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四川方言话剧小品《回家》

回    家

演出单位:苍溪县总工会   苍溪县广播电视局   苍溪县文化馆
编剧、导演:廖天楷
演员:王国英  冯碧华  牛锦华  向建平

时间:某日
地点:回家——苍溪籍农民企业家返乡创业洽谈会、苍溪返乡农民工招聘会现场
人物:猴子,男,35岁,失业返乡农民工,简称猴;
细妹,女,32岁,妻,简称细;
李大花,男,40岁,返乡创业老板,简称李;
小张,女,27岁,苍溪县总工会职工,简称张。
布景: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一条长凳。背景上书“回家——苍溪籍农民企业家返乡创业洽谈会、苍溪返乡农民工现场招聘会”,左右对联“发财了,返乡创业建设美好家园;下岗了,回家上班感受和谐农村”。
【幕起:(音乐中,电话响,张夹着文件袋上,接手机)
张:哦,回来创业呀,欢迎,欢迎回家!(座机电话响)咹,回来找工作哇,也欢迎,也欢迎回家!(两电话齐响)喂,都回家啊,我们都欢迎!
哎呀,农民外出打工,发了财就老板,没发财就恼火哦。所以今天我们就专门举办这个“苍溪籍农民企业家返乡创业洽谈和返乡农民工现场招聘会”。看嘛,这电话都打得快中暑了。
(李上。)
李:父老乡亲们,你们好。我叫李大花,家住高坡土门垭,解放前代代是贫农,社会黑得一包渣。后来解放又改革,处处开的是幸福花。于是那一年我离开老婆离开家,跑到广东去伴沙。先是人家管我,后来我又管人家,几年下来——
张:(抢)几年下来呀,整成个农民企业家。哎呀,你就是李总嘛!感谢你的大力支持哦。
李:哪里哪里。目前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可是我们苍溪农村却迎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县上大力实施“回引”工程。书记、县长深情地邀请我们回来。
张:发财了,回来好嘛,这才是我们的家呀。
李:这一看啦,苍溪农村的变化硬是大:亭子口上马,兰渝线开干,工业区在建,天然气在钻;广南高速动工,梯级开发成片,庭院文化走俏,都夸苍溪经验。路宽了,城大了,连我们村上的老太太都当超女,喜欢快男了。
张:就是啊,苍溪现在是投资兴业居家生活的乐土啊。
李:再说了,我们回家创业,就像儿女孝顺爹妈,是应该的啥!
张:这话说得好哦!
李:所以我就投资1000万办了工厂,要把我们的土特产变成人民币。
张:对,你们回家开厂扩大就业,农村剩余劳动力也就和谐了嘛。
(细急匆匆上。)
细:同志,农民工报名就是这个塔塔吗?
李:对,你请坐。
细:坐就不坐了,我两哈报了,还要回去喂猪。
张:好,大姐,那就给你报名。
细:不是给我报!
张:给别个报啊,那要他自己来。
细:晓得,买牛都要现场看牙口。同志,他没在苍溪。
李:他是外地人啦?
细:不是。
张:那他在哪儿?
细:发达地头,听他说,那儿天上下金砖,地上长钻石,人一到那儿,放屁都有含金量。
李:大姐,那就等他回来再说。
细:回来迟了,还招个屁。
张:大姐,公共场合莫要说山话。
细:啊?有人看啦?那我就收回刚才那个屁。我是说回来迟了,还招个铲铲。
李:大姐,你,我们——
细:(抢着说)不要你呀我的。我先给你们交代。当初我就指出:苍溪的农村是大有搞头的,毛主席也说苍溪的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可我家那笨男人跳起颗颗往外头跑,说是要背个帆布口袋出门,报个金元宝回家。
张:大姐,苍溪外出打工的人是很多,李总就是打工致富的模范,在外头挣了钱该也是好事嘛!
细:嘻,他挣钱?!他挣了一个鼻子在脸面前。前几天打电话说他在外头被啥子风暴给爆了。估计他龟儿不是今天就是昨天可能要灰戳戳地拢屋哦。
(猴背牛仔包,紧几步慢几步地上,跌倒。)
猴:妈哟,烟锅巴还挡一扑爬。当初下海以为可以抓鳖,结果竹篮打水啥都莫得。走的时候给婆娘夸了海口,现在闪了舌头脱不了手。管他的,听人说县上招工,先去碰一攒头,如果招上了,可以给婆娘说我是政府吸引回来的人才,这也叫工作调动。
(猴探头看)
细:(感叹地)哎,农民出门打工就是农民工,这农民工失业,也算下岗工人。目前,我这农业家庭一把手,要解决下岗职工就业问题,摸着石头过河啊。
(猴侧耳听)
李:大姐,冲你这爽朗劲,你的事情我包了。
细:给我包了!?
猴:哎哟,这咋是我婆娘的声音喃?!
张:大姐,这是返乡创业的李总,他说话稳当得很,快谢他哟。
(细向李鞠躬致谢)
猴:这是招啥工啊,明目张胆地包啊!这钱没挣到,再把婆娘包起跑了,那我不是吃炒面遇见吹大风啊!
(猴跑进,又跑出)
猴:哎呀,这块进去面子就扫成油光石了。
(猴急匆匆扣上帽子,戴上墨镜,冲进)
张:同志,你好。
猴:(开始用椒盐川普)同志,我不好。
李:你咋个不好?
猴:你们不好!
张:你需要帮啥子忙啊?
猴:我看你们是越帮越忙!
细:这人咋这块说话呢?
猴:看嘛,还莫有包她,就倒拐子往外拐了!
张:同志,脱下帽子,摘下墨镜,看一下你本人要得不?
猴:要不得,人太体面了,怕你们看了睡不着瞌睡。
李:那你也是来招工的?
猴:阻止招工,(对观众)招个鸡公。
张:那,你是来捣乱的?
猴:不捣乱。(对观众)不捣不乱。
细:不管他,来,我们继续。
张:李总人品好,企业诚信度高。
猴:哼,人品?!披着人皮的色狼。
李:嘿,你说啥呢?
猴:唱歌,公民的自由。
张:李总踏实肯干头脑灵活,从工人到厂长,目前资产上亿。
猴:骗人哩,冲壳子啥,现在全球都刮金融风暴,外国的蓝眼睛都发红了,我都刮成这样范儿了!他,乜猫发情当自己是老虎。
细:你以为人人都象我那瓜男人。出去背个牛仔包,回来背个脏牛仔包。
(猴羞怯地,藏牛仔包到身后)
细:吔,这牛仔包还硬像我屋里那个哈。
猴:你看见的!
李:大姐,外边不好混,你要理解,当一把手胸怀要宽广。
张:还是家好啊!成功了家欢迎你回来创业;失败了家招聘你回来就业。
细:李总,我好崇拜你呀!我那男人一去就暴了,你咋就没风了呢?
李:哪里哪里,侥幸的。
猴:侥幸的?包人家老婆法律就不得要你侥幸了!硬是男人有钱就变撇(坏)。
细:这人神经是不是有问题哦?!
猴:你被他招了,这神经就真的有问题了。
张:同志,请你保持沉默。
猴:同志,请你们让我保持冷静。
李:(气愤)你是哪里来的?
猴:回来之前我是外省来的……
细:外省人啊。闪起个腔,水土不服哇!好了,李总,我们继续登记。
张:来,签字。
猴:硬是要签?
细:啊。
猴:那你就不征求你男人的想法。
细:他有啥想法,现在我是一把手。
猴:你搞一言堂啊,也不民主一哈,举个坨子?
张:你说啥哟,大姐这是细致入微的体贴!
猴:这是赤裸裸的体罚。蛮不讲理就把你男人双开了,这是违反组织原则的。
李:大哥,难得这样持家的女人,真是懂得心疼人。
猴:大爷,这样的女人把人整得心疼啦!
李:啥哟?大姐,就冲你这份心,我们定了!
细:(激动地)好,签字!
猴:(抢。四川话)婆—娘—,虽然我打工失败,但是没有变坏,求你留家查看,我给你表个硬态:放我这一马,你要咋耍就咋耍。
众:啥?老婆?啷个变调了?
(细取掉猴的帽子和墨镜。)
细:咹,猴子,硬是你呀?!
猴:细妹……
细:你外省人的嘛?!
猴:我说我回来之前是外省人。从今往后我就紧密团结在你周围老老实实当个苍溪人。你不要让他包了哈,包了,我就失恋守寡了。
张:哪儿是那个包嘛!
猴:不是那个包!我是憨包哇?!都填表签字了,接下来就……
(李拿表给猴)
李:(对张)看不出来,小伙子还是个醋罐罐。(对猴)大哥,好好看哈!
(猴读表)
猴:啊,给我报的名啊。
细:哎呀,你这智商就是个着风暴的智商!
猴:李总,那你就把我包了?
李:包!返乡的苍溪农民工,我都包了。
细:(牵猴)走,回家!
张:(牵猴)走,上班!
猴:(跌跟扑爬)好,李总,那金融风暴敢过胡家梁,我就打它个乌眼膛。
众:啊?!
猴:吔!
幕落。】

0
分享到: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