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最高档次)

在喝酒成风的年代,马耳门的机关头有一批“酒精考验”的干部,但凡遇到接待阿、会议阿,都要喝得烂醉,为了迎合领导也要朝死的喝!
当时,以“斤”论英雄就是最时髦的语言——啥子“张二斤”、“李三斤”,也都是那阵喊出来的。马耳门曾作打油诗赞美:
“酒啊酒,好朋友,但愿长江化成酒,一个浪子一口酒——”
这阵不兴大吃大喝了,喝酒都要遭理麻。这些精灵棍儿些也多半有了政治敏感度。用最通俗的话来讲,叫“紧跟形势”。就连喝得最凶的也冒充起“处男”来了,说啥子“酩一口就要发籽籽啦?我有前列腺炎喝了就归一不到啦?”——找些无事包经的理由,总是想滑脱!
言下,醉酒汉儿些又变换了档次:
——有说坚决不碰酒的,号称永远喝不来;
——也有喊见到酒就弹了的,堪称没喝过;
——更有闻着(读倒)就昏死的;
——听到就醉的虽然不多,便无人比试了——
马耳门稳不起了,拍起巴掌说:
“我才是最高档次,老子想到就要醉!”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