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再别成都九眼桥

狠狠的老子走了,正如老子狠狠的来;
我狠狠的挥手,作别周边的蠢才。
那网上的小妹,是别人家的厨娘;
油锅里的身影,难在我心头荡漾。
蒜泥炒的菠菜,油油的在盘底招摇;
府南河的浊流里, 谁甘心做一根烂草!
芙蓉树下的一潭,不是清泉,
是堰塞湖揉碎在龙门山,沉淀着余震噩梦。
寻梦? 抓瓶二锅头,向街边黑暗处漫溯,
出一身臭汗,在臭汗淋漓里飙歌。
但我唱歌跑调,狠狠吹着别离的口哨;
蚊子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九眼桥。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