”,常常是文山会海的因由。
  
  踩 拐 脚
  
  这个辞语我曾在《龙门阵》上撰文追索其语源,出于旧时抬轿的步法,前后轿夫行进,步法必须齐一,才能顺溜,故前一轿夫除了警告抬后杠的轿夫脚下有水潭而喊“天上明晃晃”,后者会意,应为“地下水凼凼”等号子以外,经常彼此要喊“踩左”、“踩右”,如军操行进喊“一二一”的口令相同。倘前后脚步不合拍,就称之曰“踩拐脚”,引申之就是与“捣蛋”同义了。
  
  但后来有人撰文辩正,好像记得说是应作“扯怪叫”或别的什么,神经衰弱,忘了。作者是地道的四川人,胜“二川人”一倍,当然只能听他的。但我的印象里,似乎仍以“踩拐脚”为近情,这种印象大有来头。
  
  话说一位敝友,1957年被“扩大化”进去。当时在可划可不划之间,头头们反复商讨,最后由一把手拍板。此一把手是四川人。“扩大”进去的理由,是一把手一句话:“这家伙一向跟领导‘踩拐脚’,划!”
  
  可知“踩拐脚”者,与领导步法不齐一之谓,亦即不听话、捣蛋之意,引申之就是“反领导”、“反党”了。一个方言短语,决定敝友命运,其力量之大竟有如是者。
  
  以上诂释的几个四川方言语辞,万万不足显示四川话辞汇语义的丰富微妙。由我这个“二川人”来疏解,也有强作解人之嫌。四川是撰《方言》的扬子云的故乡,对字学有渊源,高人极多,此文也是丢一块砖头的意思,反正说错了也“没来头”。倘有高明以为释义不对,作文指正,笔者绝不以为是“踩拐脚”。文末殿以这几行,也不是走走“过场”——这里,“走过场”只是“走形式”的本义,因为这里是没有花样可耍的

0
分享到: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