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公司头有事》(3)

第二天清早八神,梭到公司头,一派热烈而隆重的气氛,扑面而来,平时间乱七八糟的办公桌收拾得好像八一家具城的专卖店,地板擦得像溜冰场,最让人心潮澎湃的是,厕所都喷了香水。公司上下三十来号人,个个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吃回扣、补发票的深情厚谊。

我刚坐到格子头,向秘书热情地递给我一张麻桌帕:“陈总今天从美国回来,大家都收拾了,你也帮哈忙。”填个请假单,你都惊风活扯,现在喊老子麻桌子,可能不嘛。

上午十一时许,老陈缓步进入会议室,人没进来,肚皮先进来了,屁儿后头还跟了个秦大炮,群众沸腾了,掌声不绝于耳,很有县长视察村小的风味,雷动之后,一群人嘘寒问暖,办公室冷主任,完全是代言人的腔调:“大家静一静,陈总远涉重洋,必然收获了很多,我们在陈总的带领下,一定会克服一切障碍,将业绩再造辉煌。”

“挨你妈的球,冷孃孃,上个月的账都不给老子报,辉你妈的煌。”站到我左手边的赖师兄一边拍巴巴掌,一边个人在鬼念。

“下面有请陈总和大家分享一哈。”又是一片热烈的巴巴掌。

出乎全国人民意料,老陈这回不走寻常路,官面子话,一句不的,来了回当下流行的快乐女声,理想加梦想:“今天,我只讲两点,这次去了美国,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国老一辈的有钱人正在把钱交接给下一代,我们要敏锐地抓住这个市场。第二点,我们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我要向大家提出一个要求,愿意写的就写,不愿意的不勉强。上面只写一句话:我要与公司的理想一起共同奋斗。大家跟到我念……一个二十来平方的会议室,不管哪个年代的声音一起吼理想,确实,力拔山兮气盖世,秦大炮也遭传染了。

老陈去了一个多月,带了两句理想外,连个made in China的薯片都没甩一包出来,冷孃孃的热脸贴上了老陈的冷屁儿,桌子板凳儿擦掉一层皮,厕所喷香水,冷孃孃策划那么久的项目,两句话就打发了。

“散会!”

事后,不管愿不愿意的,都写了理想交上去,不得下文了。一句话:搞鸟鸟。

过了两天,销售开会,老陈坐北朝南,业务部坐西向东,对面,向秘书埋到脑壳清考勤表。业务部四个人,事实只有三个,赖师兄、华哥,还有我。另外一个是老陈的远房妹儿,陈小妹儿,硕士毕业,说是来跟到学习,事实上是来瞟业务员有没有吃里扒外,磨洋工,变偷油婆。陈小妹儿只在QQ上跑业务,打电话,只听到出气,听不到说话,整的普通话像是吃的烂海椒豁到工业盐才飚得出来那种味道,业务都是以前的销售甩出来的,平时喜欢看阴梭梭的后宫剧,大家一起去歌城憨皮,她要去楼底下看书。收款回公司,她要亲自点一遍,深怕收到台湾版,入了账,还要嘘寒问暖,把客户的舅子老表都刨出来,典型的心肌肥大。

老陈在北美洲吃了一个多月的带血牛肉,说话也生爆爆的。摆一啪啦,理想和寓言,归根,就是下个月就要把销售翻一翻,蓝图摊开,不忘让我们几个发言。陈小妹儿阴秋秋地把我们看到,我和华哥也是混饭,高举老陈的大旗,拍胸口儿,喊口号,反正销售翻番,又不是回款,铺货了事。赖师兄苦大仇深,为人实在,忠心表完了,不忘在老陈屁儿上挖痔疮:“陈总,销售业绩我们在努力,但是你走这一个多月,我的报销到现在都没人理,大家工资每次都是十来二十天后才发,遭不住啊。”

“这个问题,小向,记一下,我们下来再说。”老陈开始和泥巴,打太极。

过了一分钟,我和华哥的手机接到赖师兄的短信:锤子,兄弟伙刚起撒!

“陈总,这个财务系统运转慢了,影响我们的工作效率啊,有些客户需要在饭桌子上才搞得定。”华哥整了个曲线救国。

我架势点头:“就是,就是。”老陈龟儿子是能拖就拖。

“恩,这个一定要加强,下来,我跟张总监沟通哈,小向,你把这个记一下。”老陈又整了个推手。

“另外,我说一哈,鉴于最近我要出差一段时间,这里需要一位能够承担重任的人,我准备招一个销售总监,小向和小陈具体负责这件事,好,散会!”老陈不是商量,只是通知了哈我们。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