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揭迷乐山方言之来历

乐山方言从其特点来看,和一般四川话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乐山西部郊区的方言(大致在苏稽/安谷/冠英一带)。
她的最大特点是保留古音入声,入声就是在乐山话中读音急促轻短的的一类字,比如“吃、湿、急、绿、白、客”等字就是入声字。而四川一般的方言就没有这个急促的声调,那是因为入声字在一般四川话中都归为阳平了(不妨试一试:在成都话中“池”和“尺”同音,“提”和“踢”同音,而在乐山话中是不同的)。全国保留入声的方言还有吴语(江苏南部、上海、浙江方言),江淮官话(江苏的长江以北方言),赣语(江西话),客家话,粤语。当然,在各个方言中的入声发音也是不同的,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读音短促。乐山话的入声发音和吴语最接近,大部分入声字在上海话中和乐山话中读音是完全相同的(呵呵,这也是乐山人学上海话的优势)
不要小看了这个入声,入声可以说是汉语神韵之所在,古代诗词中慷慨激昂之篇都是以入声字押韵的。试看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中的“歇、烈”相押。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其中的“物、壁、学、杰”相押。这两首词用乐山话来读和成都话来读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显然用乐山话更能表达情感!
四川人都能发现,乐山话和成都话差异非常大,仅仅是声调接近成都话,而很多字发音则完全不同。但你把乐山话和千里之外江淮官话相比,你会发现乐山话的发音更像扬州话(江苏),芜湖话(安徽)。你不用感到奇怪。其实明代以前的四川话和长江下游的江淮官话(以扬州话为代表)是非常一致的,同属南方官话(南音)。在元末明处,北方话(北音)从中原大举南下,和湖北的南方官话、湘语融合成了湖广话,湖广话随湖广填川之移民进入四川。湖广话很快就在四川大部分人烟稀少的地区取代了老四川话;而岷江流域人口稠密,湖广话不能够取代当地方言,只能与当地方言进行融合。朋友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成都郊县话、泸州话、宜宾话也不同与成都话、重庆话了。乐山话和泸州话、宜宾话相比显然离成都、重庆话更远,那是因为在乐山方言中湖广话的成分更少,是更纯洁的南方官话。
宗上分析,我们认为乐山话才是更正宗(我不能说是正宗的,因为根本不存在正宗的)的四川官话。而成都话、重庆话都是一种移民话,是湖北话的四川变体,是北方话的一个衍生物。
在此,再来夸夸乐山话的好处,乐山话的好些音节是成渝话所没有的,而这些音节在学习外语(比如英语)是相当有用的。乐山话有短音节(入声),在发英语的闭音节相当有帮助,乐山话的“百”的韵腹是〔ae〕,“尺”的韵腹是〔倒e〕,“节”的韵腹是〔I〕,“不”的韵腹是〔o上开口〕,乐山特殊的儿尾音〔L〕,像“猫儿”读做〔mao L〕,〔L〕就和英语的/L/相同,而乐山话“那、兰”的声母就和英语的/N/相同,这样你就轻松读准L/N两音了。这些读音在英语中出现的频率是相当高的,很多四川人都发不准,但如果你是乐山人,你就可以很本能、很轻松的读准了。呵呵:)

  在岷江流域以外的人听大邑话、温江话、乐山话和宜宾话都一样,主要是它们都保留入声,在方言分区里面他们同属西南官话岷江小片。其实它们内部也有很大的差异的,乐山以外就先不说了,光乐山市内部的口音就五花八门,比如夹江话,峨眉话,峨边话等等,如果加上以前的洪雅话,眉山话就更不得了了。而四川省的其他地区,从成都到重庆,以至到武汉,到桂林,这广大地区的内部差异可能都不如乐山内部方言的差异大,可见乐山话复杂了。
“鼻化音”,比如“半、官、两、烟”在乐山话里都是鼻化音。这也是乐山话的标志之一。
四川大部分地区是没有的,成都话、眉山话也带有轻微鼻化,都不如乐山话重。全国带鼻化音的方言还有江淮官话(上海人说的“苏北话”),吴语(江浙话),湘语,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地方的话听起来比较的“浊”,难以听清楚的原因。其实,这也是乐山人学一些欧洲语言的好处,一些西欧语言(比如法语)就有“鼻化音”,好多中国人都发不的道。乐山方言里本来就有鼻化音,所以很容易发准。
乐山话的“去”就是个入声字。
“去”的发音乐山各地不太一样,市中区、沙湾、犍为是jie(入声);而峨眉、夹江一带是ji(入声)。
其实用拼音是不能很好的表现乐山话的。比如乐山话念入声字的时候,是比较轻短的。可以试一试,比如念“八”就要比念“巴”要短促一些,念“八”时,喉头肌肉要收紧一下,好像字没念完就给突然掐住。其实这时你已经发了一个辅音了,这个辅音叫喉塞音,比较正确的注音是baq ,这个q表示喉塞音。乐山话的喉塞音已经比较弱了,如果你在上海或江苏,听当地人念一念“八、十、客”等入声字,你就很明显感受的喉塞音。
再补充说明一下入声,入声就是指,古汉语中以辅音(p、t、k)结尾的字,比如在南宋以前的古汉语中“绿”念lok,“八”念bat。如果你还不明白就念一个英语单词“stop”,其实“stop”就是一个“入声”,因为它的后面有p这个辅音。中国人念英语往往把这个p念得很重,其实纯正的英语念时只不过将双唇合闭,止住气流就完了,并不会刻意念出来。古汉语的入声也一样,lok、bat中的k、t也是一代而过,并不真正发音。现在的客家话和广东话仍然保留着这种入声发音方式。
大概在宋朝以后,北方话中的入声字的辅音韵尾p、t、k都合并成一个喉塞音了(通常用q表示),还是上面的例子,“绿”就念loq,“八”念baq了,听起来还是比较短促。我们的乐山话,还有上海话,苏北话等就保留这种入声发音方式。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