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再别康桥之四川方言版

悄悄咪咪儿地,

我走瓜了!

就象我悄悄咪咪儿地梭起来!

我轻轻儿地甩哈手杆,

啥子东西都不想带走!

那河沟头的柳树,

是下坡坡太阳中的新婆娘!

波浪里头的影影儿,

在我的心窝子里头打旋旋儿!

稀泥巴高头的青苔,

滑不溜鳅的在水头疯叉叉地的乱板。

在康河坝头的波浪里头

我巴不得是那一坨乱草草!

那榆树的阴塔塔头的一个水塘塘,

不是泉水,

是天上的彩虹,

在水藻间遭捏得稀吧烂,

彩虹一样的梦沉到脚板底下切瓜了!

巴适哇?

拿一跟硬是多长八长的竹竿竿,

顺到那笼笼里头嘿起死的夺,

满闷了一木船星星儿的月光,

在亮晃晃的坝坝头莽起吼

但是我不能莽起吼

悄悄咪咪儿的是我阴倒起的声音,

推屎耙(儿)也在旁边腔都不敢开,

不开腔是今晚半夜的康桥。

悄悄咪咪儿地,

我又走瓜了!

就象我悄悄咪咪儿地梭起来!

我把袖子裹得邦紧,

啥子东西都不想带走…………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