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公司头有事》(8)

时代的巨轮驶离岸边,踏上未知的航程,前进是唯一的归宿,人们在航行的旅途中浮沉,用不同的方式诠释着时代赋予的无尽意义。

自从黄大仙屁儿坐到业务办公室总监位置的那天,老陈和陈小妹儿涉外学习两月有余,美其名曰出国考察,北海道,巴厘岛,曼谷体验温泉,海滩和人妖。

黄大仙不愧青年才俊,上台一周,就准备改变茶杯,烟锅巴,冲壳子的老套销售总结茶话会,改成更加清新夺目的报表数据分析会,开会期间禁止抽烟喝茶上厕所,每个业务人员都必备一个记事本,将黄大仙的金科玉律牢记书中,以备随时查验。

政策第一次执行,黄大仙的脸就差点遭赖汤圆儿甩的板凳儿打成锅盔,刚开会,赖汤圆儿就有气,账没报,老陈就巴起来跑了,还遭一个青钩子娃娃要求一啪啦事情做,黄大仙觉得有老陈撑腰,压得住堂子,说话打官腔,我们三个业务听得烦,赖汤圆儿是脑壳转直角的人,几句不如意,起身就走人,黄大仙地皮子没踩熟,但毕竟在组织部呆过,沾了点官威,说话冲:“赖明成,我话没讲完,你走哪儿去?”

“厕所。”

“开会不能上厕所。”

赖汤圆儿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抓起板凳儿就撼了过去,幸亏黄大仙躲得快,板凳打到后面墙上,躲过一劫,总结会就再没开过。

黄大仙不愧多年组织经验,心黑屁儿烂。会开不成,就搞了个绩效改革,名义上是涨工资,事实上是把底薪压低,提成拉高,感觉工资涨了,事实是任务重了。我们三个业务全部反对,老陈打了个太极,先试试看,不行,大家再提改进方案。结果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比原来少了百分之二十,还发了张工资条,希望大家保密。

第二天我们三个集体辞职,老陈看风吹得凶,赶紧打了个圆场,会计核算出了问题,当天下午就把钱补了回来。

跟到一个月,风平浪静,黄大仙天天窝到办公室上网看报表,找我们三个谈心话衷肠。月末,老陈在会议上公开表态,要支持工作,要信任,要放权,所以从即日起由各部门领导发放工资给员工。办公室,技术部也这样搞,我们也就不好发言,黄大仙终于实现了权力零的突破。

跟到黄大仙开始走马灯地招聘新人,全部是业务,一个二个来的快去的快,特别是十二月份的时候来了三个大学生,过了二月就提起包包走人了,基本应了华哥的预言:“这三个是来挣过年钱的。”一方面是老陈和黄大仙给新人洗脑,本公司信誉第一,前途无量,专业制造万元户;另一方面,又把新人交给我们强化训练,我们再次为新人传道授业,答疑解惑,本公司破船一条,前途堪忧,是混寿元吃低保的人生后花园。

经过大半年的暗流涌动,老陈沉不住气了,甩了一句抠屁儿才说的出来的话:“穷山恶水出刁民。”

事情再明显不过,老陈安了个黄大仙在中间摆造型,装神弄鬼,无非是他个人躲到黄大仙那个妖怪后面准备拿业务开刀。老陈在跨国公司混出头靠的就是长年累月的疑神疑鬼,搞斗争发家致富。现实情况是,由于老陈经常出差去给衣食父母请安汇报,成都这边给他感觉就是耗子乱贡,偷油婆横穿马路。老陈经常在报账过后,贡到地下室,阴梭梭地去看我们几个的汽车里程表。

要说老陈挨球,他确实挨球,要说这个是子虚乌有,那确实是冤枉老陈。只是老陈打击面太大,当了回汪精卫,错杀一千不放掉一个的逻辑让他把我和赖汤圆儿搞成了偷油婆。

真正在外面飘货的是华哥,装孙子多年,这次黄大仙把华哥坐正的愿望坐死球了。华哥本想立正之后,偷油婆的生意就稍息了,一心一意跟到老陈奔前程。没想老陈只跟陈小妹儿有真心话大冒险,把这个十年的跟班儿涮了坛子,老陈算是活转去了。

华哥抽正的希望在茶楼头画了句号,孙子依然装孙子,只是现在的孙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孙子。

0
分享到: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