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方言无需拯救?

前几天,各地召开的‘两会’上,很多人提议拯救方言。比如,北京市有政协委员提议,在公立幼儿园开设北京方言课程,义务教育阶段,加入选学科目“北京乡土地理”,来保护北京独有的文化。上海人大代表书面建议,建设上海方言博物馆,保护和传承上海方言。有学者说:胡适说假如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用绍兴土话写,那篇小说要增添多少生气啊!这些方言提案用常用的动词表示,就是:拯救。 方言需要拯救吗?我国各地的方言消亡了或正在消亡吗?没有!无论走到中国的城市或乡间,我们听到的都是方言。在北京,街头、商场、饭店、地铁里听到的都是北京方言;在上海,说‘普通话’的人都被视为‘乡下人’,唯有说沪语方言的受到尊重;港剧流行时,说点粤语方言成为时尚…。如今各地广播电视都有方言节目,方言剧,方言小品比比皆是,何须去拯救方言? 说拯救方言,欲置普通话于何地?如果像胡适所说,鲁迅的《阿Q正传》用绍兴话来写,江浙以外的国人能看懂吗?如果鲁迅都用方言写作,也许就没有鲁迅这个伟大的作家了。近代赫赫有名的郭沫若,并没有用乐山话来写诗;大文豪巴金,也没有用成都方言来写他的“激流三部曲”。与他们同时代、也留过洋的李劫人,也是个文采飞扬的大文人,他却呆在成都,用成都方言来写《大波》、《死水微澜》,其文坛地位,似乎只有四川人才承认。所以华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不是对某一个地方而言。只有用全国人民都能看懂、听懂的表达方式,才能发扬光大。 方言是汉语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所说的方言是汉语方言。关于方言问题,有两种不同的观点:谈论拯救方言的人,都把普通话和方言对立了起来。他们认为,普通话的大行其道,使方言不断受到压制,过去的一些地方特色正在逐渐消亡;反对拯救方言的人认为,所谓拯救方言,是在阻挠普通话的推广,如果现在反过来倡导方言,对于国家的统一可能会有一定的不利影响。两方皆有些偏颇。笔者是尊重方言、提倡保护方言的。笔者认为,如果不说拯救方言,而是说保护方言,或保护地方特色文化,应该更恰当一些。 方言是同一语言中因地理区域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发音与日常用语。这种发音和日常用语的差异是自然存在的,不会因为推广普通话而消亡,更不必在幼儿园或小学开设什么方言课。邓小平活了93岁,从16岁离开四川参加革命,大多数时间在四川省外,几十年乡音不改就是证明。其他出自四川的老革命家也是这样,连搞文史工作的郭沫若,一生都是那口带乐山腔的四川话。一个人从父母那里得到的语言教育,不会因地处异域而消亡,也不会因为普通话的推广而使方言绝种。 笔者觉得那些认为方言正在消亡的观点,其实是指一些方言词汇,换而言之,是一些方言俚语或土话在逐渐消亡。这种现象并不奇怪,也不值得忧虑。因为一些土话或习语,本来就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不可能长期保留下去。在文革时期成都土语“搧盒盒儿”曾十分流行,是谈恋爱、找对象的代名词。据清代翟灏《通俗编》引《游览志余》,谓夫为“盖老”,妻为“底老”。“合了盖儿了”,即指男女情事,为江湖切口。“十年浩劫”中,谈恋爱由“耍朋友”变成“扇盒盒儿”,一个“盖盖儿”,一个“盒盒儿”,不正是《游览志余》说的“江湖切口”、黑社会“唇典”?文革结束后,这个土话也消失了,我们难道还要为这种‘黑话’消失而垂首顿足吗!? 为什么邓小平乡音难改?为什么邓小平一口四川话,全国人民都能听得懂?一则四川话是北方语系,发音与普通话大抵相似;二则邓小平说四川话不带四川土话。土话才是最难弄懂的。所以方言无需拯救,它会永远存在下去,不必为方言消亡问题杞人忧天;土话犹如今天的网络新语,它在不断地创造,也在不断消亡,失去不必惋惜,何必拯救?!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