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闲谈四川方言朗诵(一)

我喜欢听《四川方言朗诵》,常常发笑不止。

记得我第一次听《四川方言朗诵》是在“文化大革命”时,街上来了文艺宣传队,是沙坪坝文化馆的,表演者是曾令弟。

好像演的是一个美国兵,风趣、有味,听众在台下哈哈直笑,可他一点都不笑,硬是稳得起。我知道他是程梓贤的徒弟,学的是评书,我想这篇《四川方言朗诵》应是他创作的了,至此,我也记住了曾令弟,对他的《四川方言朗诵》有了极大的兴趣。

后来,成了《四川方言朗诵》粉丝,只要有《四川方言朗诵》的街头表演,我都会站着听完才走。我觉得《四川方言朗诵》就是四川“麻辣烫”,对事态的表演一针见血。将四川人的直爽、开朗、风趣、敢说敢讲、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一句话:听了痛快。

这里,我摘录一篇谐剧大师王永梭的一个作品:脆弱啊,姑娘

丈夫会编剧,妻子会演戏;

旁人说的好,尽都有名誉。

一个大缺点,男的没遗产,

说得含蓄点,手长衣袖短。

婚后度蜜月,样啥都没得,

惹的新娘说:“真是自作孽”。

后来两夫妇,双双去服务,

一个进剧团,一个到仓库。

仓库相当好,待遇颇不少,

有时办办公,有时写写稿。
忙碌够忙碌,源源添收入,

太太一登台,不少新衣服。

头次演《话路》,二次演《鉐误》,

后来演《日出》,扮的陈白露。
自从演《娜拉》,人人赞美她,

什么“天才”哟,什么“艺术家”。

有的献花篮,有的赠指环,
记者更卖弄,“柏斯蒂演员”!

稍稍有名誉,洋洋自得意,

挂个亮皮包,到处闹交际。
这里碰碰杯,那里喝咖啡,

一会看电影,一会“满场飞”。

谣言纷纷起,说她不规矩,

有说是谣言,有说是真理。

谣言一大堆,总向耳边吹,

可怜剧作家,急的双泪垂。

赶紧对妻说,“注意私生活”,

对方接一句,“生活管不着”!

“思想莫封建,脑筋要转变,
你不交朋友,我可要体面”

说罢耸耸肩,吸了一枝烟,

飘然出门去,话象演《花衫》。

男人没的法,只有扯头发,

当晚写首诗,题目叫《自杀》。
这诗相当长,一共几十行,

最后一句是:“脆弱呵,姑娘”!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