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公司头有事》(1)

本文由网友 西瓜投稿。

煎天气好,有点烘烘儿太阳,我坐到办公室正在数名片儿。

“汤锤儿,这儿都要月底了,该喊方胖娃儿拿钱了,你要再不出去收,老陈又贴钱,到时候开会吼不死你。”张会计坐到办公格子头吹了一口茶喝。

“张大仙,月初才喊方虾子吐了三万,这个月还想喊他梭点出来,可能有点悬。”我手上的客户就那么几个渣渣,钱收完了,下个月老子只有喝风。

“汤锤儿,你娃从来就没把屎窝干净过,每次都掉甩甩的,等29号核销,老陈要把你狗日弄来立起的,你告嘛。”张会计说话不好听,但是讲的有道理。

“张总监,你要喊汤哥把肠胃整好,就是每天吃泻药,他娃都要夹到下个月才窝。”刘眼镜儿是搞技术的,公司头编些报表程序,兼职维修电脑。

“哎呀,知我者,刘锅盔也。”刘眼镜儿有一张葱油饼那么大的脸,我甩了两杆熊猫儿过去。

张会计叼到烟开始找打火机,刘眼镜儿赶紧上前划了根火柴。“嘿,你娃还带的有火把嗦。”

“最近在集火花,业余爱好。”刘眼镜儿不像搞技术的,一般搞技术的都死纠纠的一天,刘眼镜儿比一般的业务都活套,

“你娃业余爱好是看日本动作片的嘛,看吐了嗦。”我晓得的,就光一个女优的片子他娃就有一个硬盘。

“到不是,这两天老丈母在屋头带孙儿,整得鸡叫鹅叫的,要得个锤子。”

“看动作片,有啥子影响嘛,前两天我孙儿看午夜凶铃我还不是一样在看。”张会计是经受过传统教育洗礼的,自然认不到比刘晓庆还红的苍井空。

“张总监,我问哈,老陈好久回来哦?去美国,炸白宫也只要到一个星期嘛,这儿都一个月了,他是不是赖到那儿当难民了。”刘眼镜儿深吸了口熊猫儿。

“总鸟监啊,会计总共就我一个。”张会计一直保留起他们那个时代的印记:“老陈是去给秦大炮捡脚趾了,秦大炮有一个干女儿在那读书,喊老陈帮他安排食宿。都晓得老陈在美国有个拿绿卡的妹儿。”

老陈是我们的老板儿,在一家跨国公司里面混了二十来年,零三年开始负责东三省的渠道,最近几年调了回来,回来就阴到整了一蒲卵子生意。暗地头和秦大炮合股开了家公司,秦大炮出力,老陈出钱。跨国公司是老陈的饭碗,用老陈的话说: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不能丢。隔三差五这个外国老汉儿要清点哈娃娃有没有遭人贩子拐起跑,老陈就屁颠屁颠地飞到上海去,早请示晚汇报,这边生意秦大炮就一哈揽完。

秦大炮虽然是大炮,只有声音和大炮一样,两个人,头两年搞了个文化传播公司,说穿了就是广告串串儿,整了一年,老陈投了几十万进去,年底分了两万的红,翻了年,刚过完春节,秦大炮就飞到新马泰看人妖去了,给老陈说的是,寻找灵感。刚回来两个月,灵感就来了,一家大型家具制造商准备找个正儿八经的国内动作片明星拍个代言,顺带巨幅广告,宣传册,标贴一条龙做完。

找到老陈,老陈让秦大炮一手哈完,秦大炮开起车把成都转了个遍,用秦大炮自己的话说:“老子开了二十年的车,从来没把屁儿坐的那么圆过。”这个话有水分,秦大炮是开了五年的东风,十年的丰田,还有五年是开的拖拉机。这一趟下来,做设计的,搞印刷的,整美工的,搞摄影摄像的,只要在成都排的上号,喊的起名的,全都成了给秦大炮打下手的了。

明星头天一来,厂家就接起去喝酒吃饭,吃的舔口裂嘴儿之后,明星也不忘本份,马上就去了摄影棚,接待这种一线星星儿,摄影棚场地自然要大,市区头大场地摄影棚租一天够秦大炮啃一年蹄花儿了,为了少花一帕拉的钱,秦大炮选了一家离龙泉驿不远的影棚,结果保密工作没整好,影棚周围堆满了人,人群死劲贡,几个保安还没来得及把门关起,有一个就遭了一拳,保安随口一句:“哪个龟儿子……”还没等说完,几个保安手拉着手围成的麻将长城遭冲得稀烂,粉丝贡进来了,卖盒饭的贡进来了,整烧烤的贡进来了,烫鱿鱼的贡进来了,蹬琶耳朵的贡进来了……

毕竟是动作明星,见过大场面,没把这种看热闹的当回事,枪林弹雨,刀山火海,血流成河,啥子没见过,就这些摆摊摊儿的,卖歪发票的,吃串串儿的,能咋子。不过这位动作明星搞忘了两点:一,他娃是偶像派;二,底下的是群众,不是群众演员;

不的一会儿,这位比熊猫儿还珍贵的明星被群众们围了个严实,看稀奇是一方面,这个就像动物园看食肉动物,总还是有人想去摸哈老虎的屁儿,所以成都动物园的猛兽笼笼才遭防弹玻璃抗了。这位动作明星的屁儿很快就遭群众细腻红润有光泽的手和脚摸了个巴巴四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裤儿开始成为促销产品,抢相音……这个情况要是持续下去的话,估计这位动作明星的身价就只能以一坨一坨的计算了,洗白就是分分钟钟的事。

秦大炮这个时候脑壳还是打的滑,不晓得哪个踏踏摸了个上电池的喇叭,用他的大炮声音吼了一句:“城管来了。”

毕竟是违章占道经营,城管是摊摊儿的天敌,这一吼,串串儿,烧烤,发票,琶耳朵,分分钟,人跑棚子空,动作明星从人民的汪洋大海里面被打捞上岸。

生意是洗白了。

秦大炮经过此役,一炮走红,红得发紫,紫得发黑,下半年生意秋的咬人,年底结算,老陈分红一万三。

秦大炮雄不起,老陈好不容易混得天时地利人和,这儿天高皇帝远,成都又是自己窝子头,舅子老表,姑父姨妈都在这个踏踏,现在不搞点大钱发家致富,也要搞点零用钱冲手机得话费,等到退休了二次创业,鬼才买你的账。老陈坐不住,个人注册,又整了这个软件开发公司,也就是现在我呆的这个公司。

“大家注意哦,明天陈总要回公司了,希望大家把手上的事梳理一下,汇成表格发给我。”向秘书一板一眼地跟我们说,说完,把办公室门关了。

0
分享到: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