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假话)

假打先生得知马耳门的老婆得了啥子癌,心情非常难受,跑来安慰:
“莫得啥子,放宽些去耍,过几天就好了。”
马耳门感觉不应该欺骗妻子,要把实情抖出来。
假打拉着(读倒)他:
“你龟儿子懂不起嗦?人只要失去了信心,就喊垮丝!”
于是大家打金钩钩(说好),一定保密,并和往常一样呵着(读倒)她,见到仍然笑兮了——话外音:不笑,未必哭!
天底下硬是有日怪的事,过了些日子,马夫人的病情突然好转了——
马耳门想,原来生活中的“假话”还怎么管用。于是感谢假打。
假打说,这是情感和道德的需要。
“说实在的,我上台演出,也有10%是假话。”
如果你讲真话,全体观众都要绿起眼睛把你盯到,就喊脱不到手——“腾焉儿”只有按倒自己指,未必你还敢把祸事栽倒人家脑壳上;说到英雄豪杰就该把手朝观众一滩,台下全都高兴。
所以,这阵的“假话”是艺术和技能的需要。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