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公司头有事》(7)

不好意思,最近工作较忙,年关到了,公司里面忙收款,延迟了。这个还要写下去,耽误你的时间看我的写的字,但愿没有给你造成工作上的不便。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身体健康,生活美满。

                                                                                        此致
                                                                                                新年快乐
                                                                                                         西瓜
——————————————————————–
感谢网友西瓜的长期支持!

那天晚上做了个梦,我练了招轻功,正在往天上飞,在倒拐的时候翻了下来,结果一直往下掉,啪的一哈,轰到地上,醒了。手抓了闹钟,才半夜三点,这哈趴到床上睡不着,二醒二不醒挨到去上班。

大早上,向秘书就把我们业务,财务,办公室一婆人加起来十一个,全部召集到会议室,开会。

赖师兄给我和张会计各家甩了杆云烟:“龟儿子,老陈,问题解决不到,三天两头开锤子会,开过去开过来都是和泥巴。”

“赖汤圆儿,这儿那么JB多人,你想说话的时候就喝茶撒。”赖师兄是出了名的一根肠子通屁儿,从来不倒拐。

张会计端到茶杯打微笑:“就是就是,赖汤圆儿,这儿林子大,你以为就业务部那么几平方,你占山为王嗦。”

“张哥,那个账老陈好久给我报哦?”

“啥子账?”

“我上两个月的报销,还有两三千块钱的油钱,跑你妈大山里面装那个批软件,老子遭蚊子咬成癞格宝了,还在那猫儿起麻起的,想吃浑堂锅盔嗦?”赖汤圆儿性子烈,只要说话稍微不和口味,他娃立马开枪走火。

“你个锤子,赖汤圆儿,我不是给你说了的嘛,老陈没安排。”

“没安排?上上个星期,老陈回来过后的那个JB星期几不是说给你协调的嘛?”

“老陈踩的假水。”张会计轻轻个儿敏了口茶。

“挨他妈的球,一哈老子要找老陈摆龙门阵。”赖汤圆儿确实有气,上次那单生意接到的时候是去年秋天,跟了大半年,吃了几桌子的饭,喝了一啪啦自费酒,提了十来斤香肠腊肉,把年都过完了三个月,才把合同牵了,老陈那个死瘟丧不给他派人安装,还要把饭钱给他宰了,一顿饭最多报一百二,还不够酒钱。

“好了,大家安静一哈,”向秘书站到投影仪边边上:“今天陈总去上海出差了,有件重要的事情向大家宣布。”

“老陈不在,还开鸟的会啊。”赖汤圆儿心头的气是爆出来的。

“诶,赖明成,有啥子事下来再说嘛,一哈儿我帮你解决。”冷主任在那打圆场,她娃心头一直都是清醒百醒的。

“好,你说的哈。”赖汤圆儿就跟真的吃了定心汤圆儿一样,不开腔了。

向秘书说话永远是普通话里面的极品,官腔官调:“今天,当我们回首走过多年创业的艰难历程,陈总带领着我们优秀的团队一路拼杀在成都竞争激烈的软件市场,我们在不懈的努力当中不断的寻求自我的超越……

我最烦这个女的说话:“狗日的,要说啥子东西嘛?”

“你就听到嘛,咋个滴点儿都沉不住气喃?”张会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都练成钻石了。

向秘书慷慨激昂地把个人的官腔作文宣读了五分钟,结束,我们正准备拍巴巴掌,走人:“接下来,让我向大家郑重地念一封陈总从上海发来的电子邮件。”

“日本人哦。”华哥一贯在领导面前装神弄鬼,这回也坐不住。

向秘书很欢喜的把那封几十页的长篇伊妹儿打到投影幕上,念了一啪啦锦绣前程,自我奋斗,飞黄腾达,腰缠万贯指日可待的海吞山河之壮语,真的应了郭德纲的一个词:催人尿下。读了将近一半,我上了两次厕所。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狂轰滥炸,最后老陈的信还是落到根子上了:他请了一个空降兵来领导业务部。用老陈的话说,这位领导是极富才能的一位帅才,是拥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干将,对于这位即将走马上任的101空降师统领,他寄予除了卖钩子以外的任何支持。

接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四有青年在众目睽睽之下,风光而不失风范地飒爽登场。具体咋个梭进来的,我不是很清楚,主要头天做的梦没睡醒,向秘书讲话的时候,讲到半中腰我就打瞌睡了,一阵热烈的巴巴掌把我唤醒的时候,这位精英中的极品,爆鸡婆中的战斗机已经展现在我的面前了。

“我叫黄奇虎,即将履新之际,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曾经在组织部工作,研究生毕业,已经工作多年,得力于陈总厚爱,让我在这个不平凡的舞台上创造未来……

接下来是一啪啦为人处世,工作业绩,理想创造,事业人生,归总:这位四有新人是一个极富创造力,非常有发展前途,在老陈的深耕细作的沃土中会有一番作为的伟大的战略型策略家。

洋洋洒洒一上午,散了会。

饭吃过,准备背起包包找票子的时候,黄总监由向秘书引进我们办公室:“大家先把手上的事情停一下,我来给黄总监介绍哈即将接手的这个部门情况。”

介绍情况,就是介绍人,大家打个照面,点哈脑壳。

赖师兄不这个样子想,点了脑壳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要报销,喊老陈吐票子,黄总监腔不开气不出,打了个哈哈,就由向秘书牵到大办公室去了。隔壁大办公室热血沸腾,噼里啪啦比开演唱会还有声有色,生态使然,女多男少,又碰到个帅才,哪个不为之倾倒。

“汤锤儿下午有事不?”华哥坐到格子头甩了杆娇子过来。

“没事。”

“那走,我们出去坐哈。”

华哥开起车,拉到我和赖汤圆儿去了圣天露茶楼,吹了一下午壳子。我原以为他娃是继续给我摆林红的事情,看到赖汤圆儿跟起来,就晓得肯定是这回空降的事。华哥内心不平衡到极点,论业绩,论资历,华哥是应该直升机坐定了,结果横空出世一个黄大仙,多年装孙子,当龟儿子的华哥,在茶楼里面喝了一下午的酒,喝的又哭又笑。

当晚,赖汤圆儿开车把华哥送回屋,我坐到后排,看到这个年近不惑之年的男人,耳鬓的白发已经开始爬到头顶,乌黑的嘴唇是多年烟熏的结果,华灯初上,车内一阵阵的鼾声夹杂到酒气,心头一种莫名的悲凉。

夜来了,睡嘛。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