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公司头有事》(6)

电话是炸了,事情炸不脱。我把美女约了出去,这儿人多嘴杂,问几句,华哥就有生命危险,毕竟他娃是倒插门,又是葩红苕。平时他老妞儿管得凶,这回要晓得,不仅采了花,还播了种,他老妞儿肯定要起义。

我和美女一堆打了个车,一口气拉到望江公园,坐到河边边上,大清早,人不多,也算清净,点了两碗花茶,要了两包花生。

“美女,你贵姓喃?”刚坐定,我才想起还不晓得她名字。

“我姓林,叫林红。”美女眼睛都哭红了。

我把华哥穿我马甲,吃她冒炸的事跟林红一五一十的摆了,林小妹儿应该头次遇到假冒伪劣产品,止不住的哭,搞得我买了三包心心相印。

哭是女人申请专利的武器,我前面那块张飘飘就把眼流花儿运用得炉火纯青。有次在家专卖店看上一件黑不溜秋带六个包包的牛仔裤,上了哈身,高矮要买,龟儿子,我咋看那条裤子都像敷了层冬瓜灰,就找了一帕拉词语拒绝摸钱,二话不说,张瓜瓢就哭了,人大面大,观众又多,算了,买。那张苦瓜脸一哈就笑烂了,比往墙上丢的番茄还烂得快。刚给钱,就跟斗儿蒲爬地穿到身上了,逛完街回了屋,我正在厨房爆花生米,卧室头张飘飘一声尖叫,声音像屁儿遭猫儿抓了十八根路路,我冲进卧室,她哭得只凶残:“妈妈也,咋个办啊,我得了癌症了,肯定,呜哇~~~~~”

“啥子东西哦?”我拿起锅铲怀疑碰到神经病了。

“你看嘛。”张飘飘把两条细嫩的腿支给我看,两条腿腿儿一块黑一块白,跟斑点狗差不多。

“哭个铲铲,那条裤子是Y货,掉色。”

“是不是哦?”说完个人冲到浴室头冲了个淋浴,完事,那双腿腿儿又变的一闪一闪的了,二话不说就把裤子丢渣滓桶了。

龟儿子败家子。

林红哭了半个小时有余,一口气喝了三碗茶,吃了一袋花生,估计是没吃早饭就跑到公司头来找她心目中的汤锤儿。

“这样,林美女,你们之间的事,我也插不上手,我把李吉华的号码给你。这个事还是你们自己解决。”我拿出笔,把号码抄到笔记本上撕给了她:“我喃,要上班,这阵要赶回去,就先走,你要有啥需要的,打电话给我就是。”

林红抬头望了哈我,点了哈头,埋到脑壳看茶杯。

我给她挥了哈手,起身出公园,赶52路望公司头走。公交车上,华哥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问我,事情咋样,有没有出状况,老妞儿晓不晓得,公司头有没人问,狗日就是没问别个的肚皮。

华哥头天晚上就回了成都,第二天大清早,我刚进公司门,就把我拉到休息室嘘寒问暖,下班之后把我约到咖啡馆,又是喝咖啡,又是吃牛扒,散伙的时候还给我提了一箱麻辣、五香、果味牛肉干儿大拼盘,老子奋斗那么久,居然这个样子把愿了了。这个龟儿子平时抠得咬人,关键时刻还是下得血本,两个字:堵嘴。他娃屁儿随时都可能飙血,只需要我舌头儿和口水搅拌一哈。

事后该干啥子干啥子,两星期后的周五晚上接到林红的电话,约到玉林南路的一个珍珠奶茶店,林红穿了身简洁的亚麻外衣,头上别一个红色蝴蝶结,坐到橘红色的吊灯底下,一个美少女。

“汤哥,你能帮我个忙不?”我刚坐下来,林红就把我看到,眼流花儿又包起了。

“你说嘛。”

“恩,恩。”那张樱桃小嘴一直没动,看来很难开口。

“你能陪我做件事情不?”

“把李吉华杀了哇?这个你另外找人。”

“不是,你能陪我去医院不?”

“安?李吉华那个龟儿子喃?”

“我不想再见他。”

接下来是很久的沉默,说老实话,我不晓得说啥子,这个龟儿子开放社会。

“啥时候?”

“明天。”

……

第二天,我请了个假,陪林红到抚琴西路的妇幼保健院,先做了个检查,有一个月身孕。她很沉默,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挂了号,要做人流。从她嘴巴里面说出来,心头有点梗。我和她坐到手术室门口等,里面一阵一阵的尖叫,叫得我心紧。我拿到她的号,自己摸腰包,重新给她挂了个无痛人流,她身上的钱只够做不打麻药的。

叫到她号的时候,她一直埋到脑壳望手术室走,临进门转头看了看我,关上了门。

我坐到那啥子话也不的,就只看到手术室窗子上的红色十字架,还有那把生锈的铁把手,有好多娃娃在这儿不见了,这些娃娃的妈好多都还是娃娃。

一个干瘦的男人轻飘飘地坐到我旁边,侧到脑壳看我好久:“你是汤锤儿哇?”接下来是一声很长的喘气。

我转头看这个脸色泛黑的男人,那个眼神似曾相识,但是完全回忆不出来哪里见过。

“你认不到我了,但是我认得到你,”话还没说完,又是好长一声吸气:“我是你的小学同学,邹春林啊。”

“春林娃儿啊,你咋搞成这副样子了?”我像晚上睡觉遭别个揭了铺盖,淋了盆冰水。

“病得拐了,”又是很长的吸气:“我刚才就看到你了,一直……

“春林娃儿,走了。”走廊上一个大妈在向他招手。

“我妈来看病,喊我来陪她走哈,”他歇了好长一口气:“出来晒哈太阳。”说完起身。

“等哈,留个电话。”

邹春林慢慢回过头来:“我不得手机。”

“我留个给你。”我赶紧把笔记本拉出来,把个人的电话号码写下来递给他。

“要的,改天吹。”他接过纸条挥了哈手,走了。

这个时候手术门开了,林红昏昏沉沉地走了出来,坐到我面前:“我们走了嘛。”

一个护士跟了过来:“你是病人家属哇,现在病人身体很虚弱,可以歇会儿再走,也可以先住院几天,调养好身体再走。”

“我们走了嘛。”林红靠到椅子扶手一直在念,麻药还没退。

我抬起头,问:“护士,住院要住好久,要把身体养的好,基本?”

“一般三天差不多。”

“那就住三天。”

我把林红安顿到住院病房,请了三天假,老陈整死都不批,我赶紧喊陈小妹儿帮忙,陈小妹儿念我做事厚道,给老陈编了个挨球的理由:我要打丧火。批了。三天,林红一直不开腔,躺到病床上,一直在流眼流花儿,吃饭也吃的少。第三天出院,林红一定要把手头的钱全部塞给我,我一直摆脑壳:“你揣到,等你二天挣钱了,再还我。”

出了医院,林红心情好点了,想吃蹄花儿,我带她去喝了碗雪豆儿炖蹄花,饭吃完,去看了场电影,然后送她上了回学校的公交。

那天晚上收到短信:汤哥,谢谢你。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