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公司头有事》(5)

自从文殊院和大仙勾兑之后,跟到两个月,就像吃了猪饲料,生意膘肥。连重庆那个踏踏的生意都做了,实在搞不赢,我甩给了华哥。临到发工资,票子是用点钞机跑的,头次关那么多钱,揣到牛皮钱包里面,约都约不过来。进了屋,一把甩到床上,拉下窗帘,点杆玉溪,一张一张铺到床上,他妈的,这个才叫钱。

我们妈在我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话:“娃娃,人生三穷三富不到头。”

我穷了三十年,也该飙头一桶油了嘛。现在我最想实现的就是海吃一顿牛肉干儿。

第二天接到一个电话彻底把我打牙祭的想法,楚了。一早起来,我正在吃鸡蛋,一个认不到的电话打过来,在我滴点儿准备都不得时候,来了一句猛的,差点没把我哽死:“汤哥,我有了。”

“你是哪个?”

“汤哥,你翻脸不认人嗦?”对面的声音给我雄起了。

“不得哦,你哪个哦?”

“好,你个汤锤儿,不认账,我到你们公司头去。”说完,把电话掐了。

“锤子哦,哪个龟儿子清早八神搞这个台子哦?”我边喝牛奶边想:最近我没沾哪个女的嘛。上头那块,张飘飘半年前就拉豁了,那个死婆娘分手当天就拉到一个母兮兮的胎神在我面前灯儿晃,生怕老子不晓得她繁殖能力强:不可能是飘婆娘。三个月前,在九眼桥酒吧一条街上,是和一个叫小米的双流妹儿喝了一打银子弹,然后到天府丽都开了房,然后,锤子哦…… 不对,那个时候,那女的喝凶了,我记得把她衣服解开之后,就开始吐,吐了一床,敷了一身,结果啥子都没干,还听了米小妹儿两年的失恋经历,整的我阳痿了一晚上,趁人之危要不得。除了这些,我就没碰过其他女的得嘛,除了前段时间拜的菩萨。

嗯?肯定是老陈,他娃肯定晓得,我发现了他和陈小妹变组合金刚的事。狗日的老陈,想把老子搞臭,再把我踢出公司,灭口。阴险,阴险,遭球了,一劫啊。

我刚进公司门口,赖师兄正在门口秋烟,一把把我拉到:“汤锤儿,你娃艳福不浅哦,还说单身,那么J8 漂亮的女的。”

“你在鬼扯啥子?”

“你挨挨挨,装处嗦。”

“啥子东西,你在说啥子?”我心头在敲鼓了,锤子,老陈下手太快了,他妈的,要是这个样子,老子就来个鱼死网破,屁儿给你狗日抓流血,你两个乱伦合体的事老子要当到三十来号人的面,一口气给他们来个现场直播。

我背起包包贡到办公室,刚踏进去,无数双眼睛都把我看到,看得我脑壳发麻,我埋到脑壳往前冲,向秘书一把把我拦到:“汤哥,有个美女在办公室等你。”说完就把我牵到会议室去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向秘书眯起小眼睛,笑得很色情,把门关了。

我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女的,背对到我坐起的,一头披肩长发,有一个小蝴蝶做装饰,穿一套黑白相间的紧身连衣裙,凹凸有致的曲线,美得让人有冲上去啃的冲动。

“你是来找我的?”

“汤哥!”那个女的一哈转过身来,很兴奋地喊我。

“你是哪个?”我仔细看了哈这个美女,确实认不到。

“诶,不对,你不是汤哥,我要找汤哥。”

“这儿只有我姓汤,你肯定找错公司了。”

“不对,是这个公司,我有名片儿。”说完,美女拿出一张名片儿:“你看,我找的是这个名片儿上的人。”

接过名片儿,一看,这是我的:“美女,你要找名片儿上的人,那就是我,你是来买软件的话,不开发票可以少点,要是其他事情的话,你应该拿错名片儿了。”

“不对,不对,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就给我这张名片儿,他还抓着我的手说,我就是汤明亮,外号汤锤儿。”

有这种事,不可能我梦游的时候有这种特异功能:“我是汤锤儿,我肯定没牵过你的手,你认错人了。”

“他豁我,他真的豁我…… ”话还没说完,美女开始哭了。

锤子哦,这个事情从哪搞起哦:“美女,你不哭,清早八神的,又不是死了舅子老表,你有啥子事,你说哈,不然回去休息哈,你多半遭贼娃子豁了。”

“我哪儿去找他嘛,我咋办嘛,我咋办嘛?”美女哭地开始抖了。

“啥子咋办?”

“我有了。”

“你有了?”锤子哦,我想起了,早上吃鸡蛋的时候,接到的电话:“等哈,你应该有那个龟儿子的电话撒,冒充我的那块?”

“没有,我们只是QQ 联系。”

“QQ ,那他号码好多?”

“他很久都没上线了,我才打名片儿上的电话,我咋办嘛,我咋办嘛?”美女开始放声大哭,一个二十来平方的会议室敞开了吼,声响效果还是比的上ATT 的小包间。

“你给我说好多嘛,你先不要哭嘛。”挨挨挨,这趟水有点浑。

美女抽了几哈,稍微定了哈神,眼流花儿流了一脸,她把手机递给我,从手机QQ 上指了个网名叫清风飘逸的帐号。我顺手把手机递给美女:“你先在这儿休息哈,喝点水,我马上把你的梦中情人变出来。”

清风飘逸是华哥的QQ ,他娃业余爱好就是在网上钓大学妹儿,用他的话说,大学是一个充满理想和欲望的海滩,只要有心就能拾到欲望的贝壳。狗日的,把老子也推下海了。我刚把会议室门拉开,一婆人站到门口帮我蹲点,向秘书还假把意思地拿来个空纸杯:“哎呀,汤哥,我正要给你们送点水的,正好你出来了。”

“送水,杯子头泡儿都没冒个,你把华哥请过来一哈。”

“华哥不是去重庆帮你装软件去了嘛?”锤子哦,这个星期华哥都在菜园坝装机器:“挨球,我给他打电话。”说完我把向秘书各色人等支了回去,进会议室把门关了,美女还在那哭。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