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川味儿汉字大盘点

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其实不同的环境也孕育了各地独特的方言。“的瑟”的东北汉子是真爷们,台湾人总是嫌别人很“机车”,至于成都,“耙耳朵”的名号早已伴着温柔的成都男人扬名在外了。

其实,四川方言何止一个“耙耳朵”那么简单,川话的真味又岂是几句方言就能展现的。你可以用太多的元素来形容四川话:生动、幽默、潮流、八卦……

不管是巴蜀古语的传承也好,“湖广填四川”的影响也罢,融西南官话、客家话、楚地语等等为一炉的四川话,自有它独特的味道,在你需要表达的时候,一下子自然而然的蹦出来,让你不由自主的感叹一句,“咋个就这么绝呢?“将一组普通话里的词语转换成成都话:生疏是离皮离骨;凶狠是横眉吊眼;怠慢是悬眉搭眼;胆怯是怯冷怕热;调皮是横跘顺跳;惊咋是惊风忽扯。

或许你可以嘲笑它奇怪的组合和发音,但是你绝对阻止不了你脑海中随之跳出的惟妙惟肖的形象,标准礼貌而官方的普通话此时显得如此的苍白和疏离:四川人从火锅中汲取了太多的泼辣和热情,他们如此亲近,把最真切最亲民的东西拿给你看。

不久前,微博@我们爱说成都话@我们都爱成都等发起“神奇的四川话,”话题,得到网友的积极响应。“上班死眉烂眼,工作装眉作眼。长得土眉土眼,穿得篓眉喽眼,看起瓜眉日眼。逛街贼眉贼眼,吃饭怂眉怂眼。对美女色眉色眼,对朋友抠眉抠眼,横看宝眉宝眼,竖看烂眉烂眼,一副傻眉日眼。你绿眉绿眼看到爪子?!”虽然这些词语形容的多半都不是好事,但它爆发的火热的情感是如此的接地气,不是拒人千里的冰山女神,而是娇俏可爱的邻家妹妹,令人欲罢不能。

生活在美食之都,怎么能少了对美食的评判?面对众多鲜香各异的美食,简简单单的“酸”、“甜”、“苦”、“辣”又怎么满足美食评审家的苛刻味觉?于是成都话里出现了“溜酸、蜜甜、刮苦、飞辣”。

细细咂摸,这几个字的选择都有讲究。试着用成都话读读这几个词看看:溜酸,只是舌尖在上颚轻轻一点,嘴唇轻启就能完成“溜”的发音,正是酸到极致不忍再试;蜜甜,上下唇的轻轻碰撞,彷佛要把甜蜜的味道全部留在嘴里;刮苦,一个大大的开口音让我们看到吃了“苦头”后的愁眉苦脸,飞辣,语言被轻快的从口中送出,描绘的是辣过瘾之后的快感。

川味汉字显微镜:

【耙】耙:指食物软、烂、却不散形如:今天的烧白弄得稀溜耙,好吃惨了!这个词也被运用到具有这种口感的食物中,如:成都著名美食叶儿耙、四川内江的传统特色甜食小吃珍珠粉耙、泸州传统小吃黄粑等。

【耙耳朵】“趴耳朵”是四川方言,因男子结婚后常被老婆揪耳朵而形象地留传开,“耙耳朵”一词正是形容男子耳根软,怕老婆,也就是常说的惧内、“妻管严”。耙耳朵由来:成都气候宜人,历史上无大灾大难,造就了成都男人温和的性格。爱吃辣椒的成都女性则表现出刚强的一面和还有辣的一面,所以说成都女人(包括重庆)火辣辣。在成都很多行业里,女老总、女强人数不胜数,因此造就了成都男人耙耳朵的名声。以前,四川人如果说一个男人是“耙耳朵”,其中就有瞧不起的意思,因为四川人信奉“娶老婆不娶方脑壳,做人不做耙耳朵”。但是,现在公众逐渐认为耙耳朵男人才是新好男人。男人爱老婆才会怕老婆,有爱才会有容忍。随着四川原创方言影视节目“耙耳朵的幸福生活”的热播,耙耳朵在四川人心中越来越深入人心。

【坝】本义为截住河流的巩固堤防的构筑物。在四川是一种常见的地貌之一,指一种小的空旷平地或平原,既可指河谷冲击平原,又可指山间平地。《广韵·禡韵》中说:“坝,蜀人谓平川为坝”。今四川人仍称平地为坝。如院坝、河坝、乡坝头、操场坝子、川西坝子等一系列“坝”族词。因为是平地,“坝”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人们聚居、集会的重要场所。由此产生了“坝坝电影”、“坝坝戏”等词语。

【坝坝电影】即人们常说的“露天电影”。据老人家回忆,那个时候都是村里从公社请来放映队,早早地通过喇叭通知村民。到傍晚的时候,就会有人在晒坝上支上两根长长的竹竿,拉好幕布。着急忙慌地吃了晚饭,大人娃儿们端着凳子就去占位子了,女人们聚在一堆儿拉家常,男人们摇着蒲扇悠闲地抽着叶子烟,娃儿们则在坝坝头疯闹。一个村放坝坝电影,方圆几十里的人都往这涌,那种窄荧幕、黑白色的老电影是那个时代的人们再也找不回的亲切而又难忘的回忆。

【坝坝舞】人们群众自然具有伟大的创造力,没有了坝坝电影,近些年却又兴起了坝坝舞热。坝坝舞是流行于四川省、重庆市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舞蹈形式,是草根百姓锻炼身体、自娱自乐的一种集体舞蹈,场地常选在广场或者开阔的地坝,所以俗称坝坝舞。公园里、校区内、广场上甚至在路边,晚饭之后,那是怎一个“热闹”可言啊!音响里近期大热的“神曲”放着,市民们就娴熟地舞起来了,不拘地点、也不拘任何形式,只图一个自娱自乐、自怡自得而已。可不要以为坝坝舞的主体就是一群大妈哦,随着坝坝舞越来越受欢迎,年轻的姑娘小伙、年迈的爷爷奶奶还有大叔大妈们集体都舞了起来,给坝坝舞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近期还有新闻称中国大妈们还跑到美国去跳坝坝舞了,由此可见四川坝坝舞之风靡啊!

【雄起】“雄起”两个字在四川话里都是掷地有声的去声,铿锵有力。“雄起”一词最早是在成都市体育中心的球市上喊火的,从1994年开始,“雄起”就为足球专用了。看比赛时,观众朝队员喊“雄起”,那就是在给他们加油助威,给他们信心,鼓励人不要心虚,勇敢地上。“雄起”一语,描写的是一种状态,大有抖擞精神,奋勇一博之势,比起传统竞技场上的“加油”之声,更加形象生动,饶有气势。当年的成都市体育中心.几万人同喊“雄起”的声音,使中国也诞生了自己的足球文化。现在“雄起”之声,响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已成为不分地域、年龄、性别、职业的球迷的一种通用语言。流沙河老先生曾解释过“雄起”一语,是古人雅语之流变,其相对的便是“雌伏”,最早出现在汉代,《古微书》辑汉纬书《尚书帝命验》云:“有人雄起,戴玉英,履赤矛。”雄起就是崛起之义,跟现在的常用意差不多。在四川这样一个相对保存古代遗风较多又开放包容的地区,发展出这样一个颇具古风,又极具现代风尚的词语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有这些似乎都可以归功于四川方言的特点:生动形象的描写效果,幽默诙谐的口语风格,好恶分明的感情色彩。成都人急匆匆的性格和幽默调侃的乐天个性似乎不喜欢太多的弦外之音,你几乎可以立刻从一句话甚至一个词语中听出说话人的情感态度和当事人的种种。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