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文章上)

李伯清夜话(追星)

假打和马耳门都喜欢追星。那阵子,追球星,只要听说有球赛就欢喜溜了,多早八早地跑去排轮子(买票),占得有利地形,好给球队扎起。结果人家打赢了,没他们什么事,各人舞着旗旗儿回家喝稀饭;打输了,比哪个都气得恼火、比哪个都吼得憨扎劲:
“裁判下课,教练去喝茶——”
后来发展到追笑星,又与李伯清、刘德一之类的“腕儿”些打得火热:人家签字、照相、得鲜花,他两个负责保管笔记本、相片、维持秩序;人家光辉、上报洋盘,他们默默无声偷着乐。
现在又对青春偶像派情有独钟。但不是“超男”,也不是“韩流”帅哥,坚决不追儿娃子了。同性相斥,整得恼火,要追就追女的。“超女”、“模特儿”,奔五过串的人撵不上趟,晓得自己是假口岸,瞄准姆姆找感觉才是上策。于是,中国哈里波特的那块妈妈——杨啥子樱就成了追逐的对象。
一天,杨妈妈到柏合镇万亩梨园踏青,假打和马耳门便撵了去。
乡坝头的狗,大家都晓得歪得很,生人来了颤慌了。假打怕杨姐姐遭咬到,捡根棒棒舞刨式起了,结果杨姐一声口哨,土狗儿就归依伏法。后来才弄懂狗是朝倒假打他们在叫,它也喜欢穿裙子的。
谈茶间,蜜蜂就在脑壳上晃,马耳门怕杨姐遭狙,举手来吆,蜜蜂不客气地就给他一枪——也是后来才晓得:蜜蜂看准了的花,你这个瓜娃子想要来采是要付出代价的。
轮到照相了,马耳门的傻瓜照相机紧倒发挥不出威力,人家耍的是800万像素的数码机,结果照了也是空事;怕杨的凳凳儿(鞋)陷进稀泥,假打赶紧田埂上指路,其实人家早已换上了休闲鞋,跑得风快,根本不在乎他;看到她遭草草绊倒了,赶紧去扶,人家已经是在拍衣服了;想采一束鲜花献殷勤,结果人家就在梨花丛中整死个舅子不出来——
星追到这个份儿上,你还想看B面吗?分明是不得章法,瞎子摸痰盂乱追一气。

0
广告位(文章下)

评论0

请先

为了您更好的体验,建议你电脑访问www.fangyan.com.cn,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微信:bishui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