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四川方言《泼不泼》

四川方言:泼不泼    
     口罗在荣
对门刘露露,
恶得遭不住,
人才二十几,
是个大泼妇。
 
那天去赶场,
穿件花衣裳,
自己夸自己,
乖得像凤凰。
 
天上落点毛毛雨,
地下稀泥起,
溜得遭不住,
脚都抬不起。
 
赶场人很多,
大家都在挤,
“柳起柳起——
看我闯到你。”
 
隔壁王大婆,
喂了一群鹅,
那天去赶场,
忙着去卖鹅。
谁知一撇脚,
踩到泼妇的脚。
 
泼妇一抬头,
眼睛鼓起像条牛,
出口就骂人,
毫不讲情由:
 
“你这个老不醒,
走路不走稳,
你那鞋蹬蹬,
踩到我的脚颈颈,
袜子踩繁(脏)了,
看你啷个整。”
 
大娘忙陪礼,
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你就陪个礼?”
 
大娘忙陪笑,
轻声开言道:
“地下溜得很,
大姐莫计较。”
 
泼妇手一叉,
嘴里叽里呱啦:
“你这个鬼老妈,
人老眼睛花,
踩了我一脚稀泥巴,
不给我擦干净,
二辈子我才是你妈!”
 
大家哄堂笑,
围到看热闹,
有个年轻人,
好心来劝导:
 
“大姐要懂窍,
不要把火冒,
这点小事情,
何必扭到闹。”
 
泼妇一听说她闹,
更是不依教:
“你说我闹我就闹,
你说傲我偏要傲。”
一把拉住王大婆,
高声武气又在叫:
 
“踩到我的脚,
没得那么撇脱,
不给我擦干净,
叫你走不脱!”
 
大娘一听话很陡,
心头有点打抖抖,
躲又躲不开,
走又不敢走。
 
大娘想把事来和,
免得紧当过,
腰杆弯下去,
放下手中的鹅。
 
牵起衣裳角角,
去擦泼妇的脚,
袜子上的稀泥巴,
啷个擦得脱?
越擦越难看,
成了乌龟壳。
 
泼妇更加踹,
骂声老妖怪,
“借了糠头要还米,
我也踩来还给你!”
 
大娘气得敲牙齿,
“今天是毛虫遇到火辣子,
我忍下这口气,
看你要做个啥子?”
 
众人也在劝:
“大姐要高见,
都是乡里人,
今天不见明天见。”
 
泼妇哪听劝,
颇了罈罈摔罐罐,
“就是不让她,
偏要踩跟你看1”
 
泼妇脚一叉,
去踩王大妈,
谁知脚一提,
一个仰翻叉。
 
四脚朝了天,
浑身稀泥巴,
一件花衣裳,
花上又添花。
腰杆摔得痛,
“哎哟,我的妈呀妈!”
 
泼妇地上坐,
眼睛四下睃,
人多砸断街,
不见王大婆。
 
自作该自受,
啄起鬼脑壳,
大家阴到笑,
“嘿!看你还泼不泼!”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